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天府修仙传 > 第八卷 重拾修炼 忠诚

来到牢房时,那些弟子正吵成一团。虽然被分开了,动不了手,嘴上动的也挺勤快。

看守牢房的小弟都快哭了,萧晨安慰地拍了拍他的头,让他下去了。

阮瑀满脸惊奇,“他们不该团结在一起吗,为什么还打架吵架?”

玉天仇给他一巴掌,“你傻啊,怎么说也是不同门派的,有着血海深仇呢,怎么可能真正联合起来。”

萧晨摸着下巴看着那些人,突然来了一句,“师兄,悠然宫投降的那些人怎么样了?”

玉天仇冲他眨眨眼睛,萧晨了然。有时候,懦弱比任何事情都要可怕。

既然那些人早就被处理了,萧晨也松了一口气,看着牢里嚣张无比的诸位弟子,扶额,这群家伙真的是很有能力的核心弟子而不是菜市场上卖菜大妈吗,为什么吵架功力还这么深厚啊。

“你们把那些人一个一个单独带到密室里,我有事情同他们谈。”萧晨对狱中的几个弟子说道。

这些弟子认识萧晨,又有玉天仇和阮瑀在场,自然顺从地去了。

“你真打算把他们的记忆全都抹去?”玉天仇问。

“差不多吧。”萧晨道。

“这个,真的能行?”阮瑀想了想道。

“没什么不行的。”萧晨就是,既然决定了,就要毫不犹豫地去做。

第一个人被带进了密室,他有些叫嚣,并且不太服气的样子。看着萧晨这副从未见过的生面孔,啐了一口吐沫,道:“你是哪里冒出来的,不要以为你们抓了我们就可以为所欲为,老子不怕你们!想要做什么就做,老子不怕你们严刑逼供。”

看着他狰狞的表情与颤抖的双腿,萧晨冷冷一笑,怎么悠然宫竟然有这么多废物,天知道他费力抹去他们的记忆究竟是不是什么好方法。

不过既然打算做了,一切也都将没有回头的余地。

双手一挥,不同于以往的银色光芒倾泻而出,直接落到那人的头顶。只见那人一开始只是稍稍皱了下眉头,继而似乎一阵眩晕一样,眼神变得迷离起来,这样的情况也没持续多久,不一会儿,他头顶上的银圈逐渐褪去,眼神渐渐恢复清明,却多了一丝茫然。

“我在哪里?”他有些呆愣的看着四周,问。

“你在流云宗,你是流云宗的死士,名叫赤。”萧晨缓声道。

萧晨的富有磁性的声音宛若悠扬的乐章一般深深刻在了那人的脑海中,似乎疑惑了两秒,那人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挺了挺身姿,对萧晨鞠躬,“是!”

萧晨点点头,示意他出去,门外自有玉天仇和阮瑀安排一切。

后面一个接一个的弟子被送进密室,萧晨的手心发出一道一道的银光,二十次之后,他感觉自己内腹灵气不足,整个人似乎都飘了起来。

闭了闭眼睛,萧晨脑海里想起秘籍最后一页的几句话,大致意思是,这种伤人伤身的武功,最多可使用三十次,多于三十次,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而对于萧晨来说,还有将近二百个人等着他清洗记忆,但是,现在以他的身体状况,绝无可能。

这时候,玉天仇走了进来,他似乎发现萧晨的异样,问:“师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他的眼睛就像鹰隼一样,直直地望着萧晨。

萧晨怎么看不出他的执着,只能稍稍按了按额头,“我的功力只允许洗去三十个人的记忆,并且以后再也没有使用的可能。但是现在,”他摇了摇头,“我恐怕根本支撑不到二十五个。”

虽然天府的藏书阁里的功法基本上都适合他修炼,但是因为他本身的修为并没有到一定程度。这次修炼移花接木早就已经透支了他自身相当一部分灵力。虽然这功法相对也带给他一些好处,但是用多了,损失的也是他而已。

“靠,你不早说,你都这样了还真想把那二百多人全部收为己有啊,那根本不可能!”玉天仇大声道。“平时看你小子一副精明的样子,感情就是个傻缺啊。”

“你怎么说话呢!”萧晨瞪他。

玉天仇似乎也感觉到自己说话过重,“你他妈的不要光想着那些人才会不会浪费,不能为我所用,留着也是祸害。你停止吧,剩下的人交给我,我全给处理了,省得你一不小心搭上命!”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萧晨笑笑,“我还是有底的,不然真把自己搭上?我又不是傻子。”

“不过还是算了,那些人确实没办法留了,你想个好办法,一次性处理掉吧。”萧晨按了按额头道。

“这件事我管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奶奶的,没想到处理记忆竟然这么费力。”玉天仇一边念叨着一边出去了,萧晨自然知道他究竟去干嘛。

既然密室里没人,比他房间还要安全,萧晨索性直接坐下来,进入了天府。

来到藏书阁,直接进了练功房,他现在主要是恢复元气。好在练功房里放了不少灵丹妙药,吃了几颗再运功一个大周天一个小周天之后,萧晨终于觉得腹腔内那些消失的灵气渐渐回来。

真是不容易啊,萧晨在心里感叹一声。看看时辰,貌似已经过了三个时辰,萧晨连忙出去,不然又是他失踪的消息传出来,不说别人,就他家那三个丫头片子便很不好对付啊。

萧晨出来时,发现外面的时间竟然只过了一天,玉天仇以为他在密室里修炼,也没说什么。不过,为什么时间又开始过慢了呢,如果说上次是因为他的情绪的控制,那么这次呢,究竟是因为什么,萧晨确实感到疑惑了。

趁着还有些时间,他再次进入天府,冥想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从天府出来,外面只过了半个时辰。

“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萧晨自言自语道,既然想不通,他打算把几只虫子叫出来问问。

“我问你们,天府里的时间究竟是靠谁控制?”萧晨劈头就问。

“这个,就是老大你啊。”爆眼蟹道。

“可是时间是我随意可以改变的吗,为什么我让他静止他却不静止?你们几个不要想着骗老子,最好从实招来,要不总有一天老子把你们全部踩死!”

“不要啊老大,其实是这样的。天府的时间确实是由天府的主人控制不假,但是这也要看情况的。比如前几任主人,他们只能偶尔进行时间操控,甚至有的根本驾驭不了天府内的时间。归根到底是主人与天府没达到完全的融合。”七星瓢虫说道。

“怎么才算真正的融合?”萧晨问。

“这个,其实就是你在天府里呆的足够久,然后修为达到一定水平。现在主人的水平是在练习鸿蒙易经的初级阶段,其实也不过比起步期稍稍高了一点而已,当您达到中级水平的时候,也就差不多和天府能够很好的融合了,到那个时候,就可以随意控制和支配天府范围内的时间。”

“原来是这样。”萧晨了然,“好了,这件事就先这样,你们去仙界找几个能治病的仙人过来给我,我有用。”

几只虫子连连点头。

“最好给老子快点,慢了的话看老子不灭了你们!”

几只虫子哆嗦着点头。

安排好之后,萧晨又搬了几坛子灵酒放到密室里,他发觉这里的隔音效果很不错,虽然灵气不太充沛,但是把北宫信宝库里那几颗聚灵珠拿来应该也就差不多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要帮那些弟子筑基,筑基成功之后,他要去出云一趟,见识见识这传说中的大国究竟是个怎样的景状。

至于处理悠然宫,灵兽山和极魔堡的问题,就先交给玉天仇他们去做了。等到他回来之后再做最后的统筹,现在他就是要让他们先放松警惕,三个月之后,看他不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第二天,萧晨去找了北宫望。

“爷爷,今天是筑基的日子,我挑选的那些人都很有潜力,不过,如果您还有看着不错的,也可以提出来。但是宗主大人的建议我就不好采纳了。”

萧晨这么说既是表示自己并不是独断专权,也给了北宫望面子。北宫望自然明白自己那个傻儿子搞得那一套,点了点头,“我确实还有几个不错的人选,一会儿让信儿把人名单给你。”

其实是萧晨帮助弟子筑基,无论他打算帮谁都是他的自由,不过既然是一家人,那也没什么客气的。况且北宫望毕竟活了不少年,对人性了解的极为透彻,此时推荐的定是能当大任的人。

和北宫望说过之后,萧晨直接找到北宫信要聚灵珠。

这聚灵珠在仙界算不得什么好宝物,但是在人间还是颇为值钱的东西,甚至可以用无价来形容。

想到要拿出自己的宝贝,北宫信这个心疼啊,这个不愿意啊。

但是,谁叫萧晨拿着他老爹的手信呢,这小子是知道他舍不得才故意去找他老爹的吧。

拿出四颗聚灵珠交给萧晨,北宫信嘱咐道:“一定好好好保管啊,一定要啊!”

萧晨白了他一眼,“再给我些洗髓丹。”

“你要多少?”这小子其实就是老天拍下来克他的吧,为什么总是侵占他的财产呢。

“五六十颗吧!”萧晨开口道。

“五六十颗,你打劫呢?”北宫信震惊到。

萧晨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宗内每月发出的洗髓丹至少有上千颗,我要五六十颗你都不肯给?”

被说中的北宫信无语,只能默默掏了五十刻洗髓丹出来。

萧晨看着,也没拿,“鉴于你之前不诚实的表现,现在翻一番,一百吧。”

北宫信望着他,这小子总是来这一套,但还是又拿出了五十颗,“妈的,你最好给我好好利用这些丹药。”

“这是当然,我利用的肯定比你彻底。”留下一句巨打击人的话,萧晨潇洒而去。

因为很早之前就交代了玉天仇要怎么做,所以这次布置的很妥当,再加上有阮瑀的帮助,事情更是简单了不少。

但是毕竟筑基是一件颇为费事费力的事情,萧晨把拿到的四颗聚灵珠放进天府,让它们吸收灵气,现在他的练功室里面的灵气很足,随时都会产生。没多久,萧晨将聚灵石从天府中拿出来时,几颗聚灵珠都已经吸得满满的了。

萧晨直接进入了密室,将四颗聚灵珠放在密室的四个角落里。密室里最隐蔽也最安静,且萧晨之前让天府里的仙帝观察了这里面的方位,确定了聚灵珠的最佳摆放地点。以便让筑基的弟子最大限度地吸收灵气。

布置好一切之后,他示意玉天仇放进两个弟子来。

两个弟子进来,一个青衣,一个蓝衣。在流云宗,青衣代表了精英弟子,蓝衣代表了核心弟子。此时的萧晨仍旧带着面具,两个弟子鞠躬,“参见前辈。”

萧晨挥了挥手,“大家都是兄弟,不用太过客气。”

两个弟子稍稍松了一口气。

“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了你们两个吗?你们不是所有底子里面功力最高的,也不是最果决最勇敢的,但是,我看中的是你们的忠诚!”萧晨缓声道,“我需要的是对流云宗真正效忠的弟子。”

“流云宗给了你们安静的环境进行修炼,现在我又帮助你们筑基,那么,接下来的日子,我给你们机会展现自己。要知道,你们的努力,也代表着流云宗和你们的明天。”

两个人同时点头,“前辈放心,我们一定会努力的。”

萧晨满意地点点头。

“好了,你们现在坐下,凝心静气,运行一个小周天,将所有灵气沉入丹田,注意吸收周围的灵气,同时我也会帮助你们增加灵气,遇到过不去的坎,我会祝你们一臂之力,现在,你们最重要的就是心无旁骛。”

二人点点头,马上坐下打坐。

时间过去了不短,两个人额头上都沁出虚汗,萧晨看了看聚灵珠里面的灵气,还有一半多,至少还够四个人进行筑基。

他伸出手,两只手掌放在二人的头顶,掌心不断冒出热气,两个人几乎同时颤抖起来。萧晨屏息,继续注入灵力。大概一刻钟的时间,头顶上的热气慢慢消失,萧晨这才缓缓收手。接下来,靠的就是他们自己了。

筑基过程中很容易出现意外走火入魔,虽然有萧晨在,但是一切还是靠自己。所以,当萧晨做完自己该做的之后,也找了个地方开始打坐。在外界打坐的效率远比不上天府内,但是现在他必须在这里看着他们,就算效率低,也能恢复一些元气。

最后,当密室中二道白光闪过,地上的三人同时睁开了眼,萧晨缓缓起身,将角落里的灵酒倒出两碗给二人,“现在把这酒喝了,对你们有好处。”二人听话地喝下,果然感觉到从小腹内缓缓升起一股热流,身体舒服许多。

萧晨又给了两个人几枚聚灵丹和他天府内做出的灵药,“记住,你们现在虽然成功筑基,但也不过才刚刚开始而已,要达到金丹化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平心静气。我给你们半年的时间修炼,这期间不会让任何事情打扰你们,但是你们至少要给我将修为再上一个层次,知道了吗?”

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郑重点头,“绝不辜负前辈的厚望。”

萧晨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这就好,流云宗可还指望着你们呢。”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后面的事情变得好解决多了。但是由于两个人筑基便消耗了将近一天的时间,所以萧晨也需要休息一下。他告诉玉天仇外面派人守好,每天放进二人进来,这次他选择了二十个人,再加上北宫望的五个,一共是二十五个,所以要消耗十几天。不过这个进度已经让萧晨相当满意了,其实他估计的还要多几天。

由于消耗了大量灵力,萧晨还是去天府恢复元气去了,毕竟那里面灵力更加充沛,对他来说最适合不过了。

时间过得飞快,十几天里,萧晨帮助二十四名弟子成功筑基,另有一名,身体太过虚弱的缘故,受不住筑基时强烈的灵气冲击,几乎奄奄一息。萧晨废了不少丹药和灵酒才把他救活,但是恐怕以后再也不能进行修炼了,真是可惜了一颗好苗子。

无论怎么样,二十四人成功筑基,只有一人出了差错,这让萧晨感到满意,毕竟放在以前的话,能够成功筑基的弟子简直屈指可数。而且,因为萧晨的帮助,使得他在流云宗的地位一路水涨船高,几乎超过了北宫信。

与霓云裳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月,萧晨打算好好修炼一下,流云宗内的事务交给玉天仇,宣默和阮瑀去处理。这让玉天仇很是不服,他也是要练功的好不好,而且萧晨帮那么多弟子筑基成功,他,阮瑀,和宣默也没能近水楼台,这他妈多让人心烦。

“你他妈知道个屁,等老子功力再提升一些,直接帮你们金丹化体,你们就筑基这么点要求啊!”萧晨忍不住爆粗口。

“呦,师弟别生气啊,师兄这不是和你开玩笑呢吗?”要说变脸,谁也比不过玉天仇。

萧晨不屑地哼哼,没搭理他。

“师弟好好修炼,师兄的未来就靠你了!”玉天仇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奶奶个熊!”萧晨生气地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既然他打算闭关,就一定会通知众人的,包括那几个未婚妻。

几个丫头也算得上明白事理,没有人来打扰他。倒是有几个长老看不过前来叫嚣,让北宫信拉走了。笑话,萧晨现在的地位如何,他们心里应该清楚得很,动他,光成千上万的弟子就不同意。

萧晨进入天府,练功房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绿气,问了问味道,也没什么特别的。萧晨把白胡子老头揪出来,问:“这些绿东西是什么,一点味道都没有?”

白胡子老头进不去练功房,自然也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绿气,只能凭借着脑子里的知识道:“可能是归元丹气,这是比普通灵气还要强大的有助于修炼的另一种灵气,这种灵气的出现也意味着主人的功力可能再次提升。”

“功力提升?我怎么没感觉?”萧晨疑惑道。不过既然没什么害处,相反还有助于他练功,那也就没有什么追究的必要了。

回到练功房,萧晨重新打坐。他确实没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息有什么提升之处,然而,运行了一个大周天之后,通过内视,他发现自己腹腔的灵气确实浓厚了许多,而且也变成了绿色。

萧晨了然,原来这练功房里面的灵气是随着他功力的增长而变化的。这样的话,继续修炼也容易多了。一本鸿蒙易经摊在腿上,萧晨深吸一口气,开始修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