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凰祸之天下伴嫁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片哗然

面对厉安云的质问,牧云楼沉默不语。

人前他虽然媚眼如丝,舞技超群,可内心始终傲气。

这事本就是将军府的人拿他当过河的桥,他肯受着无非也是为了莫忘有个好的归宿,现如今出了状况,要他配合表演,那他可不会装出一副摇尾乞怜的凄惨模样。

团儿背靠着牧云楼,保护他不会被楼上的纪无尘暗算。

见这突如其来的质问和冷场,忍不住拿胳膊肘撞了撞牧云楼的腰。

“说呀!说这事跟你没关系!”

“即便说了与我无关,这些人也是不会相信的!”

关键时候牧云楼当真一点都不服软,团儿的劝告对他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偏偏团儿还不敢转身分神,一是怕纪无尘趁机整什么幺蛾子,二是怕将军府二认出自己来。

这本来就是个计策,厉安云一看就是蒙在鼓里的那个。

也不知道中间出了什么岔子,跑到流云轩来了,这要是被她一下子认出来是厉南凰身边的侍女,嚷嚷起来,这戏真就没法唱了。

好在厉安云也不是坏人,本来她要找的就是张桓,这家伙来不来流云轩都是欺负了大姐的王八蛋,管他牧云楼跟他有什么关系,只要不妨碍她揍人就行!

思索了片刻,厉安云把剑一横,冲着台上的牧云楼喊了一句。

“既然与你无关,你就闪远点!”

话音刚落,一支飞镖冷不定地飞了过来,不偏不倚刚好划过牧云楼的胸口,“唰”的一声划破了他那件珍贵的g舞衣。

台下立刻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惊呼。

“有刺客!”

“杀人了!”

“哇呀,云楼公子受伤了!”

“快报官呀……”

这下,本就人满为患的花厅里立刻鸡飞狗跳,许多人慌不择路地跑了出去。

剩下不怕死的那些人很快散开,躲到花厅的两侧,继续看热闹。

从正门到花厅的路上,瞬间劈开一条宽敞的路来。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在正门外那辆奢华的马车上,那辆车上的年轻车夫正一脸傲慢地甩着手里的几只飞镖。

咦?那不是范家的马车吗?

莫非……刚才是他朝云楼公子扔的飞镖?

范家玉昊公子不是一向对云楼公子百依百顺吗?怎么突然会要派人拿飞镖射杀他呢?

……

众人正纳闷呢,那车夫抬手又是几支飞镖出手,直奔花台之上。

原本悬挂起来的几只大鼓纷纷被射落,砸在花台上砰砰作响,逼得团儿不得不护着牧云楼从花台上下来。

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全被那个车夫吸引住了,就连厉安云也是转过身去,如临大敌。

“你是什么人?!”

“临时跑腿的。”

柳慕白倒是不掩饰,只是他说的跟大家想知道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等厉安云对柳慕白的回答大发雷霆,范玉昊就急急忙忙地拉开车帘从马车上跳下来。

“二别误会,我的人,我的车夫。”

车上的柳慕白半点都没有下车的意思,只是耸耸肩,一脸不耐烦。

尴尬的范玉昊只好擦擦脑门上的汗珠,自己动手取下车凳,再次撩开车帘,轻声唤道。

“三,流云轩到了。”

车内的厉南凰一脸严肃,伸手拍了拍忐忑不安的厉安蓉。

“大姐,无论如何不许下车,更不许任何人看见你。”

“三妹,你二姐脾气暴躁,有什么事好好与她说。”

“知道了,放心。”

安抚好厉安蓉,厉南凰钻出马车,搭着范玉昊的手,从容地走下马车。

这二人就在一干人等的注视下,慢慢悠悠地走到厉安云面前。

这几天吃了太多瓜的群众,这下都安静如鸡,即便是想表达一下兴奋之情,也不敢太过张扬,毕竟这位可不是吃素的。

“喂,这不是太子妃吗?这种地方也敢来啊?”

“有什么敢不敢的?玉崇公主都被她打了呢!”

“唉,将军府的女人当真惹不起……”

厉南凰的耳朵里飘过来这些闲言碎语,惹得她忍不住挑了挑眉毛。

一旁的范玉昊怕她生气,立刻压低声音小声说。

“这些人都是些不入流的市井之徒,你不要放在心上。”

“事出突然,待会儿见机行事,你只管护好牧云楼,尽快带莫忘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其他的事,有我。”

面无表情地说完这句话,厉南凰便悄悄推了范玉昊一把。

范玉昊心领神会,顺势绕过厉安云,直奔向她身后的牧云楼。

终于见到范玉昊和厉南凰的团儿总算是松了口气,谢天谢地,总算是赶到了。

扭头看了一眼高台上剩下的最后一只大鼓,和那大鼓上看不清楚表情的纪无尘。

那家伙仍旧纹丝不动地坐在鼓上,即便是方才柳慕白把其他的鼓都用飞镖打落,满地乱滚的时候,他都未曾有过一丝慌乱。

丫的!果然不是正常人,八成会武功!

幸亏刚才及时下来,不然云楼大美人早就不知道死过几回了。

团儿想想觉得后怕,拉着牧云楼就要回房。

“公子,这里乱哄哄的,我们还是回房吧。”

“是啊,云楼你先回房,张公子的事,我会替你向二位解释。”

团儿听完这话,立刻吃了一颗定心丸,急忙拉着牧云楼头也不回就往楼上走。

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厉安云,立刻大吼一声。

“不许走!不说清楚不许走!”

“你让他说什么?说张桓这个混蛋其实好男色,天天都来纠缠他?”

厉南凰满脸厌恶地提了提地上躺着的张桓,把厉安云的注意力从牧云楼那边拉了回来。

厉安云果然上道,此话一出,气得她话都说不清楚了。

“你……你是说这个混蛋他赶大姐回家,是因为他……他好男色?!”

此话一出,周围人一片哗然。

虽说这风月之地好男色的不在少数,可大多不是什么有头面的人物。

就算是范玉昊这样的首富之子出了这等事都能闹得满城风雨,更何况是官宦子弟。

这张桓可是户部侍郎的长子,将来可是要子承父业,位列朝堂的,居然为了好男色赶走结发妻子,那更是要遭天下人唾弃的。

这也难怪将军府两位,宁愿抛头露面,来此风月之地,也要把张桓抓回去了。

此事到了现在这个境地,原本看热闹的人都变了一副嘴脸。

“昨天我就听到消息了,说是这张桓把将军府大赶回娘家了,这事不假!”

“风月之地,图个乐子而已,居然把发妻赶走,简直猪狗不如!”

“好男色好成这样,简直有辱斯文!”

“就是!户部侍郎养这种儿子出来,肯定断子绝孙呀!”

……

一群人正说得起劲,突然门外跑进来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看年纪不到十三四岁。

“不好了!闵师兄带人来抓我们了!”21百度一下“凰祸之天下伴嫁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