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宫斗不如养崽崽 > 大结局

深夜沐浴后,萧锦铃靠在软枕上,手捧话本看得认真。一道风吹开窗棂,飘入一股烤鸡味。萧锦铃掀开薄衾,走到窗前向外探头,问守夜的侍女,“刚刚可有外人来过?”

侍女低眸道:“奴婢不曾见过。”

萧锦铃觉得怪异,“你可闻到一股烤鸡味?”

侍女摇摇头。

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萧锦铃合上窗,刚一转身,被坐在圆桌前的张笑歌吓到。

张笑歌手里拎着一个牛皮袋,烤鸡味是从里面飘出来的。

“你,你怎么来了?”萧锦铃做贼似的看向窗棂,生怕被侍女瞧见。

张笑歌放下烤鸡,“你这个侍女见钱眼开,留不得,明儿让皇后娘娘给你换一个。”

萧锦铃走近他,“我在问,你怎么来了?”

“给你送好吃的。”张笑歌说得理所当然,径自走到水盆前净手,“这家店的烤鸡堪称一绝,你一定要尝尝。”

萧锦铃被他诡异的举动晃到,等反应过来时,手里已经多出一个鸡腿。

张笑歌坐在边上,也给自己掰了一个鸡腿。

无事不登三宝殿,萧锦铃可不认为他只是来送烤鸡的,既然他不说,她就心安理得地吃鸡腿就是了,反正着急的人是他。

两人默不作声,吃了半只鸡。张笑歌掏出罗帕,替她擦擦油乎乎的嘴,“好吃不?”

萧锦铃抿口热茶,“还行。”

“那我下次还给你带。”

萧锦铃看他坏坏的笑,脸蛋不争气的红了,“谁准你不经通传,擅闯公主府的?”

“准许了,还叫闯吗?”

“你!”萧锦铃用油乎乎的小手拧他侧腰,“你再胡来,当心我把你轰出去。”

姑娘家的掐劲儿跟挠痒痒似的,张笑歌戳戳她的梨涡,“手疼不?”

萧锦铃松开手,气呼呼瞪着他。

张笑歌开始顺毛,“知道我大半夜不睡,为何过来找你吗?”

害羞的姑娘腰一扭,背对他,“我怎么知道。”

“想你啊。”

这句话,说得再自然不过,连张笑歌自己都有些吃惊。

气氛陷入尴尬,张笑歌摸摸鼻尖,“那个,我有话跟你讲。”

“...嗯。”

“你转过来。”

萧锦铃不动窝。

无奈之下,张笑歌搬过绣墩,坐到她面前,调整呼吸后,认真道:“明儿一早,我就去跟陛下和娘娘提亲,他们要是不同意,我就带着你私奔。”

“......”

“你看行不?”

他说得一本正经,丝毫没有揶揄的意思。萧锦铃眨眨眼,抬手拧他腮帮,呢喃道:“不会傻了吧?”

张笑歌“嘶”一声,握住她冰凉的手腕,“锦儿,我是认真的。”

萧锦铃沉默了。

张笑歌低头笑笑,未脱的少年气,裹着纯情,爬上眼角眉梢,吞噬了乖张气,“刚刚梦见了你,清醒后就迫不及待想来见你。”

萧锦铃眸光一动,又掐了他一下,“真傻了啊。”

可能是被她气到,张笑歌掰开她的手,桃花眼溢出几分轻佻,“现在就告诉你,是我傻了,还是你木讷。”

语音刚落,男人笨拙的吻袭上了女人的唇瓣。

“吱”的一声,啄吻。

萧锦铃惊得呆若木鸡。

女子唇瓣柔软,带着香甜滋味。张笑歌没有见好就收,扣住她的后脑勺,送出了一记深吻。

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感受到唇上的炙热,萧锦铃推搡的动作慢慢变成纠缠,最后无力地搂住他的脖子,才不至于摔下绣墩。

张笑歌揽住她的腰,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懵懂的他从亲昵中尝到甜头,有些情难自控。

在这事儿上,或许男人真的无师自通。张笑歌勾着她的腰肢,起身抱起她,大步走向瘫放薄衾的软塌前。

萧锦铃心里有种预感,又觉得不太可能,闭眼投入亲吻中,直到后背挨到薄衾才睁开楚楚动人的眸子。

与萧砚夕一样,她生了一双丹凤眼,不经意间流露着春色。

张笑歌俯身亲吻她额头,吻一路向下,落在她鼻尖、唇峰、下巴,大有向下的趋势。

毕竟还未出阁,萧锦铃羞得脸蛋涨红,轻轻点在他唇上,“不准。”

适才太过热忱,张笑歌反应过来,握住软塌的围子,平复胸膛的躁动,低头喘息地问:“信了吗?”

萧锦铃捂住脸,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张笑歌坐在一旁,闭眼调息。

屋里又是一阵静默,沉默的两个人心跳如鼓,一夜未眠,似乎很疲惫,又很兴奋。

张笑歌揉揉她的头,“睡吧,我守着你。”

“你要在这里干坐着?”

张笑歌靠在软垫上,斜眸笑道:“快四更了,待会儿我要进宫,就不休息了。”

萧锦铃半信半疑,挪动身子,趴在他肩头,“张笑歌。”

“在呢。”

“你不许骗我。”

张笑歌顺势搂住她的腰,拍了拍腰窝,“我何曾骗过你,睡吧,等一觉醒来,希望你的眼前没有包袱。”

真要带着她私奔啊?

萧锦铃有些好笑,闭眼搂住他肩膀,“那就祝你好运。”

当朝霞迷漫天际时,张笑歌伸个懒腰,俯身亲了一下睡醒的人儿,轻声道:“锦儿等我。”

他来时披星戴月,离开时晨光荏苒。

听见门口的动静,萧锦铃坐起身,嘴角翘起一抹弧度。走到屏风后,换了一套华丽的大红色宫装,径自走出房门,“备车。”

公主府的管侍小跑过来,“公主要去哪里?”

萧锦铃凝着宫门方向,“进宫。”

当张笑歌跪在圣驾面前,求娶帝王唯一的女儿时,除了知情人,其余的人全都懵了。

而当公主殿下陪着张笑歌跪在帝王面前,说出想要嫁给张笑歌时,在场的所有人皆为震惊。

帝王看着跪地的女儿,凤眸流转,“后悔怎么办?”

萧锦铃握住张笑歌的手,与之对视,眼中有盈盈秋水,“我不会后悔。”

从爱上他的那一刻起,她就没有后悔过。

爱他,义无反顾。

张笑歌握紧女人的手,与她十指相扣,“若能得妻如此,此生无憾。”

帝王淡淡笑开,“女大不中留,罢了罢了,内阁着手拟定赐婚圣旨吧。”

骄阳璀璨,柳絮缀春,深深几许的宫阙内,又将迎来一场盛世红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