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施主想算什么?”

听到老和尚的话,中年男子轻轻一笑,有抿了口茶,若有所指地说道:

“在下想算的可以先放一边,不知道大师想算什么呢?”

听到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老和尚嘿嘿一笑,这个答案挺有意思的。

“老僧早就看施主身后福气几乎凝成祥云,果然是福缘深厚之人,今日老僧便为你算上一卦。”

中年男子倒是对老和尚的说法很感兴趣,好奇地问道:

“大师将能被自己算卦的人,称作是福缘深厚?”

“那是自然,老僧的算力当世都鲜有人能胜之。”

中年男子皱了皱眉头,点了点头,答道:

“原来如此……”

老和尚抚掌而笑,摇头道:

“施主可没有明白,老僧所言,并非自夸,而是事实,对于时间绝大多数人而言,知晓命运本身就是一件幸事,而老僧,是世间最能帮他们接近命运的人之一,老僧算命,全凭心情,所以可以说被老僧所算之人,皆是福缘深厚之人!”

老和尚这句话是真的没有自夸,虽然他有这个自信。

对于他而言,能被他算的人真的是福缘深厚,要知道,很多修为比他还高的人来找他算命,他都没有同意,甚至同门的请求,他也是按心情来。

从这个角度来说,能被他所算之人,那是真的当时仅有,福缘深厚。

中年男子摇摇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问道:

“那么请问大师,到底何为命运?”

老和尚皱起眉头,沉思一会儿,回答道:

“命运到底为何,我无法为你解释,因为你一定理解不了,事实上我自身也只是了解了其中一部分,仅此便是世间数一数二的术算高手,我能告诉你的只有几点——”

中年男子身体前倾,认真听他说到。

“命运是真实存在的!”

“命运是绝对正确的!”

“命运是可以更改的!”

“这三点,是世间所有术算一道登堂入室之人的公认,被称为命运的三大定律!”

“真实存在……绝对正确……可以更改……”中年男子默念着所谓的三大定律,一时有些沉默。

老和尚却不怎么在意,笑着说道:

“这些东西理解起来极为困难,不如老僧先给施主算上一次?”

中年男子自然不会拒绝。

老和尚拉过他的手,仅仅是搭上的一瞬间,便仿佛是看到了尸山血海一般,他眼神一凝,略显诧异地看了一眼中年男子。

这男子相貌堂堂,性格温和,面含笑意,实在是看不出刚刚那副场景。

老和尚若有所指的说道:

“看不出来啊,施主看上去斯斯文文,没想到杀性这么重!”

中年男子却仿佛对老和尚话中的质问毫不在意,只是由衷赞叹道:

“大师果然神算,不用生辰八字居然就能算到这一步,不愧是当世仅有的术算大师。”

“至于大师刚刚所言之事,”他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大师又焉知那是祸是福呢?”

老和尚沉默了一下,然后像是默认了一样不再言语。

事实上,他并不是被中年男子的说服,只是刚刚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宗门,想到了整个修仙界。

即使是那些正道,又有哪个不是手上沾满无辜者之血呢?

也许,只有像落剑宗那样完全不理会外界的宗门,才能算是苍生之福吧。

老和尚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拉着中年男人的手,仔细为他看相,同时有些意兴阑珊地说道:

“施主还是说说自己想算什么吧……”

中年男子虽然略有遗憾,但也知足了,想了想,便说道:

“我想找一个人。”

“和人?”

“不知。”

“不知?”

“嗯……应该是个女人,年纪可能不大,算了,这条不算……”

老和尚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

“施主你这不是什么信息都没有嘛,算了,老僧就认真替你算算吧,只是施主所给的信息实在太少,若你们之间因果不大,便算不出什么东西。”

“无妨,我找这个人本来就只是一时兴起罢了,算不到也无妨。”

“只是因果……”他想了想,笑道,“我有预感,我与那人之间的因果,应该不会小。”

老和尚没有继续说话,只是拉着他的手看相,然后放开,闭上眼,双手不断掐算。

中年男子也没着急,只是笑着看着他施法掐算。

只是渐渐的,老和尚竟然慢慢皱起眉头,最后一脸错愕的睁开眼。

“看来我与那人没什么因果了……”中年男子略有些失望地说道。

却见那老和尚摇摇头,然后竟取出一串念珠,继续开始施法卜算。

如果了解的人就知道,老和尚这次是真的动真格了,连本命法宝都请了出来。

只是,他越算,眉头皱的越厉害,最后竟撂下念珠,满脸惊诧地睁开眼。

“灵域守护者?这个时间出世?难道是宗门那边?不对,不对,那边明显不够格,那是?”

接着,中年男子便发现那老僧用一股看神仙的表情看着他。

这是他完全没想到的,稍稍有些好奇地问道:

“大师是算到了什么吗?”

“我算到了命运!”

中年男子:“???”

“这,有什么不对吗?”

老和尚,深吸一口气,然后一脸严肃地强调道:

“我算到的不是谁的命运,而是命运本身!那个变化无穷,有绝对正确的存在,而我算到的,是错误!”

“这,不是说命运绝对正确吗?”

“不,有一种情况,命运是会出现错误的,这些东西你现在还理解不了,”他想了想,然后强调道,“你必须记住一点,你日后可能会遇到某位无比恐怖的存在,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中年男子看到一直有些玩世不恭的老和尚,居然也露出了这么严肃的表情,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答应了老和尚的要求。

老和尚还是有些心不在焉,中年男子心中心思急转,也不急于一时,便一边喝茶一边等老和尚回过神。

终于,老和尚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把抓起一旁的酒杯,一饮而尽,打了个酒嗝,随后慢慢恢复了开始那副游戏人间的神情。

“抱歉,老僧刚刚失礼,让施主见笑了!”

中年男子笑了笑表示无事,随后又问道:

“那么大师,既然卦算完了,那在下先行告退了。”

这时,老和尚却伸手拦住了他,然后向着一旁喊道:

“小二,刚刚那桌菜,给我在上一份一摸一样的!”

随后他有笑眯眯地看向中年男子:“施主不会差这点钱吧?”

男子失笑道:“既然答应请大师一顿,那必然是管够的!“

“好,施主大气!既然如此,施主赠我两桌菜,我再为施主算一次!“

“哦?大师刚刚不是没算到吗?“

却见老和尚摇摇头,笑着说道:

“这你就不懂了,老僧虽然无法为你算到那人,但是还是可以算算其他的。”

中年男子也不懂他什么意思,就这样等着他继续操作。

老和尚又拿起桌上的那串念珠,擦了擦上面的菜油,然后握在手中念念有词。

不一会儿,老和尚又睁开眼,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老僧虽然算不到那人,但是却可以算算陛下的吉时!”

中年男子自动忽略掉老和尚的称呼,好奇地问道:

“那么大师您算的结果如何呢?”

老和尚用手沾了沾碗里的酒,然后在桌上写下一个时间。

“此日便是陛下的吉时所在!”

中年男子看了眼那个日期,随后又被老和尚擦掉,他有些好奇地问道:

“那么请问大师,那一日我需要做什么呢?”

老和尚却摇了摇头,笑道:

“所谓吉时,自然是诸事大吉,那一日你随意做什么都行,吉时就是吉时,不会改变。”

中年男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见老和尚没有说其他话的意思,便准备起身告退了。

“大师您慢慢吃,若是不够我再去点一桌,若是够了,我便先行告退了。”

“走吧走吧,我这种秃驴就不打扰你的宏图大业了。”

中年男子笑了笑,随后起身离开了醉仙楼。

……

他离开醉仙楼后,又在街上逛了一会儿。

忽然,一个与他眉眼间有几分相似的男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陛下,你可不要想跑了!”

中年男子转过头,笑眯眯地看向来者,说道:

“不用担心,朕答应过你,况且朕要做之事还未成功,自然不会到处乱跑,倒是你们,有没有抓住那个小贼?”

“那种贼人的事情,不饶陛下担心,我自会派手下去找。”

“哈哈哈,那就是没找到了,没想到你也会有吃瘪的时候啊!”

来人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用极小的声音说道:

“如果你真的走了,我也许会开心一点。”

中年男子自然是听到了他的低语,却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了。

“总有人要去做的……”过了良久,他说了这么一句,便不再继续。

来人也没有继续说,只是跟着他回去了。

……

黄州城著名的春香楼。

一个唇红齿白的俊少爷,满身酒气,被两个美人搀扶着,一摇一摆地走出春香楼。

少爷一手搂着一个美人,看得周围行人一阵嫉妒。

“周少爷,以后常来玩啊!”

他身边一位美人在他怀中娇滴滴地说道。

俊少爷从善如流,满口答应,还不忘在美人屁股上揩一把油。

遇到这种出手大方,长相还俊俏的阔少爷,春香楼的姑娘都很开心,这边两个搀着,身后还跟着一大票挥手送别。

“周少爷,记得经常来看奴家啊!”

“周少爷,奴家一直等你!”

姓周的少爷色迷迷地看着身后的美人,拍着胸脯担保道:

“一,一定啊!各位,妹,妹妹一定要等好哥哥我啊,欸嘿嘿……”

在好妹妹们担忧的眼神中,周少爷一摇一摆的走了。

只是这些好妹妹们不知道的是,她们的周少爷,走到下一个街口时,身上酒气已经一消而散,在走过一处街区,钻入一处小巷内,再出来时还哪有什么周少爷!

……

客栈房间内,周晓晓用被子把自己裹住,一边打滚一边哀嚎道:

“啊啊啊啊啊啊,我脏了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