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百姓恢复他们的住所。

如今黄岗城内的百姓通过施粥登记在册的一共有一千人左右。

按照百姓口中的数据,以往的黄岗常住人口基本在三四万。

虽说这一千多人对于黄岗而言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即便使他们恢复了生产力也无法在短时间给予帮助。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是治政的开端。

至于熟悉建造房屋的工匠,压根不需要。

这年头的百姓,哪个也能掏出一两门手艺来。

盖房子的事情,基本成过家的都差不多心里有数,毕竟也不是盖什么高难度的建筑。

嘱咐完这一百名将士注意安全,并且指派了专门的人监督进度后,齐衡便回到了城北。

如今黄岗的重心还是粮食。

也是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事情。

没几个月后便要入冬了。

一旦入冬,空气温度太低,土豆就发不了芽。

如今的条件还不满足冬季种植的程度。

所以必须在最后这几个月内将第一批土豆给种出来,填补入冬后的粮食紧缺。

...........................

土豆的种植并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在盯了几天后,齐衡便将事情交给了韩钦。

让他监督着土地的开荒翻新和种植。

而齐衡自己则开始游荡在黄岗周边寻找着什么。

一行七八人,在齐衡的带领下来到了黄岗城外的山脉四处寻觅。

昨天齐衡在施粥的时候,与黄岗当地的几位老人聊了起来。

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了许多关于黄岗的信息,其中有一条就让齐衡十分的惊讶。

黄岗城边上的山脉中有铁矿!

齐衡虽然知道安徽地域矿产资源丰富,铁铜煤炭都有。

但从前一直都没往这方面想。

而这位老者却说,元朝的时候就在这里发现了铁矿,原本是打算开采的,但因为红巾军闹的厉害,就一直没有动手。

到现在更是将这件事给遗忘了。

这消息对于齐衡来说,可是非常大的惊喜。

义军与元朝的正规军最大的不足,就是资源。

比如将士们的铠甲武器等等。

义军一般都是靠着击败元军来获取这些物资,可一旦有了铁矿,那就另当别论了。

他们完全可以自己开设一个冶铁厂,然后通过铁匠锻造来完成给将士装备铠甲、武器等等。

当然,也不仅于此。

还有耕田用的耕具等等。

这些都可以帮助他们快速的提升劳动效率。

可从昨天开始,齐衡就已经带人出来寻找过,却一直没有找到那位老者所说的铁矿。

而那位老者也仅仅只是听说,并不知道详细的地点。

只知道是在城北这个方向。

齐衡骑在马上,对身边的将士们嘱咐道:“我们各自去寻找,如果找到就第一时间来通知我,如果没有找到,天黑后便自己回城。”

“是!”

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散开去寻找,齐衡便下马将马匹绑在了一旁的树干上,自己上山去寻找了。

这周围的山脉面积极大,齐衡虽然也很清楚这种寻找的办法有点蠢,但也无可奈何。

不过也无所谓,等这几日荒地开垦结束后,大部分的士兵就能解放出来,到时候大不了就全部来搜山,总归是能找到的。

山中。

齐衡行走在树林间,一边走一边寻找着道路。

按照那位老者的话,虽然这处铁矿没有被开发,但当时还是有很多人去过的,人走多了自然会形成道路,哪怕中间这段时间荒废了长了野草,也总是能找到一些痕迹的。

所以相比漫无目的的寻找,找一些道路的痕迹更加简单一些。

从一大早,直到夜幕快要降临,齐衡都没有任何的发现,只能是朝城中返回。

可当他从山林间走下,正要赶去牵马时,突然听到一声马叫声传来。

此时天色还没完全的暗沉下来,齐衡远远一瞧,立马看到正有几个人在他的马匹旁边东张西望,还有十多个人正从远处赶来。

看到这一幕的齐衡,立马从自己的背后取下弓箭。

在来到山底时便搭弓上箭,对着前面喊道:“你们是什么人!”

齐衡的喊声惊动了他们,一个个立马取出来自己的武器。

只不过,他们手中的武器都是一些农家的铁具。

看到这一幕,齐衡反倒松了口气。

最起码可以确认这些人并不是什么强盗之类的人。

随着齐衡不断的靠近,在看到齐衡手中的弓箭时,这些人立马警惕起来。

“我们只是过路人,没有坏心。”

其中一人对着齐衡喊道。

“那你们动我的马做什么?”

那人继续说道:“小哥,我们只是路过的,看到这里有马匹就过来看看,没有什么歹念的。”

听到这话的齐衡并没有放松警惕,毕竟他们的人太多了,将近二十人。

“你们往后退。”

看着他们一步步的后退,齐衡来到了自己的马匹身边,将马绳取下,翻身一跃。

随后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是从何而来。”

“我们是湖广德安逃过来,那里红巾兵跟元军正在交战,听说元军破城要屠城,我们不敢待,就往这里逃难来了。”

看着这人脸上的神情不似作假,而且身上的打扮也像极了逃难的百姓,齐衡这才将手中的弓箭一收。

“那里的战况怎么样了?”

难民中一人立马说道:“红巾兵打不过,一直躲在城里,元军在到处攻城,到处都在打仗,到底战况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

齐衡点点头:“逃难来的就你们这些人吗?”

“不是,还有很多,光我们路上遇到的就有好几千了。”

听到这话的齐衡心中一动。

“那你们可以找到他们吗?”

这些难民们左右一看,说道:“能!”

“好。”

“从这里向南,有一城池,名为黄岗,那里如今由我统辖。你们今日可以到城中暂居,也可去寻找那些跟你们一样逃难而来的百姓,带一人前来,可奖你们一升粮食,十人便是一斗。”

“以此为例,带的人越多,奖的越多,我会命人在城中登记,只要登记在册,便可领粮。”

“另外,无论你们是哪里来的难民,到了黄岗,我便给你们提供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