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你是迟来的欢喜 > 74、番外七

倒计时十秒,这辈子还没掀过人裙子的刘茂硬着头皮上前,在伴娘小姐面前蹲下来,撩开一截裙摆,取下了她小腿肚绑着的那只鞋。

再抬头,人家姑娘面色不改,他的脸已经红成猪肝。

一群人哄笑着说“成了成了”,也不知是在讲新娘接成了,还是又一对成了。

许淮颂和阮喻的婚礼走传统式,午后外场婚拍,晚上内场酒宴,散场送完客已经晚上七点多。

回到新房,一天换了七套婚服的阮喻倒头瘫在沙发上:“结婚好累啊,幸好一辈子只有一次……”

许淮颂把随身行李拿进房,出来坐上沙发,让她的脑袋枕着自己的腿,一边给她捏肩一边说:“休息会儿还要出门,首映也只有一次。”

阮喻半眯的眼一下子睁开,低低“啊”一声。

没错。

年初两家人合计着定下国庆黄道吉日结婚的时候,压根没考虑别的,结果好巧不巧,前不久电影定档,刚好挑了婚礼当天晚上八点半首映。

距离现在只剩一个小时。

“早上还记着,忙了一天差点忘了,”阮喻翻了个身侧过来,让自己躺得更舒服点,仰头看着他说,“这回你没跟剧组串通起来唬我吧?”

许淮颂笑了:“结的一个婚,你忙我不忙?我哪有时间再去串通谁。”

再说上次能联合剧组求婚,其实也不是平白无故的。人家又不做慈善,哪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之所以配合,还是出于商业利益。制作方准备把求婚仪式拍成短片放进电影彩蛋,把电影背后的故事作为宣传点之一。

电影成绩好,是寰视和阮喻的共赢,所以岑荣慎才和许淮颂达成了合作。

阮喻也刚好想到这里,问:“那你说我们等会儿要不要戴口罩去,不然彩蛋一播,被人认出来了怎么办?”

许淮颂轻轻敲她一下脑门,示意她想多了:“彩蛋部分是航拍,只能看到你头顶心。再说,戴口罩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她“哦”一声,看了眼时间,从他腿上挣扎着爬起来,说:“一身酒气,我去洗个澡。”

许淮颂跟着起身:“我也洗。”

今晚酒席上,她的酒被他挡了一半。他喝酒不上脸,面上看不出,其实还真快到底了。

阮喻一听他这句“我也洗”就觉得不好,拿食指虚虚点他,回头警告:“你别跟来啊,等会儿闹得来不及看首映了。”

许淮颂轻轻“嘶”一声,一副不得其解的样子:“许太太,没记错的话,我们家有两个浴室,我为什么非要和你挤一个?”

阮喻噎住。

看看,这就是早早领证,婚前性行为频繁的后果——结婚第一天,你的丈夫就对你的**失去了**。

她低哼一声,头也不回往浴室走。

许淮颂笑着拉住她,亲了一下她的耳垂,暗示:“现在时间真不够,看完电影还有一晚上。”

她耳根一热,拿手肘推推他:“谁给你弄一晚上!”说着关上了门。

许淮颂笑了笑,回头走进另一间浴室,冲完澡煮了点蜂蜜茶醒酒,给阮喻也留了一杯,等她出来端到她手边,然后给她吹头发。

阮喻一边喝,一边拿起手机翻微博,收到一堆她的消息,大多都是读者在晒地理位置和电影票,说准备看首映了,问她会不会在这个场。

她没有透露,给五湖四海的几条都点了赞,等头发七分干了,刚要收起手机,接到了许怀诗的电话:“嫂嫂,你们还没出门吧?我和赵轶已经取好票啦,现在开车过来。”

两人的电影票是许怀诗代买的,四个人,两组连排的情侣座。

许淮颂喝了酒不能开车,原本打算和阮喻一起骑个小黄车到附近影院再跟他们碰头,没想到这俩小孩还挺有心。

阮喻跟电话那头说“好”,收拾了下就和许淮颂一起出了门,到楼下坐上赵轶的后座,看副驾驶的许怀诗扭过头来嘱咐:“新手上路,你们系好安全带哦。”

赵轶不爽地“啧”一声:“我考出驾照快两个月了。”

“是啊,”许怀诗“哼”他一声,“我都把命交给你两个月了,天天脑袋悬裤腰上呢!”

“那不也悬得挺牢?”

“那是我活得糙,我嫂嫂备孕呢,一磕一碰都不能有的!”说着回头看了眼许淮颂,试探地问,“对吧哥?”

许淮颂瞥她一眼:“谁给你下的任务?”

这斗了一大段嘴,敢情是写好的剧本,拿来试探他和阮喻准备什么时候要孩子的。

许怀诗一噎,看看赵轶:“你看,我就说会被我哥看穿的。”

阮喻笑起来:“你们有话直接问就是了,还绕这么一大圈。”

“是外婆叫我来刺探刺探‘敌情’的,不过你们也别太有压力,妈说了——‘这得看他们小俩口自己的意思’。”

许淮颂和阮喻对视一眼,说:“我们顺其自然。”意思不会刻意回避。

许怀诗嘻嘻一笑:“那应该快了。”

许淮颂、阮喻:“……”

这小屁孩是不是懂太多了?这股老司机味是从哪儿学来的?

赵轶轻咳一声,似乎想要咳散后座飘来的质疑味道,觉得没用,又咳了一声。

这回换阮喻出马试探了:“一会儿看完电影,你俩怎么办啊?”

许怀诗回头:“嗯?我们当然回学校啊。”

赵轶念了个三本院校,离她在的杭大就两公里,回去是顺路的。

阮喻看了许淮颂一眼。

许淮颂稍稍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继续问。

她就继续说:“看完电影再开到你们学校,宿舍都关门了。”

“不怕,我跟宿管阿姨关系可好了,平时有什么好吃的都拿去贿赂她。”

“你还算准了今天要晚回去,提早未雨绸缪了?”

“哪能啊,这不之前就好几次晚回宿舍嘛。”

许淮颂接上话茬:“这么晚在外面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就是跟同学玩,唱唱歌吃吃夜宵什么的,赵轶每次都在的,不信你问他。”

许怀诗一脸无辜,还不知道,在她哥眼里危险的就是赵轶。

不过赵轶听出来了,叹口气,无奈地说:“颂哥喻姐,你们有话也直接问就是了,绕这么一大圈干什么?我们没开过房,你们要是不信,调个关系去查我开房记录。”

许怀诗噎住。今天这你来我往的试探是什么塑料兄妹情。

阮喻“呵呵”一笑圆场:“人与人之间这点信任还是要有的。”

话音刚落,她手机震动了下,一看是电影制作人郑姗的消息:方便的话发个博吧,晒晒你的婚戒和电影票,跟彩蛋呼应一下。

她刚好借机转移话题,问许怀诗拿来了电影票,然后看许淮颂:“借一下你左手?”

许淮颂伸出戴着婚戒的手随她摆布。

她把电影票放在腿上,拿着手机调了半天角度,把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摆在合适的位置,咔嚓一下,把照片上涉及暴露电影院信息的部分打了马赛克,然后传上微博,配字:一会儿见。

底下评论瞬间炸开锅,满屏的“一会儿见”,以及询问阮喻什么时候结了婚的。

为了迎合制作方的意思,她挑了一条回复:看完电影彩蛋就知道啦。

四人赶在电影开场前两分钟入了场,刚一坐下灯就熄了,荧幕上放了几支广告,开始进入正题。

许怀诗不知怎么有点紧张,越过隔板去找阮喻的手。

阮喻原本倒还好,真进入了电影氛围也有点激越,忍不住握紧了她的手。

情侣座另一边的许淮颂和赵轶异口同声,有点无奈地低低开口:“你俩要不要换位置?”

两人一个也没回,目不转睛盯住荧幕。

第一帧画面是一个航拍镜头,从校运会时的操场切入,红白相间的塑胶跑道和绿茵场一镜到底。

裁判员一声枪响后,男主角和其他几个男生从起点线冲出,看台上瞬间涌起潮水般的加油声。

男主角一路遥遥领先,越来越接近终点,接着,镜头特写到看台角落,注视着他的女主角。

女主角拿着画板和笔,正在画一幅简笔画。

看台上的呐喊声被减弱了声效,与此相反,女主角手中铅笔沙沙擦过纸面的声音却变得无限大,大到震动耳膜的程度。

一旁的闺蜜扯着嗓子问她:“你这是在画什么呀?”

女主角弯起唇角,略带狡黠地说:“耳朵过来。”

画面突然转入0.2倍速,背景声也跟着慢慢安静下来,全世界只剩下女主角的回答:“是——秘密。”

故事由此开篇。

(———番外完———)

(——下面是彩蛋——)

电影彩蛋放映完毕后,五湖四海的电影院满场沸腾,不少人都开始东张西望,看电影背后的男女主人公有没有在自己这个场。

阮喻和许淮颂显然没预期到这个结果,眼看人群喧闹起来,一个个年轻女孩举着手机四处寻找,好像要把掘地三尺把他们挖出来。

前边甚至有人开始说:“作者在首映前发过一条微博,电影票是情侣座!”

最后一排已经起身的许淮颂和阮喻呼吸一紧。

满场观众谁都没有离场,这个时候,仿佛哪对男女先走,就证实了是主人公。

阮喻把戴婚戒的手掩在背后,跟着演起戏来,四处张望着,跟许淮颂说:“咦,情侣座啊,那会不会在我们这排啊?”

许淮颂清清嗓子,扯她袖子,示意她别再来那套“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果然,她这一说话,前排一个眼尖的女孩子就看了过来:“哇,那对好像!”

许淮颂刚要头疼扶额,突然看见隔壁赵轶拉起许怀诗的手,转头飞奔了出去。

众人的视线一下被转移:“啊,会不会是那对啊!”

阮喻愣在原地,眼看赵轶回过头,给了许淮颂一个眼神:兄弟我只能帮到这里了!

作者有话要说: 网络版番外就到这里结束啦,关于实体书和新书的消息,想第一时间知道的老铁可以关注我微博(顾了之)。有缘下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