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蓝一白两青年相对而坐。

三壶女儿红很快喝完,只剩桌上几盘小菜。

佟湘玉见状,很是贴心的又送上三壶女儿红。

送完后,不舍得瞅了两人一眼,转头怒吼:“白展堂,你死哪去了!还不赶紧下来招呼客人!”

“来啦来啦来啦!”

白展堂忙不迭往下蹿,凑到佟湘玉身旁:“掌柜的,我跟你说,楼上那黑衣男很可能就是……”

“不急,先去招呼好两位客人。”佟湘玉美眸泛着波光。

“两位?又来客……”

白展堂转头一瞧,直接瘫坐在地。

“展堂,展堂?!你咋尿裤子啦,这么大个人嘞,也不嫌臊得慌。”佟湘玉捂着鼻子埋怨。

这跑堂的啥都好,就是胆子忒小些了。

“陆……陆……陆小凤。”

“陆小凤?你说他叫陆小凤?真是好名字。”佟湘玉眸中春水愈发荡了。

“这陆小凤有什么来历?把你吓成这样?”吕秀才凑了过来。

“这可是江湖近些日子风头最盛的人物!”

“大通假钞案你们知道吧?就是他破的,仅仅用了三天就破获这起上通朝廷,下涉黎民的超级大案,将金衣捕头蒋龙、洛马绳之以法!”

“因为此功,他破格成为六扇门供奉,并强势空降新秀榜第二位。”

白展堂嗓子都在打颤。

六扇门,是朝廷用来制衡或者说试图管理江湖的组织。门内尽皆修行有成的高手捕快,供奉一职,只授予闻名江湖的一流武者。

陆小凤能以二流武者成为供奉,并坐稳位置,其实力、能力可想而知。

江湖有人猜测,他那灵犀一指绝对是不世绝学,哪怕一流武者也难攻破。至于轻功凤舞九天,更是普通一流难望项背。

若非缺少明确战绩,顶替滴水剑成为新秀第一也不在话下。

白展堂是做贼出身,如今隐退江湖,最见不得捕快官差,更别说专门抓江湖人违法犯罪的六扇门中人。

保不齐就被顺手逮了,扔进大牢,十大酷刑伺候。

……

酒过三巡。

尽管双方并未交流,但气氛还算和谐。

“不知东方兄来此……”陆小凤笑着问道。

萍水相逢,喝人酒水,还刨根问底,无疑是件很失礼的事。

可这话,从陆小凤嘴中说出,就显得十分自然,就如朋友间的问候一般。

事实上,也确实没谁会拒绝这么一位阳光、洒脱、倜傥、风度不俗的有趣男人做朋友。

“喝酒。”蓝衣青年惜字如金。

“……”陆小凤一怔,旋即笑道:“确实,酒楼本就该是喝酒的地方!”

他啪得一声轻轻打了左脸一巴掌:“喝酒的时候,也确实不该想其它的?!不然这也太对不起十年份的女儿红了!”

这般说着,扬起酒壶,咕噜咕噜一口喝干。

“可惜我这劳碌命,公务在身,却是不能像东方兄这般享受酒中真意。”

话到这,常人也就该顺嘴接一句是何公务?

然后就能一人一句,畅快聊天,聊着聊着就真成了朋友。

可惜,东方易只是喝着闷酒。

陆小凤有些尬:“看来东方兄今日心情不佳,那陆某也就不多打扰了。下次有机会,一定回请东方兄。”

他抱了抱拳,状似无意道:“对了,陆某近来正在查一伙灭门匪徒,凶残至极,为首之人姓任,是高个青袍。陆某追其至此,若是东方兄有其线索,方便的话,可以通知陆某。”

言毕,转身大踏步洒脱离去。

蓝衣青年忽得停下,凝视着陆小凤背影。

陆小凤此人,可不像跑堂说的那般简单。

来历神秘,出道前,就结识了江湖上许多顶尖人物。武当木道人,少林苦瓜和尚具是其友,并且对其评价甚高。

木道人乃武当立真观观主天一真人师兄,武功甚高,据传不在天一真人之下。

苦瓜和尚乃少林神僧,天湖方丈的师叔,二十年前便是一流巅峰。

陆小凤再怎么风度斐然有趣,可实力不过二流。

龙不与蛇居,凤不与鸡舞!

若非背景深厚至极,岂能得此等这等人物青眼,不惜折节相交。

可惜,二人注定是敌非友,不然能多个帮手也是极好的……蓝衣青年摇摇头,继续喝酒,足足过了盏茶,残酒饮尽,一声叹息。

“真的不多了。”

……

东方易、任我行带着两批人,每人每年得上交六万两银子,两年就是十二万两。加上死去的,这两年至少搜刮了上千万两白银。

尽管江湖很大,但这么多银子,也足够引来有心人的注意。

这情况,最好的方法先藏匿踪迹,暂缓出手。等个几年,风头过了,再出山。

然而神教只把这些人当消耗品,能多捞一把算一把,真出事了。直接把东方易等人抛出去,就像之前的玄天教,血手阁,黑血殿一般,平息江湖正道怒火即可。

前些日子,东方易等人在南方被人盯上;现在,任我行等人在北方也被盯上。

再不摆脱神教约束,大概率撑不到年底,就会被有心人抓住证据甚至现行,掀起除魔卫道风潮。

一帮二流武者,面对江湖各派围剿,岂有幸理?

要摆脱束缚,必须有足够强悍的实力,才能有资格和神教谈条件。

绝顶武者,踪迹难寻,即便有,也多为八大派底蕴,不可能为了东方易等人和魔教对上。

质量不够,便只能数量凑!

欲抗衡绝顶,起步也得一流武者。一流之下,只配当炮灰。

此外,摆脱神教,也只是暂得安稳。

数千上万人的血债不可能真瞒过一世,早晚会被揭露。到时,除非拥有足够强悍实力能够应对围剿,不然也只剩死路一条。

这两事,普通小弟忙于修行争命,没空也没精力思考,只有他这当老大的来抗。

说来也是修行时间太短,至今不到五年,实力有限。若能再有个两三年,赤明九天图有成,转圜余地就大了。

手下兄弟,曲三羊只有小聪明,看不清大势,过于天真稚嫩。

向大熊倒是能看透一些,但想来,他应该宁愿没看透,这样至少可以活得轻松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