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眉间尺传奇 > 第14章:铸剑师之死

流星的光芒虽然短暂,却闪耀了所有人的眼睛。

那是一道绚丽的光芒,就像一道永恒之门。

一个铸剑师的生命与光芒,往往在于他所铸的剑上。

剑是世上最锋利的刀,最接近永恒。

铸剑师往往把生命和鲜血献祭给自己的剑,让心爱的剑成为世间永恒。

剑若有情,他的生命也会像流星一样璀璨。

剑若无情,他的生命是否会像流星一样短暂?

雨依旧在下,已近黄昏。

连黄昏也因恐惧而变了颜色,变成一种空虚而苍凉的灰白色。

干将在街道的尽头打铁。

这是他的工具,也是他生活的全部。

这是最后的时刻。

身后已无路可逃。

楚国武士已经逼到干将的面前。

囊婴的剑尖已经抵在干将的脖颈。

干将不为所动。

在众目睽睽之下,干将终于打好了一柄剑。

这是一柄长剑,剑身呈暗金色,剑刃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剑柄处有一根细绳子,系着一块红色的布条,这是干将最喜爱的标志,只有干将知道那代表了什么,那是一个承诺。

剑身通体乌黑如墨玉,剑尖处有一个弯曲的弧度,看起来十分美丽。

干将握着这柄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紧张与激动。

他握住剑的右手在微微发抖。

一滴泪从干将的眼角缓缓滑落,滴在了剑上。

一滴又一滴。

滴入剑中。

干将的双眸变得更加幽暗。

干将的身形微微有些颤抖。

干将握着剑,缓缓转过了身。

一道身影似乎出现在干将的眼前。

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

是莫邪吗?

干将不敢确认,只知道这个女人的气质十分熟悉,仿佛就是他曾经在梦中见过数百次的人。

但是这不可能啊!

她已经死了啊,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

难道是幻觉?

干将握紧手中的剑,他不愿意去相信。

干将握紧剑柄的手不停地颤抖。

"你是谁,你是莫邪吗?"干将问道。

干将的声音颤抖而沙哑。

不,绝不是梦。

"干将!是我!"这个时候,一个熟悉而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

干将浑身颤栗着,他转过头去。

只见一个美丽的女人,脸上挂着一抹灿烂的笑容。

这是干将曾在梦中经历过的一幕幕。

干将的心狂跳不止。

这个美丽的女人是莫邪吗?

一定是莫邪!

"干将,是我!"莫邪轻轻道,"我回来了!"

"莫邪。"干将喃喃自语道。

莫邪走到了干将的面前,抬起头看向干将,目光充满着柔情蜜意,莫邪轻声道:"是我,干将。"

"真的,是你回来了。"干将眼中的惊讶与欣喜溢于言表。

"是的。"莫邪点头道:"我回来了。"

"真好!"干将眼中的泪水涌出了眼眶。

"真好!"莫邪道。

两人对望着,彼此的内心都充满着无限的激动与喜悦。

这一幕太过于唯美,仿佛画卷般令人震撼。

"莫邪!你知道吗?我想你!"干将道。

莫邪的双眸也充满了柔情蜜意:"我也想你!"

干将轻轻吻着莫邪,两人的嘴唇相碰,一阵阵温暖的触电感在两人之间传递。

干将与莫邪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彼此的眼中只有彼此。

良久,两人的嘴唇才分离开来。

莫邪轻轻地抚摸着干将的脸庞。

干将也轻轻抚摸着莫邪的脸颊。

莫邪的手指划过干将的额头,轻轻抚摸着干将的眉毛。

干将看着莫邪那一张倾城的脸,眼神迷醉,嘴角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意。

"这不是做梦吧!"干将问。

"恩!"莫邪轻轻点头,"不是做梦。"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干将在莫邪耳旁道。

莫邪抱着干将,轻轻拍打着干将的背。

干将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

这一瞬间,时间静止,只剩下干将和莫邪两人的呼吸声。

"莫邪,告诉你一个秘密。"干将在莫邪耳旁缓缓道。

"什么秘密?"莫邪轻轻问道。

"我用你的躯体和灵魂铸成了两把剑。"干将在莫邪的耳旁说道。

"是吗?"莫邪的眼中流露出惊讶。

"一把藏在了南山,藏得好好的,不会有人找到,除了我们的儿子。"干将说。

“另一把呢?”莫邪问。

"另一把送到了郢都,但它不属于楚王,只属于我们的儿子!"干将说。

"我们的儿子!我的尺儿!他怎么样了?"莫邪眼中满含泪水。

"你放心吧,他没事!"干将在莫邪的耳旁道,"我把他安置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了,等待时机,他便会出来,你不用担心。"

"好!干将!谢谢你!"莫邪道。

莫邪紧紧地抱着干将,仿佛要把干将揉进自己的身体,与自己合二为一。

两人互相对望着,眼中充满了浓厚的不舍。

"莫邪,我们一起走吧!"干将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们一起走!"莫邪眼神中充满着柔情。

"莫邪,带上这把剑,这是我送你的最后一件礼物!"干将道。

"好的。"莫邪接过剑,轻声道,"我们一起走。"

莫邪手中的剑一扬,一股剑气直冲云霄,剑气所过之处,天空被撕裂了,空间仿佛被剑气撕碎了一样,一片片破碎。

一声巨响。

空间破碎,一切都化成了飞灰。

莫邪的身形消失了,一切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只有干将还站在原地。

眼前,是冰冷的楚国武士。

还有囊婴手中冰冷的剑。

"莫邪!莫邪!莫邪!莫邪!"干将一遍遍地呼唤莫邪的名字。

他的脸上带着无比的悲伤。

"莫邪!我来陪你了!”干将仰天长啸。

只见寒光一闪,铸剑师突然举剑一横,一股鲜血顿时从脖颈喷了出来,染红了地面!

铸剑师就这样结束了自己一生。

看到这一幕,囊婴惊骇欲绝!

他万万没有料到,铸剑师居然会如此干净利落地自杀了!

囊婴呆呆地望着自己手中的剑,脑海中一片空白。

那一天,云中镇到处充斥着血腥之气。

大火熊熊燃烧,尸横遍野。

整个云中镇几乎被夷为平地。

这一场屠杀,震动了天下。

干将和莫邪的故事,在江湖上广为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