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无限从鬼灭之刃开始 > 第八十八章 倒霉蛋

古易轻轻松松的在萨克面前站定,和他相反的是萨克头上有些汗迹,表情还是很不服气,一副外强中干的样子。

小樱看着萨克的样子再回想那个托斯知道他们对手是古易的异样,一砸手心,恍然大悟的说道“哦~原来就是他们。”

“什么他们?”鸣人莫名其妙的问道。

“你记不记得易说过他之前从有一个小队手上抢来了天卷,看样子恐怕就是音隐那三个人的小队了。”

“喔...难怪那个叫托斯的跟看见鬼一样。”

场下,月光疾风一声“开始!”,萨克迅速的往后退拉开距离,同时掌心暗中蓄力。

古易站在原地无动于衷,手上升起淡淡的金色光圆,光圆中又伸出几条纤细的金线,搁着一段距离向萨克飘动。

正在蓄力的萨克看见那些丝线不知为何有种刺痛的感觉,就仿佛有几根钢针抵在眉心。

“装神弄鬼!”萨克想打破这种气势的碾压,掏出手里剑扔向古易面部。

黑色的手里剑旋转着在空中发出厉啸,逼近古易面门,看着他没有躲避的意思上面的几人属实为他捏了一把汗。

“迟缓。”古易空着的左手微抬,那手里剑好似陷入了泥沼中越飞越慢,直到最后失去所有动能,“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你再不把所有的招式放出来可就没机会了哦~”古易淡声说着,没有嘲讽没有轻视,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可恶!”萨克还不死心,双掌合十大吼一声:“斩空波!”掌心猛地朝向古易,他的掌心有各有一个可以制造强大风压和音波的风穴,两者组合而成一道锥形的半透明冲击波推向古易。

“冰镜。”左手向着面前虚画一个椭圆,当这个无形的椭圆首尾相连后一面淡蓝色的冰结之镜出现在面前,这时候萨克的斩空波到了,轰击在冰面上,冰面不断飞溅冰屑,然而直到斩空波结束冰面也还没有碎裂。

“这是...血继限界?!”卡卡西眉头一挑,冰查克拉是由风 水查克拉结合而成的,属于血继限界的一种,也就是说是基本不能靠自己钻研而得到的能力。

猿飞日斩这时候看了过来,卡卡西不着痕迹的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这是只能由上一代遗传才能获得的能力,但是易他父亲不是...”

其他明白“血继限界”这四个字含义的人表情都很精彩,包括小樱和佐助,血继限界的出现就代表其他一般的查克拉使用者无法用通常的查克拉术法抵消,原本的水克火、火克风、风克雷、雷克土、土克水的相生相克在血继限界面前也不再有意义,最主要的是,拥有血继限界的人,最低都会成为上忍。

另外写轮眼也是血继限界的一种,佐助一直以来都为自己拥有这特殊的能力而自豪,同时也痛恨着写轮眼所带来的的悲剧,可是现在一看...自己真的很强吗...?危机感在佐助心中升起。

“诶?血继限界是什么?很强吗?”鸣人看周围人的反应不一,向身边的小樱询问道。

小樱无奈的点点头,回答到:“很强!血继限界所带来的的能力可以让拥有者完全无视查克拉的相互克制关系,在拥有全新遁术的同时,最少都可以成为上忍。”

“这么厉害?!”

古易听着场上的议论声心中苦笑,这可不是什么血继限界啊...

“算了,那么你的招式都用完了么?”索性不再去想,古易点碎冰镜向萨克问道。

“可恶啊!可别小看我!斩空极波!!”萨克狠狠一咬牙,双手再度合十,朝向古易时掌心再次施放比之前更加迅猛和庞大的冲击波。

这次古易没有傻站着在原地不动,腿部出现一丝电光,空气中出现雷鸣爆响的声音,古易用霹雳一闪的方式来到萨克身边,而这个时候萨克还在双掌超前释放斩空极波。

看着古易右手上的光圈托斯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失声喊道:“萨克!快认输!!”

萨克看见了身旁的古易,不再嘴硬急忙喊:“我认——”

“——!?”

输字却怎么也喊不出来,萨克下巴没有传来痛觉古易也没有接触萨克,可是下巴就像脱臼了一样愣愣的张开,连带着舌头也无法动弹。

萨克惊惧看着古易向后退,这时他才发现那金色的光圆中伸出的丝线绑到了自己身上,然而那细线只有古易那一端看的清,连在自己身上的那一端却消失在了空气中。

“嗬——嗬!”想要认输,嘴无论如何也合不上,只能从嗓子里发出无力的嗬声。

“请住手吧!我代表萨克认输了!!”托斯悲戚的朝着裁判月光疾风喊。

月光疾风抬了抬眼皮。说道:“没有代替认输这一项,必须要有一方失去行动能力。”

“可...我...!”托斯在上面急的团团转,一时半会也想不到什么办法,瞟见场中的那红色的承重柱蓦的灵光一闪,朝着萨克大吼:“萨克!柱子!”

“唔——!”萨克发不出声音,曾经的阴影笼罩在他身上,他惊恐的向后退,听到托斯的提醒脖子一梗撞向柱子,只要昏迷了就会被判为负。

“我又不会杀你,跑什么。”古易是没打算杀萨克,之前揍他是因为任务要求,现在两人顶多称得上是对手不是敌人,试验一下魂力的应用就完了。

所以...

萨克飞奔向柱子的过程中,古易带着头疼的表情一挥右手,上面的光圆的丝线暴射而出,还是飞到一半就看不见了痕迹。

而倒霉的萨克呢?感觉双脚膝盖一麻,向前一下跌倒在了地上,他不可思议的按着自己的双腿,明明还在却没有知觉,好似直接没掉了一样。

“果然是...”看到这个效果古易满意的点点头,之前说过活人的灵魂由精神和元素构成并存在于身体里,古易尝试着用魂力摄取其中的元素,抽走萨克双腿处的灵魂基础元素,从而切断精神对身体的感知,当然古易对萨克并没有将那一部位的元素全部吸取,在保证还可以自身填补的情况下削减到了元素的最低含量,之前他抽的地方是萨克的下巴。

慢慢的走向他,光圆中继续伸出细线抽取他双臂的灵魂基础元素。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萨克的双臂好像突然断掉了,直接垂了下去,现在他能活动的只有头部,目眦欲裂的看着逐步逼近的古易。

“这种不知名的遁术...”猿飞日斩暗自皱眉,未免也太过诡异了一些,逐渐逐渐的把人变成植物人一样的东西。

卡卡西也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场下的情况,写轮眼暗自开启想看清古易体内查克拉的流转情况,结果还是看不清,和之前一样一片迷雾。

小樱看着萨克的表情不自觉打了个冷战,她不知道古易做了什么,她只知道萨克现在很惨,而且甚至连认输都做不到,只能像个破玩偶一样等待命运的宣判。

古易走到萨克面前蹲下,拍了拍他的脸,“别紧张,我又没伤害你,总不能让我白吃你一套技能吧,现在我问你答,之后让你恢复正常。”

听到“恢复正常”萨克的表情总算稍微缓和了下来,现在他整个是面朝下爬在地上的,古易把他翻了起来,问道:“你失去知觉的时候有没有感受到疼痛?有就点点头,没有就摇摇头。”

看着古易没在开玩笑,萨克迟疑了一下摇摇头。

“很好。”右手的光圆收回一根丝线,同时萨克感觉到左腿恢复了知觉。

“现在呢,有没有疼痛?”萨克还是摇摇头。

“嗯~”古易沉吟了一下,不重不轻的敲了敲他的右腿,“有感觉么?”

好像有一点震动感,萨克回想了一下点点头。

古易又收回了一根四线,萨克的双腿恢复了知觉他却丝毫不敢乱动。

看着这奇妙的一幕,鸣人怔怔的问:“他们打完了吗?现在在干嘛?”

“额,玩你问我答游戏?”小樱也晕了,之前被植物人那一幕所带来的后背发凉的感觉也被冲散,不仅是他其他人也傻眼了,卡卡西露出一抹苦笑,多虑的担心,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而场下就这样双方认真的你问我答,萨克的知觉不断恢复。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古易手上的光圆逐渐变化变为繁奥的字体,也可以说不像是字,反而更类似于野兽的抓痕,它的每一笔都是如此锋利,这是灭魂咒。

字体靠近萨克的面门,古易出声询问:“什么感觉?”

“很...不安,而且有种反胃的感觉...”萨克老老实实回答,他的眼中面前这些字体都带着重影,给他特别不舒服的感觉。

“这样么...”古易了然,拍拍衣服站起身,“你可以走了,不想走的话也可以再跟我过两招。”

“我认输!我认输!”萨克喊这三个字从来没有喊得这么急过。

古易耸耸肩看向月光疾风,而月光疾风也宣布了这场离奇比赛的结果,“上杉易获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