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吾归墟道 > 第二十四章:能唬一个是一个

“小时候我娘也是如此,整日吃不下饭没胃口,后来那村口老神医给了一偏方,你猜怎么着?”她转头睁大眼问李婶。

“怎么着?”李婶停了剁肉的手,好奇问道。

“我娘当天吃了药,晚上就吃了一桶饭!”她伸手比了个一,“可把我爹吓坏了,不过我娘此后生龙活虎,再也没生过病。”

“什么偏方这么神奇?”

“我小时在旁边看那老神医露了两手,到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后来跟着他学了一段时间,倒是通些药理,不过得对症下药,我得知道他病情如何。”

苏青胡诌得像是真有那么一回事儿,让李婶信以为真。

“小苏,若是真的,晚上我给马二说说,让你去看看,若是成了,你这一辈子可衣食无忧啊!”

李婶感叹地说道,多好的姑娘,一辈子当个杂役可埋汰了。

“那……那我试试。”

……

这是一处暗室,室之宽两百来平,顶上浮雕,玉女琼瑶,栩栩如生,美轮美奂。

室墙置暗格,不计其数,皆是那上好的红纹木,古朴典雅。

室中置一牢笼,由玄冰铁所铸,封灵闭法,牢不可破。

笼内困着一只灵兽,其状似灵狐,赤发碧眼,圆脸长耳,足有四爪,背生双翼,周身毛发通红,唯有双耳逊白。

此时正奄奄一息地趴在笼里,一双大眼黯然无光,没精打采。

“还是不吃东西吗?”

马二皱着眉头问话。

自抓了这灵兽已有五日有余,它一口未食,前一两日还略显精神,每况愈下,越发萎靡无神。

马二打小跟着阁主,自是唯沈君马首是瞻,忠心耿耿。

阁主曾上下交代,精心照顾此兽,不容有失。

他心里也明白这只灵兽有多稀有,这可是只招财兽。

可是这只灵兽什么东西也不吃,天材地宝,琼浆玉露,它都不感兴趣。

这可把他急坏了,若是灵兽有什么闪失,莫说沈君不念旧情,他自己也愧对阁主一番栽培。

他心想此兽已生灵智,也许会吃凡人之食,所以才让厨房每日做些吃食送来。

可它连看都不看一眼。

马二焦急地在室内踱步,眉毛拧成了八字也别无他法。

一旁的侍卫见了,小声提议,“要不……找只兽医来看看?”

“兽医?”

马二停步思索,觉得此法可行,遂又摇摇头,“这又不是寻常之兽,兽医哪能行?”

“那兽医堂的人呢?”侍卫又小声建议。

马二白了那侍卫一眼,“阁主曾交待此事不可外传,你去找兽医堂的那帮人,岂不是宣天下而告之。”

兽医堂,是修仙城专门治疗兽医的药堂。

堂主李斐然化神期高手,一心醉于医术,痴迷兽之道。

堂内医师仅有四人,皆是高阶修士。

他在旁边椅子上坐了下来,唉声叹气。

“再看看吧,若是今晚还不吃,就死马当活马医,去找个兽医来看看。”

“是!”

那头苏青帮李婶备好晚饭,正在厨房用食。

“吸溜吸溜~”

她同李婶坐在小厨房内,一手捧着碗,一手执筷,大口大口地吃着面。

面条劲道爽口,哨子香辣鲜甜,别提多美味了。

“李婶,你做的这个杂酱面可好吃了!”一边说着,一边又吃了一大口。

她觉得李婶的手艺同京城面条王有的一拼,好久没吃到如此地道的杂酱面了。

“是嘛!”听到自己的手艺被夸赞,李婶笑开了花,她看着苏青狼吞虎咽的样子乐笑不疲,“你慢点吃,锅里还有。”

“再来两碗我都能吃得下!”

“吃!管够,哈哈……”

“李婶做了啥好吃的这么香?”谈话间一道粗犷男声乍然响起。

苏青抬头望去,来人一身灰白布衣,腰佩断刀,身强体壮,面容憨厚。

“马二来啦!”李婶见他来了,笑着起身相迎,“吃了晚饭没有?李婶做了杂酱面,我给你盛一碗去!”

说着就去拿碗。

“不用不用!我已经吃过了,改天再来尝尝李婶的手艺,还是红烧肉来劲儿,哈哈!”

他直摆手,言语间满是熟捻,似是同李婶很是亲近。

“好,改天做了红烧肉亲自给你送去。”

“多谢李婶,吃的可都做好了?”

李婶知他来意,进了厨房提了食盒出来递给他,“早就做好了。”

马二接过食盒,“辛苦李婶了。”

虽然他看着人高马大,五大三粗,但为人谦逊有礼,对李婶满是尊敬。

“嘿,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李婶做这些都是应该的。”李婶嗔怪道,但面上看得出对马二很是喜爱。

她凑近拉了拉马二衣袖,正声道,“马二啊,你莫怪李婶多事,我瞧这几日阁内可是有人不喜食?

这小妹子同我说她通些药理,小时她娘便是如此,得了一偏方,便大病痊愈。

若是你们不方便去外面寻大夫,让她去瞧一瞧可好?”

马二听闻若有所思,转头看着苏青,她正埋头吃着面条。

开口问道,“你通药理?”

苏青见他问自己,立马抬头,睁着大大的眼睛,眼里满是疑惑,嘴里还含着面条,样子憨憨的。

“通……通一些。”

“那你跟我走吧!”说完便提着食盒走了,还不忘给李婶打招呼。

苏青赶忙再扒了口面条就跑了,“多谢李婶!”

出了院子苏青一路跟着马二到了灵渊阁另一侧偏院。

她一路思绪万千。

如果按照自己的猜测,那些吃食应该是给通天兽做的。

难道通天兽藏在院里?

可她明明用灵识早就探了这里,就是普通的院子。

难道不是给兽吃的?真是给人吃的?

突然马二停了下来,苏青赶紧停步,一看才发现到了一间房门外。

马二推门而入。

苏青站在门外心里直打鼓,万一猜错了怎么办?

算了,来都来了,能唬一个是一个。

她心一横,跟着进去。

这是一处书房,房内置一檀香木桌,桌上置有文房四宝,墙上挂满了字画,书香溢室。

马二在书房的茶案上坐了下来,给苏青倒了杯茶。

“坐!”

苏青见他一字一句,不容拒绝,闻言立马坐下,心里拿不定他是什么意思。

不是看病吗?

这房内既没兽又没人,给谁看病。

“喝!”

毫不客气的命令,苏青只好端起茶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