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内,浩然正气骤然迸发。

浩气不灭身被激活。

恐怖的浩然正气以陈羽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儒生虚影,屹立在陈羽的身后。

四周,那些重重鬼影见到虚影之后,顿时定在原地。

嗯?

陈羽愣住了。

怎么回事?

这些鬼影,为什么不再攻击我?

该死的,不会是我的浩气不灭身。。。

远处,沈晨等人也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他们先是迷惑,随后突然有人一声惊呼。

“这,这似乎是儒家典籍中记载的浩气不灭身啊!”

什么?!

文不败等人顿时惊了。

“浩气不灭身不是传说中,只有大儒之上,才能够修炼么?”

“不错!这一定是浩气不灭身!天,太不可思议了,陈师竟然修成了浩气不灭身?!”

“不愧是陈师啊,便是儒道前路已断,陈师都修成了浩气不灭身?”

众人又是崇拜又是震撼。

沈晨看着陈羽四周肃立不动的虚影,瞳孔突然一缩。

“我懂了!这些乃是这里死去儒生残念凝结。虽然凶煞,但对浩然正气还有感觉!”

“所以,他们才没有攻击陈师!他们把陈羽当成了自己人!你们快看!这雾气有变化!”

远处,雾气之中的数千鬼影从陈羽身旁散开,隐没于雾气当中。

随之,整片雾气也向着前方飘去,似乎在指引着什么。

陈羽呆呆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雾气渐行渐远,嘴角疯狂抽搐。

不是吧,还能这样?

这特么一看就必死无疑的场面,我就这么轻松度过了?

没人背刺我,我自己给自己捅了一刀?

这特么。。。

咬了咬牙,陈羽彻底无语了。

“哈哈,陈师果然不凡!”

这时,沈晨等人都追了上来,满脸笑容。

“原来如此,陈师早已经修成了浩气不灭身,当真是天纵奇才!”

文不败看着陈羽,充满了佩服。

放眼大秦,怕是从立国算起,能够在大儒前修成浩气不灭身的,也只有陈羽一人吧!

所以,他才会把那些至宝分给我们。

毕竟心胸狭窄、自私自利之人,有怎么可能修成浩气不灭身?

其他人也都崇拜的看着陈羽。

“陈师真乃我辈楷模!”

“今日我等真是长见识了。”

众人的话,像是一把把匕首,狠狠插在陈羽心上。

别说了,我心疼。

深呼吸好几口之后,陈羽才调整好心态。

不怕。

这才刚开始,后面作死的机会还有很多!

“不要跟着我了!让我一个人静静!”

陈羽大步往前。

众人有些愕然。

“陈师似乎不想和我们呆在一起?这是为何?”

沈晨听了这话,却是笑了。

“你们怎么知道陈师的良苦用心啊。”

一句话,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还请赐教。”

沈晨看了眼四周,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圣人学宫!”

“昔年仙道破灭这里,留下了多少危险?至今这里还残留有仙道留下的种种手段。”

“陈师既然修成了浩气不灭身,又怎么回容许仙道玷污这里?”

“他必定是要去那些危险之地,清除仙道遗留手段,光复圣人学宫!”

众人恍然大悟。

“你的意思是,陈师他。。。”

“不错!”沈晨满脸肯定,“陈师是担心我们的安全!”

“虽然有这些护身法宝,我们又怎么能与陈师相比?”

“那些地方那么危险,他一定是不想让我们无谓牺牲!所以才不让我们随行!”

原来如此!

一时间,众人全都愣在原地,心中满是感动和惭愧。

“陈师待我等真是太好了。”

“可是,我们却只能拖陈师后腿。只能看着他以身犯险,我们真是没用。”

沈晨却摇了摇头。

“我等并非无用。哪怕是飞蛾扑火,但我也要跟随陈师而行!”

“若要杀陈师,那便要先杀我!我不死,绝不会让陈师死!”

“诸位,尔等自行探索,我随陈师而去!”

对众人行了一礼,沈晨神色凝重,大踏步向陈羽追去!

也许,自己这种行为并没有什么用。

但人生不就这样么?男人不就这样么?

明知道可能会死,但也要向前啊。

若是这一刻退了,那身体便是活着,心也已经死了!

众人愣了愣,随后相互看着,极有默契的相互点了点头!

“随陈师而去!”

“哈哈,我今日也豪迈一把!”

“在圣人学宫,追随陈师而赴死,何等壮哉?”

“且去且去!又何须问前路如何?”

所有人跟在沈晨身后,也大踏步向前而行!

男儿始终是少年,心中热血又何曾真冷却过?

只不过现实会让这份热血被冰封于深海,但破冰之后,那热血将化为无尽的光和热,冲上高天!

而陈羽,就是这破冰之人!

陈羽回头,看着又跟上来的众人,愣了愣。

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

腿长在别人身上,自己又怎么阻止呢?

一行人就这样在荒原之上不断前行。

地面上,尸体越来越多。

有儒生的,也有修仙者的,可见昔年那一战的惨烈。

再往前不久之后,一座类似于祭坛一样的高台,出现在众人眼前。

高台最上方,有一块很大的玉石,十分光滑。

玉石上,摆了一支笔。

“这是什么?”

沈晨等人都愣住了。

文不败往旁边一扫眼,道:“快看,那有块石碑!”

众人走过去,看到石碑上的记载,顿时明白了。

这高台名为镇儒台。

乃是昔日仙门高手设立在这里,羞辱儒道所用。

儒道之人可上台写诗词一首,与仙道意志对抗。

以儒道之力对抗仙道!

结果无一例外,儒道之人全都惨败!

但,这只是仙门的一个游戏罢了!

失败了不会死,因为仙门要让他们屈辱的活一段时间,拿他们当例子告诉天下儒生,儒道不过如此!

而胜者却会被仙道意志碾压而死,这是要给所有儒生看看,在仙道威压下,便是你有才也不能施展。

所以,这才叫镇儒台!

败者可活却要受辱。

胜者只能死!

在石碑下方,有许多以往儒生的刻下的绝笔。

“吾虽弱,亦不怕死!”

“但舍此身,护卫吾道!”

“此一去,但死无悔!”

“若有去无回,便有去无回!”

“后来人听吾一言,吾虽死,然志不减!”

太多了。。。

刻下的内容,实在是太多了。

失败的人,直接就跳下了高台自我了断,无一例外!

而胜利者?一个都没有!

众人见此一幕,全都沉默了。

哪怕相隔岁月,却依然能够看到过往那些不屈之意!

“走吧,这座高台不能上去。”

沈晨说完,和其他人准备离去。

但,陈羽却没动,只是定定看着高台。

“镇儒台么?不知道,你能不能镇得住我这个异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