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东京良人 > 23、挑战

一切,仿若寂静下来。

松介转过头来,扶了扶眼镜,面向他:

“白川,从此我们是两路人了。”

白川十六夜面色沉冷。

“你说什么?”

“松介和木,正式退出樱花会,未来还将叛变加入你们的敌对势力。”

两人之间默无话语,相视片刻。仿佛凛冽的寒气掠过——

虽然,他早有预感到这一幕,当那个女孩子出现时就猜到过了。

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松介和木毫不掩饰地将镶金镀银的面具摔碎在面前,发出‘咔’地一声惊响,伴随着暴风雨的鼓点捶下来。

“你认真的?”

“同为高智商人类,你应该能理解我的所作所为,逻辑思维能抹淡情感上的冲动,我的理性更大于感性。正是因为认真,我才会做出这种深思熟虑下的选择。”

“为什么?是因为那个女孩吗?她在对面?”

“没错,星野楠子,她现在在和樱花会对立的方位。”

“所以,在那些昔日同伴和她之间,你选择了她?”

“那是必然。”

“真的只是这样吗?”

“不仅是这,我还有别的原因,即便想脱身也脱身不了。既然如此,不如直接爽快加入。”

“是她给你喂进去的东西?”

“对!”

“呵。”白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没有当面提出。

“大家相处了那么久,你要确定自己行为不会感到遗憾?”

“没什么值得遗憾的。我所做这一切都符合自己进入后街的初衷。”松介和木轻描淡写地说,“白川,我走上后街就是为了能找到她,而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待在樱花会的必要。”

沉默许久,面向着这个曾经跟他们一起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同伴。

“那好吧。祝贺你,松介。路是自己走的,从此我们就是两路人了。”

白川转身过去,走到电梯前:“你今晚就是想叫我来说这些话的吗?既如此,话也已经讲完了,没什么可谈的,让我下去。”

“白川,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嗯?”

“既然我已经不是你们的同伴了,为什么要帮你这个忙?”

“你这家伙......”

白川伴着狠戾的目光侧过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

“按理说我和你们一刀两断了,我本没必要再和你牵连,连对话的过程都没必要。既如此我叫你来就一定是有目的的,白川,依你的智商,该不会这点都想不到吧?”

松介和木张开双臂,一步步朝他走来,赫冷的镜片中雾气更深。

白川这才完全笃定下来心中的那份不安。

“这个娱乐会所,是有问题的!”

松介冷冷哼笑,不予回应。

“而且你有员工钥匙,正说明和这里有着匪浅的关系,恐怕这整个会场都是‘’为自己置办的庇护场所吧?或者说‘’是会场雇来的”

“烧我的房子开始,让我无家可归,又通过你把我骗到这里,他们都计划好了?”

“呵呵。”松介这时候笑起来。

“很不错,白川,这就是我敬佩你的原因。高智商的人总是更令人望而生畏,比起只会动用肌肉蛮力的家伙强多了。”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你的侥幸心和信任心理,如果在一开始,就凭借敏锐的直觉敢于落实心中怀疑的想法,带上些同伴,也许你就不至于落入这般境地。”

“干得漂亮,松介。”白川十六夜声线凛然,瞳中目光紧束起来。“你以为你这样做很聪明?”

“无他。无非是向他们证明忠心而已。”松介和木风轻云淡地说。“不过让他们明确同意我的加入,还需要最后一步。”

松介和木脱下了寸衣,连带着眼睛甩在一边。

“这一步的目标就是你,白川!”

“我要击败你,以此来向他们表明我的立场,和态度。”

他走到和白川面对面的位置,排开架势。

“这就是你今晚喊我来的真实目的吗?所以,这都是你筹划好的计谋,和陷阱?”

“没错。”

“好哇,松介,樱花会给了你在后街的容身之地,那么多兄弟为你两肋插刀,你够混的,现在居然要反过来对付我们?”

“没错。”

白川气极反笑:“呵呵,松介,不愧是你——别以为这句话赞语。”

松介和木平易自若地淡笑着:“我受教了。”

“看来,我们这一架是在所难免了?”

“大概吧。”

这个时候,两人间的气氛已如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有结实的肌肉下青筋,似乎已经能从松介大臂下看到。

白川紧盯着他,相反地,却慵懒到几乎没有动作。

他轻蔑一笑:“松介,你该不会认为,即便是我手臂受伤了,你就能作为我的对手了吧?”

松介不语,牢牢紧盯着这个身影。

‘吼——’

不知是不是幻觉,他猝然感到,场地里宛若掀起一阵风尘,站在面前的是一只咆哮盛怒的雄狮。

即便是还没有出手,便已经感觉到他那股自愤慨油然而生的怒焰,在背后熊熊燃起,自下而上张开成一道巨大的爪子。

“这是?”

松介和木有点冷汗滴落,惊讶地拭拭额角。

杀气是真实存在的,无形胜于有型。

他随即坦然地放缓了神色。

“——正是因为如此,才要请允许我,向着曾经的王发出挑战啊。”

话音未落,这个时候,白川已经骤然冲了上来。

“松介,别给我那么高高在上地说着漂亮话,得让你付出代价啊!”

‘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