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古算经》不要了,这么难的题,谁看呀。”

“谁说不看了?”谭云星道,“这是举人考贡士要的算术书册之一。”

“不然洪涝了,堤坝沟渠你修啊?这都是做官的必备功课。这你都不知道,你还想陈安考过呢?”

……

“你知道这么多,你咋不学啊?”

谭青青忍不住横了谭云星一眼。

“你学,你考。也省得我去教养陈氏三兄妹。”

说到学习,谭云星就开始打马虎眼了,并且还嘻嘻哈哈的与谭青青推诿起来,“我不也是瞧着头疼吗?我不是读书的这块料!”

那这么多废话!

“你说的书全买下来,没有个十两下不了地。还是先完成第一步,考秀才。其他的暂时放一放。”

从梧州城到渝州城,至少要两三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可以先在路上,教陈石陈花识字。

陈安则可以先把其他的书籍看全。

等到了渝州城,就可以去拜托先生,来教陈安明经。

谁知,谭云星却“呵”嗤了声。

然后从衣袖里,摸出了个银钱袋子。

一边极尽炫耀自己有钱,一边又是一副欠扁的嚣张样儿。

“没钱用呀?求求哥哥呀。乖娃子,叫声好哥哥来听听!”

谭青青,“……”真是跟现代的三堂哥,一模一样的欠抽。

“你爱给不给。”反正谭云星推荐的书,谭青青暂时也不会买。

谭青青只是向书肆老板道,“给我包一套笔墨纸砚,不要太贵,也不要太便宜的那种。一般般就好。”

书肆掌柜的也是没搭理谭云星,立即向谭青青介绍了几款中等的墨、砚。

“普通人家呢,一般都用这种淌池砚,因为石料材质一般,也没有什么雕花雕刻,做工简单,价钱便宜,所以颇得文人墨客的喜爱。”

“虽然它便宜,但是您放心,只要不用非常大的力气去砸它,它都不会破损。很耐用!”

“多少钱?”

“两百二十文!”

都二钱银子了还不贵。

“行吧,给我包起来。”

“客官,笔墨纸要吗?普通的笔三十文一支,普通麻纸呢,一刀六十文,一刀一百张。墨条,普通的也是一条二钱银子。”

“还有笔洗,笔架,镇纸,砚滴,印章,印泥……”

“停。”

听到后头那一大串,谭青青头都快大了。

“就普通读书人用的。不要搞那么复杂。”

“行,我看客官您买的东西还挺多的,要不我给您来个打包价?”

书肆掌柜拿着个算盘,在那儿啪啪直算,“承蒙惠顾,一共是三千七百一十文,十文就算了,我给客官省去。客官您付我三两银子外加七百文钱就够了。”

掌柜只跟谭青青算了《大学》、《中庸》这两本书。

算术的《九章算术》和《孙子算经》也并未跟谭青青加上。

想来,这些应该是去渝州城,教书先生再去指导是否要买的教材。

瞧着这书买下来,手里头还有富余,谭青青又看着书架上摆放着的五经,陷入了沉思。

谭云星却笑骂起谭青青的贫穷来,“瞧你,才两本书,就让你犯了难。你是不知,大姑和小姑家里,书都成堆了。”

“你听我的,四书五经全套,十两银子。其他的训诂什么的,倒是可以去大姑小姑家抄录。”

“那怎么就不能全抄呢?这样银子还都省了。”谭青青虽然这么说,但其实也就是吐槽一下。

毕竟真要让陈安去抄,谭青青也有些心疼。四书五经字数这么多,光是抄主课教材,就得抄好几个月吧?

而且,谭青青怎么总感觉谭云星在瞎出馊主意?

这人好似总在怂恿她多花钱。

“私塾又不是你一人去读。城中好些个公子小姐们,也要去读的。咱家的读书人虽然可以不富,但也不能太掉链子不是?”

“不然你想想,人家都是好好的一厚摞子装线好的书册。就咱们,抄录的麻纸堆漫天飞。在堂上,不也影响人家先生教学吗。”

“那你到底啥意思?”

“我的意思是,咱先买一套墨宝,先让陈安把这字给练练先。”

……

一会儿改三次主意,也是秀的很。

“掌柜的,先买一套墨宝吧。书就算了。然后给两幅字帖。”谭青青最终拍定是,不要书。

掌柜也没跟谭青青生气,而是帮谭青青把笔墨纸砚给包好。笔墨纸砚,相比书籍而言,实在是便宜太多。总共不到五钱银子。

谭青青把墨宝交到陈安手上,让陈安先回去放到车厢里。

自个儿则继续逛这梧州大街。

本来他们是要去醉仙楼下馆子,谁料谭摘星走到一半,看到打铁的,竟不肯往前走了。

“五丫,你不是答应我,说要帮我打一套铁器的吗?”

瞧着谭摘星在打铁铺前驻足,陈石对这刀啊,剑啊的,也很感兴趣。

“青青姐,我想要一把匕首。”

陈石瞧了瞧那价钱,两百文。立即补充,“两百文算我借青青姐的,以后等我赚了钱,就还给你!”

谭青青瞧着陈石才不过个萝卜头,就想要买像匕首这样的杀伤性武器,就问他,“为什么要买这个?”

“我想拿匕首保护我大哥小妹,还有青青姐!”

瞧着陈石这么贴心,谭青青于是把从马匪那儿搜刮的匕首给了陈石,“拿着吧。这年头,能用抢的,就不要去买。尤其是坏人的东西,那就更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陈石接过匕首,立马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谢谢青青姐!”

“嗯,乖。”

至于谭摘星要的飞镖,谭青青身上确实没有,只能重新购置一套。

“订一套镖器。大小型号,各种类型都要。”

“那客官您什么时候来拿?”

他们就在梧州城停留三日,三日后,就得出城赶路,所以谭青青对铁器铺掌柜的道,“后日能拿吗?”

“能!一共是七钱银子,您可以先给个二钱,做订金。”

谭青青付了订金,这才回过身来,瞧着四姐。

“行了吧?如你的意,帮你定了一批镖器。开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