奇书铺 > 唐思雨邢烈寒 > 第1484章 抓获许涛阳

坐在大队长的办公室里,许心悦听到了一个让她痛心愤怒的消息,原来当年要养父母性命的人,竟然是父亲的弟弟许涛阳,为什么亲手足都可以下这样的狠手?

许心悦直接崩溃了,身后一道结实的手臂揽住了她,此刻,顾承霄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因为这件事情太令人震怒了。

手足相残,为了区区利益,亲手杀掉自己的兄嫂,这种行为简直妄为人。

“确定是他吗?确定是他杀的吗?”

“是你叔叔霍佣了杨致杀人行凶,他是最大的主谋和策划者,杨致只是照命令行事。”

许心悦的眼泪在眼眶里滚下来,这么大的冤屈隐藏了十几年,而她失去了他们也十几年了,她此刻,愤怒的恨不得亲手杀了许涛阳这个魔鬼,他怎么可以下得去手?

“许小姐,你是虽然是领养的,在法律上你也是他们的女儿,现在,由你来提起起诉,我们将帮你将这件事情查得水落石出。”

许心悦当然要还他们一个公道,一个真相,她要亲眼看见杀人行凶的人付出代价。

许家。许涛阳突然从公司里回来,他今天突然有些坐卧不安起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办事,但到底还是他做了太多的亏心事,令他每每想起这些事情,都会觉得身处深坑边上,随

时会丢下去没命。

“老公,你怎么了?”许静雅正享受着水果,看着老公坐在沙发上默然不语,她睨了一眼过来。

“烦着呢!”许涛阳哼了一句。

“烦什么呢!”许静雅关心的问一句。

“我大哥那件事情,我始终心里不安,倒也不是良心不安,只是许心悦这丫头现在回到了裴家,她背后的势力太大,我怕她突然会找我麻烦。”

“是啊!连顾承霄都成了她的男人了,这下,她真是权大势大了。”许静雅突然觉得手里的水果不香了,想起来就是满肚子的气。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佣人的声音,“你们找谁?我们老爷不在家。”

可即便佣人拦着,外面的脚步声还是快速传来,来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穿制服的人,也是许涛阳内心最害怕见到的人。

“你们…你们有什么事情。”许涛阳壮着胆子问。

“许涛阳先生,你涉嫌一起买凶杀人事件,请跟我们走一趟。”为首的男人道。

许涛阳瞬间身形不稳,脸色闪过惊恐,许静雅立即泼妇般的出声道,“你们凭什么冤枉我老公,你们有什么证据,我老公是正当商人,没干什么犯法的事情。”

“我们手里有证据证明你杀害了你的兄嫂二人,现在,请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这下,许静雅的脸色也直接惨白无色,果然怕什么就来什么,怎么可能?当年那件事情怎么会被发现?

“我没有杀人,我行得端坐得正,我怕什么?”许涛阳故意潇洒一笑,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就想要逃跑。一旁的警员早就盯着他的行动,在他拿车钥匙那一瞬间,许涛阳就被冲上来的两个人按压在地上,许静雅吓得发出了尖叫声,伸手就过来拍打警员,“你们放开我老公,放

开!”

“再敢动手,就告你袭警了。“旁边的警员警告出声。

许静雅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老公被抓走了,她心慌得发颤,她赶紧拿起手机拨通了自己女儿的号码。

“喂,妈!怎么了?”那端的许安安也很烦燥。

“安安,你爸…你爸被警方抓走了,说他杀了人。”许静雅哭着说道。

“什么?我爸被抓走了?他杀了什么人?”许安安吃惊的问。

许静雅当然知道自己老公干了什么事情,可她自然不会承认的,她气呼呼道,“警方一定抓错人了,现在你快回来,我们一起去警局一趟。”

可是许安安上次也听到了,此刻,她当然担心父亲杀了许心悦的事情暴光的。

警局。

许心悦正做完了所有的笔录,这令她想到了养父母的样子,那样鲜活的在她的脑海里,即便他们离开很久了。

这时,获得了一个好消息,放涛阳被抓住了。

十几分钟之后,警局外面,风风火火的走进了一对母子,正好与刚出来的许心悦撞个正着。

许静雅一看许心悦,瞬间明白了,一定是许心悦在作怪,她怒骂道,“你这个小贱人,你把我老公弄到哪里去了?快交出来。”

许安安也一眼看见了她和顾承霄,她眼神里对顾承霄的爱慕还很强烈,她多希望这个时候顾承霄能站出来帮帮她们。

“承霄,我爸被抓了,求你帮帮我们。”

顾承霄的目光冷冷的盯着这对母女,“你父亲该死。”

许安安的脸色一变,瞪向许心悦,“许心悦,别以为你有权有势了就可以对我家怎么样,我爸他没有杀人。”

即便父亲真杀了人,那么多年了,她相信警方也找不到什么证据,所以许安安才如此嚣张的说这句话。

许心悦红着眼眶,目光冷冷的看着他们母女,“你们最好准备后事吧!我不把许涛阳告到家破人门,我绝对不罢休。”

这句话,令许静雅的心脏一颤,许安安更是气坏了。

“许心悦,你还想干什么?”

“你以后就知道了。”许心悦扫过许安安,他们曾经所做过的一切,她都会还给他们。

只要在不犯法的界线里,她可以让许安安母女一无所有,让许涛阳用父母鲜血换来的好日子,都一一收走,她要让她们过过她以前的生活,一点也不过分。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许心悦这句话,许静雅母女都心一凉,感觉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心悦,我们走。”顾承霄牵起许心悦离开,不想和这对母女久呆。

“许心悦你给我站住。”许静雅伸手就想去扯她,可这时,被一只手用力拍开,顾承霄扭头警告道,“不许碰她。”

许静雅被这一拍差点要摔倒,许安安伸手扶住了母亲,气恼道,“顾承霄,看在以前的情份上,你不能这么对我们。”

顾承霄的寒眸一扫,“心悦父母这件事情,我不会放过你们。”许安安的心掉进了冰窖里,她亲眼看见顾承霄爱许心悦入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