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伏妖 > 第九章 华安河运

广云观,华安县中唯一一家道观,馆主广云子更是号称天仙下凡的活神仙,在华安县内名气极大。

“施主,你只需将这符纸带在身上,每日诚心祷告,日后自会洪福齐天,财源广进!”

正堂内一中年男子和富商正在洽谈,那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虎头青锦袍,腰环玉带,头顶道髻,手腕浮尘,颇有一番仙风道骨的仪态。

富商对广云子无比恭敬:“广云大师,这符纸多少钱卖,我愿买十张!”

听到富商要买十张,广云子立刻眉开眼笑,满面红光:“不贵!不贵!只需十两银子一张!”

“施主如此心诚,想来定能得上仙庇佑!”

又跟这富商攀谈了几句,最后一百两银子收进口袋中,送走了富商。广云子立刻将钱袋拿出来翻了又翻,喜上眉梢。

“师父!”

听到徒弟在正堂外喊自己,广云子立刻收好银子,整理好仪容了走了出去。

广云子推开门,八个猪头倏忽呈现在他眼前,吓了他一跳,手一抖下意识地就掏出了腰间的枣木剑:

“哪来的妖怪!竟然敢擅闯我广云观!”

“师父!是我们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广云子立刻看向那和自己大弟子有五分相像的熊猫眼,惊讶无比:“韩当,你们八个怎么变成这个模样了?”

大弟子韩当闻言,立刻跟广云子诉起苦来:“师父!你可一定要替我们出头啊!”韩当于是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

“敢在我的地盘跟我抢生意,还敢欺负我的徒弟!这要给传出去了,别人可怎么看我啊!”广云子反而担心起了自己的名声,这事虽小但万一这事处理不好,落到别人口中自己连弟子都保不住,这可不是活活打自己这“老神仙”的脸。想到这里广云子一脸气愤地看向自己的八个徒弟。

“你们八个蠢货!打不赢别人还去找别人的麻烦,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韩当一脸憋屈:“师父!我们也不知道那臭小子个头不高却那么能打!”

广云子罢了罢手:“行了!这件事师父会替你们做主的,毕竟我们广云观的脸面还是要的!不过这事要放到商会之后,目前我们的重中之重还是要放到五日后的商会上!”

“你们这几天就都给我安分点,要是谁再到处惹是生非搞砸我的大事,休怪为师将他扫地出门!”

八个徒弟的头立刻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

......

“小兄弟!身手不错!挺能打的嘛!”

一个中年人突然拦在叶凡身前,眼神中满溢欣赏。

叶凡皱起眉毛:“你也是来找我打架的?”

中年人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只是觉得小兄弟身手不错又看起来挺缺钱的样子,所以我有一个好工作想要介绍给你,事成之后五十两干不干?”

叶凡被中年人说动了心:“什么工作?伤天害理的事我可不做!”

中年人一副很斯文的样子:“小兄弟放心,我是个正经商人!违法昧良心的事不会干!不过事先说明这事有些风险,一不小心有可能连命都没了。”

既然不是伤天害理的事,叶凡立刻爽快点头:“我可以答应你!”

“好!小兄弟果然豪爽!我姓周,叫周允!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中年人立刻自我介绍。

“姓叶,叶凡!”

简洁的互相自己介绍后,周允打开话头:“叶小兄弟,我也就不隐瞒你了,我其实是这华安县河运码头的二掌柜!最近渭河上很不太平,我们有一批紧急物资,必须要在今天运过河去!所以急需人手!”

“不过你也放心,这事不会只让你一人参与,我们码头这边也会派出一些人手,另外我们还招募了二十名多像你一样的身手矫健的人!”

叶凡不解:“只是帮忙运货,需要这么多人?”

周允解释道:“这批货物很重要,对我们的来说不容有失!”

叶凡觉得这事对自己来说难度应该不大:“那行吧!只是帮忙送货而已!”

“我还要回去准备一番,小兄弟这块木牌先收下,我们下午酉时出发,到时你拿着这木牌直接去河运码头找我们就行!”

周允掏出一块木牌交给叶凡。

“那叶小兄弟,我先告辞了!”

叶凡点头,目送周允远去。将木牌拿在手中,仔细观察,只见上面雕刻着“华安河运”四个大字,木牌虽简陋,但这雕刻手法倒是精细。

......

天色渐昏,酉时将近。

叶凡目视着远方桥梁上忙碌的景象,和岸边停靠的船只,没错!这里就是华安县的河运码头。

作为华安县唯一的码头,附近数十里货物进出,基本上都要经过这里,可以说除了渔民,就属这个行业最兴盛。

不过一般到了酉时,码头上就基本停业,这也就是明明是最兴盛的行业,却不是最挣钱的原因了。

据说之所以立下这个规定,是为了不惊扰到河神夜间休息。

码头上有值守的人,叶凡拿出周允交给自己的木牌。值守的人一看,脸色大变,顿时对叶凡无比的恭敬,然后就安排一人出来给叶凡领路。

一艘等待出航大船前,周允正在正在指挥着马夫们,将数十个箱子搬运到船体之上。

叶凡走上前去打招呼:“周掌柜!”

“哦!叶凡兄弟来了!先稍等片刻,我们的船马上就要出航了!”周允向叶凡点头还礼,然后又忙碌的指挥工作去了。

等到一切准备完毕,立刻就有人来招呼叶凡上船。除了叶凡,护送这批货物的人经足足有五十多人。

叶凡还看到了周允也来到船上正在船头指挥抛锚工作。

“抛锚!启航!”

伴随着水手一声嘹亮的呼喊声,船体开始慢慢活动了起来。

叶凡看着涛涛的渭水,心中反而极为平静,想起从路人口中听过的各种渭河里的传说,他突然对那河神感到极为的好奇。

包括那河里的水魅被自己抓住时,还有恃无恐,扬言自己要大难临头。这水魅与这河神又是什么关系。

希望今天这趟旅程能替自己解开这渭水之谜。

货船已经启航,太阳并没有完全落山,剩下这段无聊的时间,叶凡在打量着船上那些三教九流的人中度过,这些人和自己一样都是为了钱才接这一趟护送任务的。

除去这一波人,就是以周允领头的华安河运的人,剩下的便是掌船的水手和舵手。掌舵手是一位极有经验的船长,不过在床上时他全程脸色凝重。

启航时,这名舵手极不愿意接这趟活,因为这违反了华安县酉时过后不下水的规定。最终还是周允苦口婆心的劝解下,这名舵手才勉强地答应下来。想来也一定是周允许下了足够多的好处。

太阳缓慢地沉了下去,此时酉时早已经过去了,不知不觉中船上的氛围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渭河上静悄悄的起了雾,幸好床上备有导航的指针,才不怕迷路。

这时周允战出来:“大家都提起精神来,万一待会儿遇到什么危险,还要靠大家一起共渡难关!只要这一趟任务完成,我周某绝不亏待大家!”

立刻周允又让人派发下去大饼和肉干。

叶凡也接过吃食,众人吃饱之后,精神也高昂了一些。

大雾并没有随着航行而消散,呼呼呼!河面上突然起了风。

“收帆!划船!”因为是逆风,掌舵手立刻下令收起船帆,数十名水手开始用桨划船。

风在河面上掀起浪花,船体也开始颠簸了起来。

这种情况持续了没多久,不少才吃过干粮的人都开始晕船呕吐。

周允站在船头观望,看不出脸色。

虽然情况开始有些不利,掌舵手还是紧紧有条的指挥着水手们开始提速,想要快速的冲破这迷雾和狂风的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