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将埋葬众神 > 第二十一章:讥笑

“师兄?你喊他师兄?”

小九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我喊什么要你管?”小禾的眉眼愈发锋利。

人群里,有人去问王二关这对‘师兄妹’是怎么回事,王二关不屑地解释:“他们自己搞了个宗门,宗门里就他们两人,互称兄妹。”

这句话让小九听了去,他嗤之以鼻道:“原来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小禾懒得搭理他,那双泛着淡雾色的眼眸里,冷冽之意却愈来愈浓。

被她这样盯着,小九竟真的感觉到了一点寒意,他望向小禾的身后。

“你师妹说要替你出战,你的决定呢?”

众人目光的焦点重新落回了林守溪的身上。

“既然师妹想来,就让她来吧。”林守溪话语平静,面容亦是平静。

小九听得都有些生气,“躲在女人后面,你就没有半点羞耻之心?”

林守溪没有作答,小禾却是冷冷道:“怎么?你这般刁难我师兄,是不敢应我的战吗?”

“笑话!”小九愤怒道:“这里是杀妖院,可没有人回来纵容你的刁蛮狂妄!”

他盯着小禾,道:“你既然帮他接下了应战,那条件你也清楚吧?”

“清楚,不就是当众将这黑衣裳脱下么,哎,这衣裳与你也不合身吧?”小禾双臂环胸,说。

小九对于这小姑娘已有些忍无可忍,他摆出了一个拳架,“既然清楚,那就开始吧。”

第七名对战第九名。

在大多数人眼里,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没有人会因为小禾只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而蔑视她,包括小九。

他会在言语上对讥讽对手,但在真正的战斗里,他不会轻视任何人。

对战一触即发,小九肌肉紧绷,真气涌动,褐色的衣裳瞬间鼓胀而起,他双臂一展一舒,真气随着他的调动涌上拳尖,凝成实质的白,小九猛地踏步,掌出如刀,凌厉地向小禾斩去。

围观者呼吸一滞,他们中许多人的目光甚至跟不上小九的出手。

他俨然用上了全力。

小禾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小九的招式到来之前,她已纵身后跃,灵巧了躲过了这一招。小九不依不饶,想与她近身搏战,以猛烈的攻势将对方直接击溃。

他出招极快,而小禾就像一缕无法捕捉的风,以纤细若柳的身子在其间闪转腾挪。小九的招式皆与她擦身而过,真气在拳掌上热烈激荡,却尽数扑空。

“你就只会躲吗?”小九不耐烦地吼了一声,猛地出拳,直打中门。

小禾像是被他的挑衅激怒了,没有再躲,而是出掌去挡,小九心中一喜,正欲与她进行真正的武道对拼,他却发现自己的手缩不回来了。

像是他在出拳,也像是小禾以掌心卷住他的拳头,将他往前拉……他自己也分不清,只是电光火石的刹那,他身体短暂地失去地平衡。

他来不及调整,小禾已错步而上,反手拧住他的手腕,借助他出拳的狠劲将他猛地一甩。

骨折的痛意从手腕传来,小九未来得及惨叫,他的双脚已经离地。

他在空中飞了一圈,整个人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背脊与地面相撞。他张了张想要说话,可痛意像是凛冬的寒风灌入他的口鼻,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发出嗬嗬的惨哼。

小禾并无获胜的喜悦,相反,她以更冷的眼神扫向众人,“还有人么?一并来了吧,规矩都一样,若是输掉了,以后再不许打扰我与师兄。”

弟子们看着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小九,又看了一眼小禾,皆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王二关比这些弟子还要震惊,他早就听纪落阳说过,这小姑娘光看走路的姿势就知道武道水准不俗,但他没想到,小禾竟强到了这个地步!

人群再度静了静。

若是其他地方,或许比武就到此为止了,但这里是杀妖院,有的是痴于武学的弟子!

又有人走出了人群。

“我是第六。”少年抱拳,“请赐教。”

“嗯。”

小禾如方才一样静立,等他来攻。

这少年也毫不客气,衣裳下的骨骼一阵爆响,那是真气从灵脉中喷薄的征兆,他的身形瞬发,快若弹射出的花炮。卷起的劲风转眼扑至小禾身前,将她额前的秀发吹散。

少年不愧是杀妖榜的第六名,拳意凝实成的压迫感让不少围观者的眼皮都忍不住跳了起来。

劲风之下下的少女愈显得柔弱无骨,仿佛她是初凝的琉璃,下一刻就要碎成粉末。

他本以为这小姑娘会像刚才一样翻身后退,可谁料想,小禾就那样立着,拳头迎面时,她体内的真气陡然涌出,右手一伸,五指箕张,柔软的掌心似有漩涡凝就,要将那噬人的拳意尽数敛走!

方才小九就是在这掌下败的,于是他更加全神贯注,有意收了几分气,在笔直的一拳之余,给自己留了更多的变化。

拳与掌即将相撞,瞬间,他后颈受击,眼前一黑,险些站立不稳。

小禾的掌原来是虚招,她左手一提,身形一转,刹那间侧过了身,以一记手刀直劈他的后颈,他的注意力全被那掌吸引,没能将这电光火石间的杀机转换反应过来。

一个踉跄,却没有摔倒,他咬了咬舌尖,利用短暂的清醒想要反击。

小禾根本不给他机会,少女黑色的身影一旋,长发甩动间,一记漂亮的鞭腿抽出,将他踹飞了出去,在地上连滚了数圈。

依旧是干脆利落的胜利。

“还有人么?”小禾环视四周,粉嫩的唇翘起,“或者你们可以一起来?”

这是无比狂妄的话语,场内却鸦雀无声,杀妖榜的第六名要比第九名强不少,却败得更加彻底,无人能够想象,她到底还有多少实力。

杀妖榜前三的高手并不在场,他们看着倒在地上剧痛打滚的少年,一时间无人再敢应战。

“她……她怎么这么强?”王二关张了张口,庆幸自己以前没太得罪她。

小禾望向了王二关,她淡淡的笑意让王二关悚然,这小胖子立刻提心吊胆起来,生怕她立刻给自己下战书,那这样自己就左右为难了。

幸好,小禾也像是有些累了,没去刁难他,她伸了个懒腰,劲竹般挺拔身躯一下子又柔软了下来。

“既然没人,那我就与师兄回去了,嗯,对了,希望你们……”小禾温柔地看着他们,微笑道:“希望你们遵守诺言哦。”

秀气的少女俏皮地说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她转过身,双手伸直颈后,手掌托了托发,扎起的马尾灵巧地解开,秀发卷落,遮住了优雅白皙的后颈。

“师兄,我表现得怎么样?”少女甜甜地笑。

林守溪对她的表现没有太多的惊讶,只是微笑着夸了一句:“师妹真厉害。”

少女一点不觉得敷衍,她弯眸笑着,眼睛像是亮晶晶的月牙。

两人当着大家的面,坐在树下的长椅下休憩闲聊了起来。

人群中,王二关费解地摇头,喃喃道:“林守溪是给她灌了什么迷药吗?”

纪落阳沉默良久,半天才蹦出一句:“她不是说,林守溪一直在教她武道吗?”

“你真信那是他教的啊?”王二关一脸惊诧。

纪落阳阴沉着脸,不再说话了。

……

巫家的一座高楼上,一扇窗户开着,一位丰神俊朗的白衣公子自楼上俯瞰,目光落在了杀妖院的方向。

这座楼虽高,但与杀妖院相隔很远,从此处望去,那里的人渺若尘沙。

但他能看清。

因为他是巫家的大公子,是巫家三百年前最天才的少年。

他的身边立着一个黑衣的少年。

正是杀妖榜第一的阿越。

再过几年,他就可以得到‘巫’姓,改名为巫越了。

他在杀妖院的少年中已然无敌,可每每立在大公子身边时,依旧有一种自惭形秽之感。

大公子境界比他高,武功比他高,长相俊美,神采亦无可挑剔,他气度也始终是平静温和的,仿佛再大的事也无法在他脸上激起任何太多波澜。

大公子是真正的谪仙人,是巫家未来唯一的掌舵者。

他是个自傲的人,但在大公子面前,他始终心悦诚服地收敛着自己的爪牙。

“阿越。”大公子忽然喊他名字。

“公子有何吩咐?”阿越恭敬地问。

“杀妖院的那个小姑娘是谁?”大公子问。

阿越踮起些脚尖,也向院中望去,他辨认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她是四个神选者之一,也是他们中唯一的女孩子,名叫小禾。”

“小禾?没有姓氏么?”大公子说。

“不曾听说。”阿越回答。

大公子又望了一会儿,说:“我要她。”

“什么?”阿越为愣。

“神选之人不是为我们准备的侍者么?”大公子淡淡道:“她很有趣,我要选她。”

“可是云真人已经为公子挑好了人选。”阿越犹豫着说。

“老师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这少女才是真正的璞玉,只是还未切开。”大公子微微一笑,“就让我来做那柄刀吧。”

阿越出于职责,还想帮着云真人劝几句,大公子却已轻柔地将细竹帘子垂下,转而离开,焚香看卷去了。

阿越没再说什么,他透过竹帘的缝隙又看了一眼。

这个随意的举动却让他头皮一麻。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隐约看到那少女也朝着这个方向望过来了,正与他对视!

……

“你在看什么呢?”林守溪问。

小禾仰着头,指着树干,“这些彩羽小雀真漂亮啊。”

林守溪也向上望去,大树上确实有几只彩色羽毛的鸟雀在蹦跶,一只乌鸦似的黑鸟停在枝头,正不屑地看着这些叽叽喳喳的彩雀。

“巫家好像很喜欢豢养鸟雀。”林守溪说。

“是啊,他们很喜欢鸟呢。”小禾声音清脆。

她依旧半仰着头望着那个方向,吹弹可破的唇角轻轻挑起,勾勒出一丝讥讽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