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传奇学生7:天门帝国 > 第2260章 为猇做猖

湖边激烈的战场,随着七彩哥的到来,战场止战。

琴将烟斗举起来,目光环视着四面八方,很多人,他都是只是听说过名字,但是从未见过真人,要说比较熟悉一点的话。

“哟。”,琴抬了一下左手“小千姿,许久没见,越来越漂亮了。”

“滚开,你这个肮脏不堪的坏老头。”,颜千姿猛的翻了翻白眼。

哎呀呀,许久没见,对老夫还是没有什么好脸色呀,你说当初你跟冯玉凝要是让我得逞了,你们两现在,那也是四海神州皇后和贵妃的存在,只可惜,上苍好像不给我这样的机会,但是没关系…

琴狰狞的笑道

“冯二妹嫁人了,我反而,更加兴奋了呢。”

颜千姿握紧拳头,看到这个人重新出来,她真的是又气又恨,身边的人问着她是否认识的时候,千姿只是咬紧后槽牙说道“不认识,他就是路边垃圾桶里面,一个肮脏到极点的垃圾罢了,你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需要知道。”

这边,小唐听着帝灵说着关于天枢刀、凶主、七彩哥这边的事情,抬起头一看,七彩哥正在跟神灾两个人交谈着,尽管对于这样的现实,小唐也是不相信,甚至是难以接受,他的嘴角扯起,出现了一抹特别苦涩的笑容。

相逢既然是偶然,又何必在意离别时的突然。

七彩哥还在天门的时候,可以说是尽职尽责,毫不犹豫的说,夜宴真的是他一手带起来的,一个情报组织,成立的初期遇到的困难简直数不胜数,但是七彩哥都是不遗余力的来去完成,对于他的本职工作,没得说;其次就是对于天门的同僚们,七彩哥都是能帮就帮,对于后辈、新人,也是能够提携就提携,这一点,也没得说。

从道义上面来说,他很称职。

其实即便是想要责骂他,小唐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语。

人各有志,鸿鹄展翅,你没有资格要求别人一直留在天门。

神灾这边,他缓缓的将天枢战刀接了过来,与刀刃一个触碰,便能够感觉到刀灵永耀星他们的极度抗拒。

当然如此,因为天枢战刀的本意,是偏向天门这边的。

“这把刀如果不听话,我会有别的办法让他乖乖的听从你的号令的。”

“这样的话,它还是纯粹的天枢战刀吗?还是纯粹的零号武器?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用自己的实力去征服它。”,神灾接过刀后说道。

这倒是悉听尊便了,七彩哥将那个还有四道刀灵的瓶子拿出来“这里是灵墟战刀,如果可以的话,我到时候会安排一道非常合适的刀灵进去,放心,肯定不是你的兄弟天灾,但是,这同样,也属于你。”

他将瓶子递过去,但是这一次,神灾不敢接受。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一次性赠送给自己两把零号武器,这个家伙,是认真的吗?

“不敢拿,还是不屑于拿?”,逆鳞问着他。

“如此贵重的东西,你就直接给我吗,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是跟我合作的话,我个人是没有权力来决定的,这必须要问过我的老大,也就是殿长,才能够定夺,毕竟我们四大灾难的一切事宜,都需要殿长来裁断。”

是啊,逆鳞点点头

“这个道理我当然知道。”

然后,他伸出手,一边拂拭着神灾钢铁西装上面的战斗灰尘,一边说道

“这么强悍的四大灾难,真的只是心甘情愿的当一个金牌打手吗?那种被人颐指气使,呼来唤去的日子,莫非你们要让那种耻辱感跟随自己一辈子吗,我始终相信,只要是个人,他就会有**,他就会有贪恋,人跟野兽其实本质上都没有什么区别,压抑久了,就会有愤怒的释放。”

说着,将那装着四个刀灵的瓶子放进了神灾的口袋里面。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想好了,就来四海神州找我,神州,已经在南吴城对立的海洋上面了,对了,之前你跟封斩天说的那些话,他,也有跟我提到。”

逆鳞看着神灾,表情似笑非笑。

跟封斩天说的话?还记得神灾第一次得到一个刀灵的时候,的确是跟封斩天见面过,当时,神灾其实就表达出来了自己的一些野望:他不想要在仅仅当一个灾难。

你是在让我背叛殿长,神灾恶狠狠的说道。

“结发之妻都都能够抛弃,知遇之恩,又算的了什么?”

“想要成就大事,你就不能够保持个性与风度。”

哼,逆鳞歪了歪嘴角,退后一步,而后看着其他的灾难说道

“我刚刚说的话,诸君,也应该一起听到了,我东皇逆鳞,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我可以让刀灵重新变成人形…”

人灾陡然的瞪大眼睛。

“以及,我能够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天灾直接握紧拳头,心脏狂跳。

“并且能够,让你们一直顺风顺水。”

地灾听到后呼吸节奏加快。

“现在,你们可以退场了,战场的结尾,交给我来清扫。”,逆鳞道。

其他三大灾难的目光纷纷的看向神灾,他犹豫了一下,正要离开的时候,唐夜之凰怒吼“喂!”,然后指着天枢战刀说道“想走可以,那把刀你要留下来,那是属于我们天门的武器,我们群英殿这次过来的任务,就是拿到零号战刀。”

逆鳞挥挥手,示意你们走就行了,接下来他会解决。

虚空漩涡涌动中,神灾带着其他的三灾离开战场,却…没有返回圣域。

“可恶啊…”,小唐一声怒吼,朝着虚空漩涡冲刺过去,冥府看到他行动,自己立马也跟随着一起进攻。

但是,逆鳞却是说道

“我都说了他们可以先走了,你们两还这么不安分是吗?是觉得我没有摆平这个战场的实力,对不对?”

七色之光顿时耀眼无比的在他的全身闪烁,下一刻,七彩哥先是冲刺到冥府的前方,后者下意识的双臂交叉格挡,却被七彩哥一掌将他的双手防御震开,而后被单手掐住脖子。

逆鳞带着冥府移动到了小唐的面前,将冥府用力的扔了过去。

小唐一个侧闪山壁,右拳上面燃烧着炙热的火焰,一拳轰炸过来。

炎柱汹涌袭来!

逆鳞一声怒吼,气浪将炎柱直接震碎成漫天飘零的碎火。

而后张开双手,霜影哀伤从后方直接飞舞了过来,两道刀锋朝着小唐直接斩杀过去,唐,在瞬间爆发出5S十翼凤凰神的形态。

双脚变成巨大的凤凰爪,将两道刀锋抓住,而后“嘭…”的一下直接捏爆,随后,小唐径直的朝着七彩哥飞舞过来,火翼舒展,熊熊火焰正要爆发而出,逆鳞脚踏地面,升腾到天空中,一拳重击,轰在小唐的身体上。

火鸟坠地,爆发出一团巨大的火光。

下一刻从滚滚的火光中,小唐迅猛的冲刺出来,意念一动,身体的表面闪耀出银色流光般的铠甲,上帝圣铠瞬息之间穿戴。

舞动战刀杀出去的瞬间,上帝战刃上燃烧起来烈焰。

“当…”,战刃与爆发出去的瞬间,火浪疯狂的扩散而出。

但是随即,逆鳞力量爆发,将小唐瞬间压制出去。

同时,霜之哀伤刺入地面,一把把巨型的寒冰刀刃从他身边的地面中“冲冲冲”的冲击出来,小唐舞动战刃,一个横扫,“桑…”,烈火刀锋巨型寒刀直接全部都斩断。

而这个时候,神灾他们已经用虚空漩涡离开了战场之中。

小唐心有不甘,还想要继续进攻的时候,逆鳞一声低吼

“够了,再过来,那就不是这么客客气气的对战了。”

不甘心,就让他们这么走了,小唐真的是一千万个不甘心,他怒吼道“为什么,七彩哥,即便是合作,你的合作对象,难道就不能够选择天门吗?你现在搞这样一出,不是膈应人吗,别忘记了,你这么顺,背后也有天门的资源为你支撑了一部分。”

七彩哥本来准备进入魔界之门,听到此话,转过头看着他

“我用你天门什么资源了?”

“我现在手里的资源,要么就是以前跟随着我的老部下,要么就是一群跟我有着同样的梦想,一起行走,比较志同道合的人,即便我用了什么天门的资源,那也是以前合作的时候,现在,合作已经结束了,你也不必说我没有人情味。”

“哪怕我即便做了对不起天门的事情,我也没想过什么退缩或者逃避。”

“不要打个手电筒就觉得自己是圣人之光,你不是我,所以你没资格评价我,等你那一天,做到我的位置的时候,你才有资格,去点评我的为人处世,小唐,评价一个冰箱不需要自己制冷,但是你要懂冰箱如何制冷,否则,那只是无意义的诋毁。”

身为一个群英殿的殿长,你说出如此荒唐的话,实属可笑。

七彩哥他们进入了魔界之门中,就这么潇洒的走了。

有能力的人,处理事情起来,都是这么简单干脆的吗?

其实,夏天如果下达了死命令,要得到零号双刀也非常的简单,但是到最后,夏天也是临时改变了主意,因为如果你真的下令拼个你死我活的话,人家东皇逆鳞都睁眼闭眼的放过你了,你的群英殿这次肯定是要死绝的。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群英殿就能够继续保持,向以前那样。

尽管是一支败军之师,但是该执行的规矩,依然要执行。

后半夜,天门集团顶层,大多数高层都在。

窗外的暴风雨依然没有停止下来,秋季的雨,总是带着一丝的苍凉。

在“解散群英殿的意见书”上面签字后,唐夜之凰深深的低下头

“我对不起各位。”

他离场了,并没有听接下来的判读。

关于群英殿人员的安排,如下:

灵宫的玲珑果、白流风、猪刚鬣这些人,集体降职到三线,不再负责一线战场的任何事宜,猪刚鬣作为战斗员,禁战时间一年;

冥府降职四线,调离群英殿,加入替天,负责厨房炒菜工作。

典褚副殿长,降职五线,加入灰雾,负责开车。

其它成员全部都降职一级,分到各个组织内。

殿长唐夜之凰,降职到七线,身为殿长,要承担起任务失败的全部后果。

“想要请问各位,目前有那个组织愿意接纳,七线成员唐夜之凰吗?”

张命寒问着在场各位的意见。

其实愿意接受他的声音,比想象中的要少很多。

这并不是什么讨厌或者排挤之内的,在场的人,很少有人有资格去教训小唐,他的实力和地位,其实已经相当于无冕之王的地步,台风如果开口“那么他过来跟我吧。”,可是,风总又能够教他什么呢?这么多年的好兄弟,有些话,很难开口。

“好的。”

张命寒看到没有人答应便说道

“小苏军师,麻烦你将新闻发布出去吧,从此以后,群英殿成为昨页书,天门从此以后,再无群英殿这个组织。”

雨,下的很大,夏姬被路伶崖的电话吵醒。

“你看看头条,姐,世界上都传疯了。”

夏姬看到了,但是竟然没有任何的愤怒之色,反而是一颗石头重重的落了下来。

“我要宰了他,我要宰了张命寒那条死狗,我们十神众娘家人只是退隐了,不是他妈死了…”,末尾,还听到路伶崖吩咐白海国的人“给我把炸弹填满,我要炸了张命寒的家。”

这么激动干啥?他可以不用去一线了,孩子生下来,他能够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好家庭,陪伴我,陪伴孩子,而且,我再也不用担心他时时刻刻有危险了。

“姐,你怎么会这样想,姐夫,那可是为战场而生的男人啊。”

路伶崖说完又是一声怒吼“毁灭武器也给我带上。”

“那你让我怎么做?去找天哥理论一番,然后为群英殿任务失败的结果,而去找一些莫须有的借口,以此来掩盖,一个战斗组织的失职和无能吗?”

夏姬的冷静,让路伶崖顿时哑然。

“天门现在搞这么多条条框框的规定,变味了都。”,崖说道。

“天门已经做大了,如果想要做得更大,难道要没规矩吗?如果每个人都随着性子来,没什么责任感,那才是最为可怕的吧?”

而且,夏姬感慨了一声:这只是暂时的,小唐还会回到战场的。

“天哥悄悄跟你说了他的安排了?”,路伶崖问。

“你不是都说了吗,他是为战场而生的,我的男人,我相信他不会就这样垮下去,对你姐夫有点信心,你现在只需要好好的生活就行,而我,只需要做好他喜欢吃的油焖大虾,静静的等他回来就行。”

其实七线不七线的,小唐根本就不在乎。

他愧疚的,就是连累了自己的兄弟们,害的他们一起遭罪。

尤其是想到天将团的那些老伙计,他更加难受了。

某处沙滩的长椅上面,小唐喝着啤酒,吹着海风,自己一直在叹息着,直到夏天过来,坐在他身边问道“让你去七线,是我安排的,不恨我吧?”

“只是对不起那些跟过我的弟兄,天将团,群英殿,我全部都搞砸了。”

呵呵,夏天微微一笑

“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特别的任务给你?别想多了,没有。”

我懂你的立场,哥,小唐没有什么怨言,很平静的点点头。

“去学习怎么样?”,夏天问他。

“你安排就行。”,小唐洒脱的说道。

“这么相信我?”,夏天看着他。

小唐跟他四目对视,耸耸肩“你不是我哥吗?”

臭小子,夏天拍了拍他的脑袋,站起身,走向了后方,身后的密林中,两个人早已经等候多时。

一个是帝灵,她道“让他来我这儿,帮我清理清理灰尘,然后就是天哥,我需要一片填海的陆地,在南吴城旁边,里面要配备—十万大山,作为以后夜宴的总部,然后大概估算了一下价格,差不多几百个亿就能够搞定。”

夏天捂着心脏道“你真是不给我省钱呀。”

帝灵歪着脑袋看着他“以后,我就跟着你做事了。”

“你这么萌萌哒看着我,还挺不好意思的。”,夏天看着第二位“其他的,就麻烦了。”

“小事。”

他从黑暗中走出来,居然是——绝。

夏天没有偏心,其他从群英殿离开的人,冥府、典褚、小白他们,他都打了招呼。

目前,局势最为严峻的,反而不是天门这边。

群英殿这边解散,帝灵加入,沉戟辞职,天门内部在大整改的时候,其他的势力,却斗得同样是水深火热。

这也是为什么敌联盟如此强悍,却始终无法团结一心的缘故。

每个人都心怀鬼胎。

太阳区,唐夜麟看着医生从凶主的房间里面走出来问道

“情况如何?”

“初步检查,是重度抑郁症。”,医生诚实的说道。

这一次的双刀之争,虽然最后以七彩哥收场的方式搞定,但是在这个战场中,前前后后最为勤快、忙活的最多的人,就是凶主神空,自己的帝怒丢了就暂且不提了,如此的卖力…

神灾和东皇逆鳞暂且不给画面。

镜头的画面,来到太阳区一处废弃的工厂里面。

‘镜流’将一桶水用力的浇在了袁獍的脸上,接着,只听到一声声咳嗽的声音响起,袁獍缓缓的回过神。

他的脖颈上面,毒伤已经蔓延了出去,一大片黑色的痕迹。

之前,离开替天的时候,袁獍上了他的出租车,但是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提前截取了情报,假扮成镜流偷袭了自己。

真正的镜流,晚了五分钟到达,但是没有接到袁獍。

那么邪帝组那边可能也知道,袁獍出事了。

“你不是镜流。”,袁獍看着他问道“你到底是谁?”

假镜流笑道“你还挺聪明的。”,说着,一歪头,将自己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

“夜宴,慕千帆。”,袁獍精准的说出了他的名字。

哦豁?千帆有些震撼的看着他“我离开时代也有一段时间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我以为,这个时代已经把我忘记了呢,弟兄,你的运气真不好呀,我回来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挟持你呢,你不给我吐出一点东西来,很难全身而退。”

“想要从我这里得到邪帝组的情报吗?四个字送给你,痴人说梦。”

“兄弟,你跟我说,一定好过待会儿去一个新的地方,让别人来审判你比较好,知道吗?现在已经知道,你就是杀掉鸠他们的幕后真凶了,替天,你肯定是回不去了,还不如乖乖的跟天门合作,这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袁獍冷笑道“杀了我吧。”

慕千帆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脸庞说道

“听说过,云之都这个地方吗?那里的人,可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然而也是这个时候,一把飞刀迅疾的朝着这边飞舞了过来,慕千帆拿出手枪,一声枪响的同时,子弹跟飞刀撞击在一起的的刹那,一股蓝色的幻影在他身边闪烁,镜流从移动出来,拿起了衣领上面的水笔,直接刺入了慕千帆的耳朵里面。

啊…慕千帆捂着耳朵怒吼,后退的时候,镜流用力的甩了一颗石子。

爆发力极强,直接贯穿了他的脖颈。

他瞪大眼睛,倒在地上,而后镜流走上前,将他的第二层面具撕下来,道“这个人不是慕千帆,他是玄英那边的‘耳獠’之一,应该是听到了你打电话叫我过来接你,所以半路上面才会出来截胡。”

我猜到了,如果他真的是天门的人,我早就死了。

“我看你的眼睛,长着也没有意义,挖了扔掉吧,跟我在一起这么多年,居然能认错,你也是个人才。”,镜流从黑暗中显出真身,一声蓝黑色的衣服,涂着黑色口红,头发蓝白色,扎成高马尾,非常漂亮。

那时候高老大一直盯着我,我紧张。

“但是咱们也非常的危险,这家伙,已经通知了替天那边,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养天生他们已经杀过来了,这意味着,玄英,正式向我们邪帝组宣战了。”

此地不宜久留,两人一边这里的时候,镜流说道

“刚刚,夏天放出来了一个情报,羲和皇子的星舟,已经建设成了天门的白海城,天门决定重启星舟计划。”

太阳区,少见未撤走的夜市摊。

左手骨魔伸了一个懒腰走下车说道“老板,搞纷麻辣烫。”

摊位后面,四个人坐在后面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