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郁淮野反派值上升3%。】

洛遥声察觉到了不妙,这不仅仅是因为反派值上升。

电光火石间,脑中一缕思绪闪过,洛遥声终究是抓起了郁淮野在期望的东西,她想到的那一瞬间便将答案脱口而出——

“你要修剑诀?”

哪知,听到答案的郁淮野却似乎并不满意,他眸中的情绪愈发浓郁,语气也不似平常那般,他再次重复道:“你忘了。”

嗓音沙哑暗沉。

这次是笃定。

郁淮野的眼眶耐不住地转了微红,他沉默地低下了头,藏起了眸中几近肆虐的阴郁和压抑。

他忘了。

这个人类忘了。

忘了他们之间第一次做下的约定。

这个人会忘了他,会丢弃他……

都是假的……

都是骗他的……

也是,谁会把对一个玩物随口说的话放在心上。

他不过是……

【提示,郁淮野反派值增长5%。】

“淮野。”

洛遥声的手搭上了郁淮野的肩,轻声道,“抱歉,是我的错。”

道歉的话如日出雾散般莫名掀开了郁淮野心中那些不好的念头,他愣怔地看着怀中的被褥,没想到洛遥声会同他道歉。

道歉?

向一个玩物道歉?

这个人类又在……耍什么花招。

窗外,枝头的鸟雀叫得欢畅,也叫得郁淮野心烦。

让他都不能专心讨厌这个骗子人类了。

郁淮野的手悄悄拽紧了被褥。

一个册子在这时被洛遥声放到了郁淮野面前。

郁淮野看着册子,眼眸微眯,带着讥诮。

就拿个破册子糊弄他?

不过,这册子好像……有点眼熟。

“这是剑诀,原版没了,我重新默下来,花了一点时间,不过这还只是入门部分。”

见郁淮野没什么反应,洛遥声也未催,她伸手挨着一页一页地翻给郁淮野看,边翻边道,“完整的剑诀还得再等一段时间,在那之前,入门部分应该够你练的了。”

郁淮野盯着洛遥声纤长的手指移不开眼,喉结上下滚动,他突然想起了前几个深夜,洛遥声伏于桌案前,写着些什么的画面。

所以……他就是为了给自己写这些东西?

从洛遥声答应郁淮野的那一刻开始,便一直将此事记着,不然这段时间也不会天天晚上都睡那么晚。

郁淮野一直以为……是洛遥声不愿意同他睡在一处,才故意熬这么晚。

【提示,郁淮野反派值下降4%】

“给我的?”

郁淮野抬头,对上洛遥声的目光。

洛遥声看着郁淮野眼尾的一点儿红,还有眸中的“希翼”,叹了一口气。

差点儿把人折腾哭了。

“对。”

洛遥声答道,“只给你。”

“你不教我吗?”郁淮野的耳鳍软软地垂下,眼中带着明显的失落,像是原本明亮的星火一点一点地熄灭。

只是为了迷惑这个人类罢了,不教也(jiu)无我(si)所(ding)谓(le)。

“教的,只是要你先跟着这册子看看,熟悉一下心法。”洛遥声向郁淮野解释道,语气轻缓,“不然直接跟着练容易受伤,等差不多了,我再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