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红月之主 > 第287章 红月(大结局)

“我们先过去吧。如果这消息是真的,我怕麻生拓真有危险。”罗寒说着就快速跑了出去。

吴某烦紧跟而上。

出了别墅,罗寒对趴在草坪上无精打采的赤月狼皇说道:“小狼,走!”

“主人,干啥?”赤月狼皇看着天上的明月,无精打采的说道。

“杀人!”罗寒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闻言,赤月狼皇顿时一个激灵,攸地一下从地上坐了起来,“杀人,我喜欢!”

作为怪兽,赤月狼皇并不是善于之辈,它在森林的时候,隔三差五便会进行战斗!

而到了这里,它还没见过血,整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

虽然日子很安宁,但它感觉不到快乐。

此刻,它心血澎湃,载着罗寒和吴某烦,嗖的一声疾奔。

在路上的时候,罗寒给丁原生打了个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

“罗寒,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丁原生有些诧异的说道。

“院长,是这样的,我刚收到一条短信……”罗寒很快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所以你现在是要准备出去救他们?”丁原生声音的分贝骤然增加了一倍。

“对。”罗寒回答道。

“你在门口等我,我跟你们一起。”丁原生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一分钟后,罗寒和吴某烦来到了学院门口。

两人一狼等了两分钟,就看到远处飘来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身影,正是丁原生。

他轻踩几步,就从三里之外来到了他们的面前,旋即他纵身一跃,跳到赤月狼皇的背上。

随后三人一狼直接冲出学院。

此刻丁原生精神抖擞,容光焕发。

吴某烦有些惊讶的说道:“丁老,一个多月没见,怎么感觉你的气色越来越好了?”

丁原生笑了笑,“自从服用了罗寒的祛质符之后,我的精神便有了好转。”

“原来如此。”吴某烦恍然。

事实上,他最近也有同样的感受。

一路无话。

赤月狼皇宛如脱缰的野马,肆意驰骋。

只是用了几分钟,他们便来到了青峨山火车站。

在火车站附近,罗寒便让赤月狼皇停止了脚步,随后三人跳了下来。

“让我先探查一下。”罗寒神念扫向前方五百米处的火车站。

那里有几栋建筑物,有酒店,超市之类的。

罗寒的神念将整个火车站之类的建筑物全部笼罩,却并没有发现麻生拓真的身影。

“奇怪,没看到麻生拓真的身影啊。”罗寒低声说道。

丁原生想了想,说道:“他们会不会易容了?”

听到这话,罗寒心中一动。立刻将焦点聚集在两个人的房间之中。

经过仔细搜查,罗寒发现了异常。

他在一家酒店的二楼的房间,找到了一男一女。

这名男子大约四十几岁,长相平平,没有修为,看起来是个普通人。

而那名女子,则是一名中年妇女,同样没有修为,看起来也是个普通人。

表面上看上去似乎是一对夫妇,但罗寒发现他们的表现很奇怪。

那名中年男子站在窗前,时不时掀起一角窗帘,扫向外面。

而那名中年妇女,表情则是有些紧张。她在盘膝打坐。

一个没有修为的人,在盘膝打坐,这就有些问题了。

显然,这两人应该是用了什么办法,隐藏了自身的气息。

罗寒神念扫向他们的面部,仔细探查,果然发现了端倪,他们的脸上覆盖有一层薄薄的东西。

多半就是高科技的人皮面具了。

罗寒想了想,发了个短信,“我到了。”

紧接着,他看到那名中年男子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手机,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中年男子立刻回复道:“你在哪里?”

罗寒的手机响了,这下他确认无误了。他并没有回答麻生拓真的问题,而是回头对丁原生和吴某烦说道:“我找到他们了。”

说着,他指了指远处的一家酒店,说道:“他们在二楼。”

丁原生说道:“你发现那三名通神境的强者了么?”

“没有。”罗寒摇了摇头,说道:“麻生拓真和他的女儿易容了,还隐藏了修为。估计那三名通神境也做了伪装。”

吴某烦想了想,说道:“主人,要不要在搜索一下他们的位置?”

罗寒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需要。区区三个通神境而已,怕什么。”

吴某烦看了看丁原生,又看了看旁边的赤月狼皇,再看向走在前方的罗寒,心想也是。

有主人的精神攻击在,那些通神境的高手在又何妨。

罗寒回头对想跟过来的赤月狼皇说道:“小狼,你就在这里,我怕你过来吓到其他人了。”

闻言,赤月狼皇有些委屈。

随后罗寒和丁原生,还有吴某烦,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向了那家酒店。

此时,左前方有三个头发染成红绿灯的非主流年轻人也朝着酒店走去,忽然一名年轻人看到了罗寒,表情愣住了,旋即他低声跟旁边的两人说了句什么。

虽然声音很小,但仍然被罗寒听到了。

当然,他并没有听懂对方说的什么。

因为那名年轻人说的是樱花国语言。

“院长,我发现那三名通神境的人了,就是前面那几个人。”罗寒说话之间,便汇聚精神力,发起了“灵魂光刃”。

此刻,听了同伴的话,另外两名非主流年轻人回头朝罗寒看了一眼,旋即那名头发染成绿毛的年轻人捂着脑袋大叫。

丁原生见到这一幕,就知道是罗寒出手了,随后他意念一动,控制背后的长剑咻的一声飞了过去。

在这黑夜里,这道飞剑发出耀眼的白光,迅速没入了绿毛的大腿。

而那黄毛和红毛,则是大叫一声,抽出藏在腰间的手里剑,朝着丁原生等人冲了过来。

黄毛身影如同鬼魅,下一刻出现在丁原生的侧面,一剑刺向丁原生的脖颈。

只是他的手还没落下,身体猛地一颤,“啊!”

他发出凄厉的叫声。

罗寒冷笑,一拳轰击在黄毛的身上。

砰!

黄毛的身体当场被打得飞起,在空中便口吐鲜血,跌倒在地。

而那名红毛见状,露出惊容,从衣兜里丢出一枚闪|光|弹,旋即他身影唰的一下,从原地消失。

吴某烦抬手,手中的雷球还没来得及扔出去,便发现目标已然消失,“人呢?”

罗寒忽然指向一个方向,“在那里!”

吴某烦闻言一看,那里根本没有人影,只有虚无。但他毫无犹豫的将雷球扔向那里!

下一刻,只听得一声惨叫,

那里显现出一道人影,他跌落在地,身上有雷电闪烁。

吴某烦身影一闪,一脚踩在他身上,让后者动弹不得。

“你……你的精神力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能发现我的踪迹。”红毛抬头,目光死死地盯着罗寒。

罗寒走了过来,闻言脸上露出惊呀,说道:“你知道我?”

红毛冷哼一声,说道:“你在虚拟世界的表现,我都看到了。”

“没想到我现在这么出名了。”罗寒低声道。

红毛眼中露出仇恨之色,“今天栽在你身上,我认了。不过你也别得意,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来杀你们。”

“谁会杀我?”罗寒眉毛一挑。

“想杀你的人可太多了。”红毛说着,目光看向吴某烦,说道:“还有你。你背叛了圣堂刺客,也不会有好下场的。”

罗寒笑了,脸上充满了讥讽,“现在我便能轻易击杀你,你觉得再等一段时间,就你们说的这些人,对我会有威胁?”

听到这话,红毛胸膛剧烈起伏,“你……”

很快,他气绝身亡,活生生被气死了!

这时,丁原生拖着那名绿毛的身体走了过来,罗寒一看,他的气息也没有了。

丁原生说道:“他的牙齿里有毒药,刚才见跑不了,便自尽了。”

吴某烦急忙跑到那名黄毛的身边,看到黄毛后者脸色发黑,他摇了摇头,说道:“他也自尽了。”

罗寒一手撕开这红毛的面具,顿时露出一副中年人的面孔,而那头红发是他们戴的假发。

这时,一名中年男人和一名中年女人急匆匆走了过来。

两人看了眼地上的三具尸体,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丁原生看了眼周围,远处有不少人朝这边走了过来,他说道:“我们先离开这里。把这三人的尸体带走。”

随后五人来到赤月狼皇的身边。

那中年妇女见到赤月狼皇,吓了一跳。

中年男子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别怕。狼皇不会伤人的。”

话音刚落,中年妇女就见到赤月狼皇将那红毛一口咬了下去,开始咀嚼。

咬了两口,赤月狼皇一下吐了出来,发出精神波动:“这肉太难吃了,还是学院中的肉好吃。”

中年妇女神情僵住了。

中年男子嘴巴微张,随后说道:“这是尸体,他不算人。”

中年妇女:“……”

罗寒见状,有些无语,“小狼,以后别在我面前吃人。”

赤月狼皇摇了摇头,“以后再也不吃了。不好吃。”

“绘梨衣,把面具摘了吧。”这时,中年男子一把撕下脸上的面具,显现出真容。

中年妇女闻言,立刻撕开了面具,顿时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

罗寒见到她,眼中闪过一抹惊艳。这女人的年龄跟他差不多大。

“先回去吧。”罗寒收回了目光,当先跳上了赤月狼皇的身上。

麻生绘梨衣偷偷地看了罗寒几眼,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了刚才罗寒击毙黄毛的场景。

“他跟我一样的年纪,竟然能击杀通神境强者。”麻生绘梨衣心中充满了震撼。

其实不只是麻生绘梨衣,包括丁原生和麻生拓真在内,同样有些震惊。

丁原生看着罗寒说道:“看来你的精神力又有所提升。虽然你只有蜕凡七层,但却能击杀通神境,不知道梦天极当年有没有你这样的实力。”

罗寒想了想,说道:“他肯定有的。”

丁原生笑了笑,看向麻生拓真,“这一个月发生了什么?我还以为你食言了。”

随后麻生拓真将这段时间的经历说了一遍。

很快,罗寒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麻生绘梨衣在接到麻生拓真的来电,便向学院提出退学。

因为麻生绘梨衣经常能感受到学院几个老头色眯眯的眼神,早就受不了了。

然而,她的退学申请被拒绝了。

后来她在同学的帮忙下,偷偷的离开了学院,藏身在一家酒店中。

院长知道麻生绘梨衣逃跑后,便告知了在学院中占有股份的几大家族的人。

这几大家族,早有人暗中将麻生绘梨衣视作禁脔。只是因为麻生拓真的缘故,暂时没有动手。

但这次听说麻生绘梨衣想逃跑,于是那些家族派了一名通神境的人搜寻麻生绘梨衣的下落。

眼看就要找到,最后麻生拓真及时赶到,并且将那名通神境的人打伤。

之后那些家族又派了两名通神境的人追捕,并且还封锁了机场,火车站。

而麻生拓真带着女儿藏了二十几天,后来在一名好友的帮助下,乘船离开,来到了华夏顺城,乘坐了到蓉城的飞机。

后来被那些大家族的人发现,他们直接乘坐直达蓉城的飞机提前赶到。

幸好麻生拓真和麻生绘梨衣下了飞机后,便进行了伪装,躲过了一截。

但之后仍然被他们发现了猫腻,他们也开始伪装,跟了过来。

大致上就是这样。

罗寒看着麻生拓真,感慨道:“还好你机智。”

麻生拓真苦笑道:“没想到困扰我们这么久的敌人,被你们轻易击杀了。”

吴某烦没好气的说道:“你这说的不是废话么?我们这三个人。你还带着个拖油瓶,打不过也正常。”

麻生绘梨衣听到拖油瓶三个字脸上闪过一丝怒意,但也没反驳什么。

麻生拓真看了眼丁原生,说道:“丁院长。我女儿想要进入天罗武学院学习,可以么?”

丁原生笑了笑。“当然可以。这个之前已经说好的。我不会出尔反尔。”

听到这话,麻生拓真松了口气。

麻生绘梨衣闻言,脸上露出了笑容。

但她的眼中却有些湿润。

丁原生笑道:“傻孩子,你怎么哭了?”

麻生绘梨衣有些哽咽道:“我这是因为高兴。不过我还有一些好友。她们估计以后会被那些禽兽侵害。”

罗寒想了想,说道:“等你在这里变强了。日后可以回去报仇。”

麻生绘梨衣一怔,旋即有些无力的说道:“他们背后的势力太大了。”

罗寒指了指吴某烦,又指了指赤月狼皇,最后指了指自己,说道:“你不是一个人。”

“你会帮我?”麻生绘梨衣有些不敢相信。

罗寒笑道:“你父亲会为我华夏征战怪兽。我自然也会投桃报李。”

听到这句话,麻生拓真脸上显现出一抹异样。

而麻生绘梨衣,则是深深地看了罗寒一眼。

罗寒的形象在她的心中渐渐拔高!

……

天罗武学院因为麻生绘梨衣的加入,又变得更热闹了。

女神的榜单上,再添一人。

因为麻生拓真居住在罗寒的家里,所以麻生绘梨衣也跟着住在了罗寒的别墅中。

对此,乐萱还好,但乐兰是有些不高兴的。

罗寒就在这平静的码字生活中,渐渐变强。

三个月后,爱乐之树被培育出来了。

长出幼苗之后,爱乐之树被移植到了百草园,并且为它单独开辟了一块土地,还布置了大型聚灵阵。

而乐萱也被丁原生安排在百草园居住,白天她就打坐练功,晚上给爱乐之树弹古筝,说是“胎教音乐”。

作为近距离接触爱乐之树第一人,乐萱最先享受到了爱乐之树的馈赠。

她的修为可谓是一日千里。

本来最开始,她的体内就积攒了许多灵气,只是因为不懂修炼之法,所以一直没有修炼过。

而学习了《气经》之后,她的人生简直跟开了挂一般。

仅仅一年,便修炼到了蜕凡五层。

可以说速度仅次于罗寒,成为天罗武学院历史上第二天才。

除此之外,罗寒还在爱乐之树身上使用了催生符,用了一千张。

直接让它一年便成长为千年古树,进入了成熟期。

每到夜晚,就有许多优秀的学员,在爱乐之树的附近打坐修炼。

这其中,包含楚若夕,莉娜,谭韵秋,张傲林,王淦,钱志超等等。

在罗寒的帮助下,他们的修为得到了火箭一般的提升。

聚气丹随便吃。

反正积攒了灵质,还有罗寒的祛质符帮他们消除隐患。

偶尔他们会进入虚拟世界,挑战副本,赚取聚气丹奖励。

至于赤月狼皇,它整天陪伴在爱乐之树的身旁,也开始修炼了。

第二年,罗寒的修为进入了蜕凡九层巅峰,但始终无法突破通神境。

随后他跟许多学员一样,离开了学院,选择去外界历练。

他带着吴某烦,开始周游全球,探险各个地方的秘境。

在他刚离开蓉城的时候,在一座大山与吴某烦遭遇了以沃德为首的五大通神境的围攻。

“吴某烦,你什么时候掌握了冰火之力?”

沃德跟吴某烦激战数招,中了吴某烦一击火掌和一击冰掌,脸上显现出震惊。

吴某烦恶狠狠的说道:“哼!沃德,你竟然敢派人袭击我,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一起上!”沃德回身对其余人说道。

随后又有两人出手,三人围攻吴某烦,却久攻不下。

“啧啧,简直堪称三英战吕布啊。”罗寒感慨道。

没想到吴某烦也有如此凶猛的一天。

见到罗寒优哉游哉,剩下两名通神境朝着罗寒攻来。

对此,罗寒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眼中一道白芒闪过,然后这两人眼中便没有了神采,随后倒在了地上。

“什么?”

沃德眼角的余光见到这一幕,吓得汗毛倒竖!

“逃!”沃德大喊一声,朝着远处的直升机跑去。

咻!

这时,一记金光飞来,洞穿了沃德的太阳穴!

剩下两名通神境定睛一看,只见一把金刀插在了沃德的头上。

他们二话不说,立刻分头逃跑。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噗!

噗!

罗寒操纵两把飞刀,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见状,吴某烦吐槽道:“主人,你就不能让我解决掉他们么?”

罗寒笑了笑,“下次我不出手。”

忽然,他眉头一皱,看向天上。

“怎么了?”吴某烦问道。

罗寒喃喃自语到:“红月来了。”

话音刚落,天边的月亮,仿佛被鲜血侵染了一般,逐渐变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