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的这番话令所有十中成员都沉默了,他说的没错,只是这代价未免大的有些离谱。

可如今不这样做,没人能保证杜明雪可以活着下台。

“你这个贼眉鼠眼的老家伙,是不是忘了我平头也曾是十中的一份子?”

林汉正在犹豫要不要上,平头哥突然下来把他拉到了身后。

“好好的学校办着何必那么冲动,老子早就想收拾那长得跟鸟毛一样的杂碎了。”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平头哥就已经跳上了战台从后给了薛辟谣一脚。

“尼玛的,下手没轻没重是赶着下去投胎啊!”

薛辟谣被踢的懵逼了,平头哥是一级武者他知道,但他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出现在这。

“看尼玛看!就你这样要出现在我棋牌室,裤衩子都让你给输完!”

平头哥又是一脚下去,官方的领导坐不住了。

“快点快点!维护考场秩序的人呢!”

一大批维护秩序的安保人员匆匆上台把平头哥给架了下去,好在平头下场之前抱住了伤痕累累的杜明雪。

在经过十中休息区时,他把杜明雪交到林汉手里,接着他因为破坏高考现场的罪名被人给带走了。

“学长...”

林汉内心颇为复杂,看着怀中已经昏厥的女孩,他小心翼翼的把人抬上担架。

“我带她去救助室,你们不要乱来!”

说来讽刺不?六中的学生,被十中的学生以及老校友给救了。

包括后续的检查也是林汉在亲力亲为,六中根本不管杜明雪的死活。

“好样的!就是可惜没把她给打死。”

六中休息区内,教导主任拍着薛辟谣的后背满脸笑意。

“现在你已经成功进入四强,剩下的两场还有些时间。你好好休息,等四进二的时候争口气,把他们一中的给解决掉。”

薛辟谣茫然地看向教导主任,随口问道“为什么是一中?四进二不能是林汉吗?”

教导主任厌恶地望了眼主席台。

“学校就是个小型社会,很多事情还没发生就已经被安排好了。”

……

六中的无情深深刻在每个人的脑子里,林汉此刻正守在杜明雪的担架旁,他脱下身上的衣服盖在女孩的敏感部位。

“医生,她的伤势可以救过来吗?”

负责救助的医生脑门子上全是汗,刚刚才救了一个差点变成公公的男生,一眨眼又来个即将瘫痪的女生。

“我无法给出承诺,但我会竭尽全力。”

“拜托你了医生。”

杜明雪被推进了抢救室,林汉低着头心情出奇的紧张。而就在这时候,一中的领导悄悄来到他身边拍了拍肩膀。

“你很不错,为人很仗义。”

林汉现在很烦,杜明雪生死不明,平头哥又被抓了进去。

这个时候来找自己套近乎,不是自讨没趣吗?

“你的心情我理解,不瞒你说,刚才进去的医生是我一中毕业的学子。他大学上的是一流的医学院校,所以你可以放心。”

听到这林汉才稍稍松了口气。

“对不起老师,如果您是因为之前大葱明的事而来感谢,我想就此打住吧。”

一中领导没想到林汉说话这么直接,短暂的惊讶过后他很快换了个话题。

“在决赛好好发泄一下吧,我相信你上的去。”

“嗯?”林汉猛然抬头,不解地望着对方。

一中领导别有深意地指了指考场方向“我一中的两名学生不出意外都会进入四强。但他们的实力还没有达到一级武者的水平。所以我想,你和薛辟谣会在决赛见面。”

林汉恍然大悟,这是来给自己加油助威了。

“老师您太低估贵校学生的实力了,而且四进二是采用摇号的方式,说不定我马上就会遇到那条狗。”

“不不不。”领导摇了摇头“你们十中往年没有参加过高考,所以不懂其中的潜规则。我一中历年来都包揽了高考前三名,如果决赛前就让他们相遇,那可就白白浪费了一个名额。”

卧槽,一中领导这是在坦白自己操控了参赛名单?

“说来杜明雪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如不是我特意将六中二人排到一起,她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闻言林汉嗖的一下血压上来了,不过很快他又把戾气压了下去。

“战台上的事谁都说不清楚,老师您不必自责。”

一中领导连连叹气,最后他又拍了拍林汉走出救助室。

考场方向的加油声此起彼伏,林汉捂住耳朵专心顾着抢救室门口的那盏灯。

直到灯的红光熄灭,林汉才松开双手缓缓起身。

“小伙子不用担心,人我给你救回来了。”

医生推着杜明雪出来,林汉赶紧上前帮忙。

“对了小伙,怎么这么长时间过去,这个女孩的家长还没过来,她是孤儿吗?”

林汉苦笑着告诉医生不是,杜明雪的父亲,此刻正在为自己处理杨顶天的势力。

“那就好,回头转告女孩的父母,她的命我跟阎王要了回来,可她今后恐怕很难继续习武了。当然,主要还是看她的自愈能力。”

这番话犹如瓢泼大盆倾泻在林汉头顶,一个武者不能习武,那跟让她死有什么区别?!

“医生...”

“你别激动,我说了还得看她的自愈能力。如果她自己争气,重回武者也不是没有可能。”

林汉何尝不知这只是医生的一种说辞,只要影响到武者的根基,再强的自愈能力也不会让她重返巅峰。

“妈的,薛辟谣你给我等着!”

……

考场上四强的名单已经出炉,就像一中领导预测的那样,决赛的两名选手会在一中二人以及林汉跟薛辟谣之间诞生。

四强对战名单也很快公布,不出意料的,一中的两名选手再次错开。林汉和薛辟谣必须胜过一中学子才能在决赛场上碰面。

十中这会很是难受,他们还以为下一场就能看到林汉暴打薛辟谣呢。

“大壮,你哥怎么还不回来,快去救助室喊他。”

十中因为杜明雪一事的发生,现在内部关系也变得非常和睦。

学生和老师之间没了隔阂,校长还直呼林汉是大壮的亲哥。

“我去啥呀,哥他不是过来了吗?”

跟随大壮的目光望去,只见林汉阴沉着脸,光着膀子一步一步走上四强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