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到了半夜时分,哨兵将杨陵的心腹二人带进大帐,张猛看了书信,问了一些情况,重赏了两位人员,然后打发他们回去,“请秘密转告杨陵杨太守,我一定按时带领人马到达。到达时候,我方击掌三声为号,请杨太守及时打开城门。”

原来杨陵杨太守是这样定的计策,先用书信骗的张猛进城之后,马上关闭城门,命令城上魏兵乱箭射下,将张猛射死在瓮城之内。然后孟如山带兵杀出城外,直接杀进蜀兵大营之中,将蜀兵杀散打败,烧毁蜀兵所有粮草——这样,蜀兵尽管人多,也是不敢恋战,只好溃逃。

再说这张猛打发送信的魏兵走后,马上招集众将说话,众将听了张猛的介绍,大部分摇头不信:“这杨陵诡计多端,要是进城以后,被他拉起吊桥,我军进退不得,不是束手被擒吗?”

有几个虑是深远的就反驳,说是上午一战,张将军不用三个回合厮杀,就挑死了他们的主将,所以他们吓破了胆,过来投降了。

再说,信上说的话语没有一丝漏洞可以挑剔,又是晚上派人送过书信来,“杨陵一定想着投降,这是一定的了。绝对不会是阴谋诡计,主将只管按计行事就是了。”

众人这样说着,张猛不插一句话,只是冷笑着,等了一会,起身吩咐:“众将回去马上准备,辰时出营,悄悄往南安城进军。”

众将走后,张猛和衣躺下,打了一个顿,睁开眼看看,天色一过四更,便略略一停,冷笑道:“杨陵,呵呵,算计起我来了,看看谁算计好了谁。”冷笑到这里,起身下床,命令张苞:“带上三千人马出营,往南安城进军,不必太谨慎,到了城外停下待命。”

张苞领命而去,张猛吩咐关兴带兵守营,自己装备利索,带上麻三儿出帐来到队伍前边,带领队伍大摇大摆的往南安城过来。

两地相距也就是不过五六里路,不到半个时辰,张猛的队伍就到了城外护城河旁边,搭眼看时,天色刚过五更,城河上的吊桥却是早已经放下来,队伍过来护城河,张猛就贴身靠在城门旁边,举起两只手,使劲的拍了三声响,城门里边便响起了咳嗽声,随后,城门慢慢的嗞嗞呀呀的打开了。

说时迟那时快,张猛还没有等到大门完全打开,嘭嘭两脚将大门踢到两边,喊一声:“上!”然后挺着钢枪冲在前边。

就在这时候,只听的一声炮响,瓮城顶上四边的城墙上一时火把乱晃,照耀的瓮城里外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此时数十个蜀兵和张猛已经挤在瓮城里边,听见上边一声命令:“射!”,那箭镞嗖嗖嗖的就和雨点一般飞射下来,眨眼间就射倒了几名蜀兵,后边的蜀兵眼看不好,急忙往城门洞里后退。

这时张猛身上已经中了十几箭,但是,箭头碰到张猛,就像碰到铜墙铁壁一般,纷纷落地。只见张猛略一停顿,抬头看看,跃身蹿上瓮城墙顶,手中的砍刀平轮一圈,魏兵就倒下一片。

张猛见了,放下砍刀,一把抓过一个受伤的魏兵,喝问:“衙门在哪里?”魏兵战战抖抖的用手一指东北方向,张猛二话不说,提着砍刀往衙门奔去。

此时衙门里边灯火通明,杨陵杨太守正在衙门一边焦急的走着来回,等待着厮杀消息。

张猛进来喝一声:“谁是杨陵杨太守?”

杨陵听了,急忙迎过来问道:“捉住了张猛吗?”

张猛跟着顺口答道:“捉住了,这不是在这里!”说着伸手一揽,把杨陵来在腋窝里夹住,二话不说,夹着杨陵就往外走,边走边吩咐:“出去,到城门哪里,命令你的士兵投降。不然,我就先杀了你。”

说话之间,来到瓮城边上,此时魏兵和蜀兵两下厮杀正急,张猛松开杨陵,一手拧住他的胳膊,一手挺着砍刀朝着杨陵屁股拍了一刀,喝道:“说话!”

杨陵就伸出两只胳膊喊道:“别打了别打了,别打啦!”

远处的孟如山看见一员蜀兵夹着太守过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听的太守这样喊话,看看自己正对这张猛的后背,就一个箭步窜过来,挺枪就往张猛后背刺杀过来。

张猛听见后边风声响过,也不回头,顺手将手中的砍刀一轮,孟如山就连头带肩膀被劈开成两段。

周围的魏兵见了,发一声喊,挤做一团往远处逃跑,张猛收回砍刀,随手投了过去,几个魏兵便被平砍倒地。

此时的魏兵听见杨陵的喊声,都停了厮杀,胆战心惊的避在城墙顶上的城堞旁边,看这张猛和杨陵。

瓮城中厮杀的蜀兵此时已经将魏兵杀尽,一波一波的涌进城里,到吃早饭的时候,整座南安城就被张苞带领的蜀兵控制住了。

从这天开始,张猛带领三千士兵在城了住了五天,将城中四千魏兵中的精壮人员收编为自己的人马,留下五百蜀兵与剩下的魏兵合编为守城部队,一共两千人马,都由蜀兵里边的一员副将指挥。

然后,张猛又安排了文籍人员暂时代理太守,领导原有城中勤杂人员一起来管理南安城一应杂事。

张猛带着杨陵回到城外大营,好生招待,数次宴请,又数次派人进城,带着生活日用品安慰杨陵家属。

这样过了几天的时间,就感化了杨陵,愿意一心一意的与张猛合作,表示说:“张将军,安定太守崔谅,与我是邻居,一向交好。现在南安城已经被您收复,在下愿意做说客,前去说服安定太守崔谅归顺蜀汉。”

张猛听了,十分高兴,又是招待杨陵几日,安排他回家住了几天会家属,这才打点了丰厚的礼品,配备了仆从马匹,请杨陵上路去安定郡说服崔谅归顺蜀汉。

张猛带着关兴张苞,把杨陵一直送到城外十里方回,临别时嘱咐杨陵:“杨太守这次如果说服成功,回来以后继续担任南安太守。另外,请您转告崔谅崔太守,请他放心,安定郡归顺大汉以后,所有建制照旧,崔谅继续担任安定太守之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