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夜里,徐林敲响了许多人的卧室门。

嘭嘭。

“进来。”卧室内的张素秋轻声喊道。

徐林推开了门,看到穿着粉色小熊睡衣的张素秋。

张素秋的头发已经重新染黑,此时她正坐在床上,歪着头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

乌黑湿漉的头发,精致的面容,张素秋的肤质极好,在卧室的灯光照射下,光滑透亮,肤如凝脂的少女正光着脚,她在床上盘膝而坐,床边的手机放着电子流行音乐。

她光滑粉嫩的小脚跟随着音乐轻轻摇晃。

她还是那副邻家大姐姐模样,只是刚洗完澡的她此时的动作有些妩媚。

徐林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幅模样的张素秋,不免得有些失神。

张素秋安静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年。

“有事?”

张素秋伸手把手机的音乐关掉,问道。

徐林看着目若秋水的张素秋,咽了口口水。

“我想聊聊你。”

徐林靠近张素秋,坐在了地板上,他抬头看着还在擦拭头发的少女,鼻尖仿佛能闻到她身上的洗发水和沐浴露的香味。

张素秋没有料到徐林的话,有些讶异。

她看着静坐在她前方的少年,抿了抿嘴唇,等待着徐林的问话。

徐林吸了口气,正准备说话。

“你有了梨子和卿圆还不够?”

啊这。

徐林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把眼珠子惊掉。

张素秋看到徐林的表情,伸手挡住小嘴,掩嘴轻笑着。

她像一个优雅端庄的古代女子。

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

徐林意识到她在开玩笑。

差点给我整不会了。

他看着张素秋恶作剧成功后的表情,竟一时分不清捉弄他的是谁。

“咳咳。”

徐林正坐着咳嗽,作出正人君子的模样。

“能聊聊你的背景吗?”

徐林看向张素秋,征求她的意见。

“不能。”

“如果你坚持的话,我会说。”

张素秋沉默了一会补充道。

徐林轻轻摇头说:“不用。”

“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也不清楚你的组织的目的,但是她们以后就交给你了,你能保证不伤害她们吗?”

徐林认真地说完后,紧紧盯着张素秋的双眼,他想从她的眼中知道答案。

张素秋与徐林对视,逐渐把脸靠近,直到两人能在彼此的瞳孔看到对方。

徐林能看到张素秋肤如凝脂的皮肤下的细小血管。

徐林紧盯着她的眼睛,重复道:“能把她们交给你吗?”

两人的脸此刻仿佛贴在一起,从其他角度看像一对在亲吻的情侣。

张素秋微微一笑,身体重新回到床上。

她盯着眼前的少年温和地说道:“你不是不相信我,你的眼神,我曾经在一个赴死的人眼中看到过,你是在交代身后事,是吗?别想骗我。”

少女说完后,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落寞。

张素秋心底升出一股熟悉的无力感,她第二次体会到这种感觉。

她看着徐林平静的眼神,感到很难过,也很揪心。

...

徐林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

“我带着记忆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些关于你们未来的片段,嗯...是关于这里的未来,我看到队伍在壮大,我看到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我也看到有人浴血独自站在远方,拖着伤躯背水一战....”

徐林说着看向了隔壁的房间。

他深吸了一口气。

“也看到了有人被迫分道扬镳,独自坐着王座,身边却空无一人,但是她的内心依然牵挂着这个‘家’...”

徐林抬头看向张素秋。

“我还看到了好多,好多,可是我不在你们的未来里。”

“不过还好,至少现在你们一个没少。”

徐林微笑道。

徐林抓起张素秋的手,把什么东西放在了她的手心。

张素秋张开手一看,是那枚古铜色的子弹。

徐林站起身,他听到门外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已经控制好与江素秋对话的声音,让门外的人听不清。

徐林背对着张素秋,起身想去打开房门。

“你只是看到了而已,你能去改变不是吗?就像你能重新回来,改变我们的命运一样...”

徐林身后响起张素秋有些低落的声音,声线都变得有些嘶哑。

徐林脚步一顿,只是他没有回答张素秋,继续走向门。

他咳嗽了一声,打开了门。

只见门外的众人作鸟兽散,各自躲回了自己的卧室,这一层的卧室全都关上了门。

好家伙,这是全都跑来偷听?

徐林暗暗想着,没想到廖海人这么闷骚,也喜欢八卦。

徐林叹了口气,看着慌忙推着轮椅推去这层最后一间卧室的李子淇。

没办法,人全跑了,就剩她跑的最慢。

李子淇停在了自己的卧室门前,扭头看着徐林,她的小脸急的羞红。

“我可什么都没听见!”说完就推着自己进卧室,重重关上了门。

...

徐林安静站在门外,脸色落寞地想着:我也不想离开你们阿,只是,我不愿再拿你们去赌了。

这一次,让我来保护你们吧。

徐林想罢,推开了张素秋隔壁卧室的门。

开门后的徐林与床上的陈学安沉默对视。

“他什么时候回来?”

徐林语气平静地说道。

陈学安缓缓低下头说:“你离开后。”

“你辛苦了。”

陈学安听到徐林的说话声,没有抬头去看他。

他紧闭着双眼,听到徐林的关门声后,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陈学安紧握着拳头,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对不起...对不起。”

陈学安沉沉低下头,不停地哽咽重复着。

...

徐林敲响了周怀殷的卧室,得到她的同意后,便走了进去。

他在门外重新调整好心情后,走进去与周怀殷聊了半个小时。

周怀殷被徐林逗笑了许多次,他们说起很多以前的事,聊着十分轻松的话题。

但好像,两个人的心里都装着心事。

徐林正准备起身告辞,嘱咐周怀殷早点休息的时候。

周怀殷拉住了徐林的手,说道:“你是要去哪吗?是要去做很危险的事情吗?”

徐林回头看向周怀殷充满担忧的脸。

只见她的眼角流下一滴眼泪,缓缓顺着脸庞滑落。

周怀殷仿若未觉。

徐林轻拍着周怀殷的手背,安慰着她。

周怀殷坐在床上,徐林早已离开,他的安慰并没有让她轻松,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很乱。

她只是觉得很难过,很难过。

...

徐林来到了廖海人的房间。

廖海人没睡,他正在用手提电脑里重复翻看着顾飞雄的档案,思索着顾飞雄的下一步动作。

徐林安静地把一个U盘放在廖海人的桌上。

“这里面装着很重要的东西,关于「使徒」的秘密,这份东西能让华夏更早起步,让「守护者」提前做好准备,这方面的事情得靠你了。”

徐看着廖海人的侧脸,认真嘱咐道。

“嗯。”廖海人轻声答应。

徐林离开后,插上U盘的廖海人,却怎么也无法集中精神,电脑上的文件竟一行字也看不进去。

他竟有些罕见地走神。

咚!咚!

“李子淇睡了吗?”徐林在门外轻声敲门喊道。

“睡了。”房间内传来李子淇的声音。

“那我能进来吗?”

“不能。”

徐林推门而入,看着床上裹着小被子只剩一个脑袋的李子淇。

李子淇正红着脸,半遮住脑袋,盯着徐林。

“你要干嘛!”

被子里传来她的声音。

“用一下你房间的电脑。”

“噢。”

...

“你要干森莫?”李子淇探着脑袋好奇地看着在敲键盘的徐林问道。

“写点东西,你睡你的。”

徐林看着电脑屏幕,没有理会在床上的李子淇。

“噢。”

李子淇答道。

“我在你桌面上留了一个东西。”

“是森莫?”李子淇好奇地问道。

徐林看着床上的李子淇说:“时候到了,你就会懂,到时候给你个惊喜。”

“真的?”

“真的。”

李子淇听后,听话地躺在床上,眨着亮闪闪的眼睛,安静地看着在敲键盘的徐林。

她看着干净清秀的少年,渐渐出神。

眼皮渐渐沉重,不一会就闭上眼睛。

徐林听到李子淇的呼吸声,意识到她已经睡着了。

他用完李子淇的电脑后,轻手轻脚地来到房间门,给她关上灯。

徐林藉着走廊外的灯光,他看着李子淇的睡脸,细声说道:“晚安,李子淇。”

随后小心地关上了门。

在徐林关门后。

李子淇睁开双眼,看向门外逐渐远去的影子,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徐林站在最后的一个房间门口。

他站在顾卿圆卧室门前,举着手。

却没能敲响她的房门,徐林放下了手臂,安静地站在门外。

卧室内,顾卿圆坐在床上,呆望着门外的影子,她知道门外站着的是徐林。

两人像在对峙,也像是在僵持。

他们隔着门,彼此相望。

彼此相爱。

徐林低下头,额头轻轻地靠在门前。

他看着地上掉下的几滴液体,才意识到自己哭了,他缓缓擦掉脸上的泪痕。

徐林最后还是没有敲响顾卿圆的门,他离开了。

顾卿圆看着门外的影子逐渐离去,床上的顾卿圆身体向后倒去,她蜷缩着侧躺,脸对着墙壁。

晚安。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