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洪荒棋圣 > 三十一章 危机

‘轰隆!!!’

再次卷起的冲天火柱,汇聚一团,形成极为恐怖的一条火龙!

在这长都之中,那火龙盘旋在奕府之上,无人不为这恐怖的大火而感到畏惧。

奕府究竟怎样了?

为何父亲不去阻止这帮邪修。

奕雅……

奕小川不觉间加快脚步,迎面跑来几人,身着奕家的服饰,正奕家棋院的弟子。

“越田!奕府究竟怎样了!!!”

“火……大火!到处都在燃烧……”

止不住的颤抖着,被奕小川按住,越田几乎是连滚带爬,不自觉的在抽泣。

整张脸被浓烟熏的滚黑,衣服也有烧焦的痕迹,看来确确实实被那火龙卷惊吓到了。

奕小川死死按住越田,想让他冷静下来,奕小川也迫切的需要知道奕府的情况。

呼——呼——

沉重的喘着粗气,被奕小川大声呵斥,越田这才回过神来,告诫奕小川赶紧逃跑,其他弟子也是被那火龙卷惊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我的父亲在哪里,我妹妹奕雅现在又在哪!”

“不知道,不知道……”越田晃神间只是如此呢喃着直摇头道:“根本扑不灭的火焰,当有人发现的时候,整个奕府都被那火龙吞噬,一伙邪修冲了进来,见人就杀,我们跑出来的时候已经死了很多人了。”

“奕小川,你也赶紧跑吧。”

“再不跑就来不及,那群邪修简直疯了!”

啧。

果然是邪修。

奕小川不顾其他奕家弟子的劝阻,执意前往。

而离着奕家愈来愈近,便更能看到那火龙的恐怖!

火焰凝聚而成的血盆大口呼啸着喷出巨大的火球,携带冲天焰尾,狠狠的砸在楼房之上,火球爆炸后迸发的烈焰波纹席卷目光所及的一切,随后而来的冲击,则是将碎石、木块夹杂着火焰一齐喷出。

明显感受到周围的温度急剧上升。

身形一闪,灵巧的避开飞来的碎石,面前唯一的道路,通往奕府的桥上赫然守着几个黑衣人。

邪修?

来者不善,仅仅是照面,便飞来数个刀子。

几乎是贴着耳边飞过,锋利刀刃更是削去一缕黑发,奕小川仓皇之下也只是堪堪躲过。

地上到处都是尸体,踩在这血泊之中,染红了鞋子。

“不……不要杀我!”

“啊!!!”

“救命!”

毫不犹疑,一刀封喉!

溅出的热血喷洒在奕小川的身上。

那芮氏的弟子就这样被锋利的匕首划破了喉咙,不等挣扎哀嚎,后背、手臂、腰间、胸膛,下一刻又是数柄刀子狠狠刺入,那芮氏弟子极度痛苦的倒在地上,挣扎不得、求死不能,就这样感受着自己血液流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去,残忍至极。

没有一击毙命,而是避开了要害部位,让伤者痛苦万分,却又不能短时间内死掉。

血液的腥臭味充斥鼻腔,胃里已是翻江倒海。

恶魔。

简直是恶魔。

不容思考,又是数柄刀子飞来。

‘嗖!’

痛!

剧痛无比!

飞来的刀子实在太多,哪怕奕小川已尽全力闪躲,可依旧中了招。

扎在手臂上的利刃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诡异的绿光,并混合着流出的鲜血,疼痛难忍。

“涂了毒!”

面对逼近的邪修,奕小川连连后退的同时,干脆心里一横,咬牙将刀子从手臂上拔出。

嘶——

倒吸凉气,强忍疼痛,翻身跳进一边的房子里。

大口呼吸着的同时,撕下身上的衣物,简单的缠绕在伤口处。

不知为何,手臂上的伤口疼痛异常,不断挑动着奕小川的神经,即使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依旧疼痛无比,无法缓解。更为诡异的是,缠绕在手臂上的衣物马上便被鲜血浸透,顺着手指滴落而下!

“阻凝剂之类的毒药么?”

看来这刀上并没有涂致命的毒药,而是阻止血液凝固一类的药剂,并有着加剧疼痛的效果,也不愧是这帮变态能想出来的!

不追求一击毙命,而是十分变态,将对手残忍的折磨致死。

“小鬼,别躲了,我已经看到你了。”

推门而入的声音引起奕小川警惕。

奕小川躲在角落里更是强忍疼痛,大气都不敢喘。

‘砰!’

刀子穿透门板,只离双眼一丁点的距离,那刀尖若是在偏离寸毫,恐怕奕小川的眼睛就保不住了。

即使万分疼痛和恐惧,奕小川依旧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不在这里么?那就是这里!!!”

邪修胡乱的挥舞着刀子,眼前凡是能藏人的地方都被他划了个遍,甚至连菜篮子都不放过,能容下人的水缸也被一脚踢碎。

机会就在这里!

水缸碎裂的一刹那,奕小川鼓起莫大的勇气,几乎是同时那邪修听到声响也回过头来。

杀人犯往往并没有什么壮硕的体型和强大的力量,在前世里就能发现,罪恶至极的犯人反而大多身形瘦小,相貌平平,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面对采访时,哪怕已经知晓被判了死刑,依旧能对着镜头笑出来。

奕小川对那期采访印象特别深刻,丝毫不为自己杀人而产生任何的悔过,甚至在面对质疑,能轻描淡写的谈论自己杀人的目的。

疯狂。

没错,就是疯狂。

奕小川先一步将刀刃刺入那邪修胸膛之上,回应奕小川的不是被刺后的痛苦,正是那记忆深刻的疯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口水混杂血液,那邪修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无比癫狂的大笑着。

随意抹去嘴角血液,最恶毒的咒骂,甚至虚弱的举起刀子来,想要攻击奕小川。

“死!”

手中力道加重,刀柄旋转,鲜血纵横。

‘唰!’

意想不到的是那邪修还有力量将刀子扔出,奕小川早有预料,轻松躲过。

究竟是何等顽强的生命力?

感叹之余,不忘补刀。

单手按住刺入他胸膛的那柄刀子的同时,捡起一旁的另一把,刀刃对准那邪修……

“奕家少爷,奕小川对吧?”

“你……你怎么知道我?”

“我听越田说,闫婉儿那妮子……”

邪修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来,双眼中满是讥讽,再没有力气挣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