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名著反派救助站 > 第429章 他不张飞谁张飞

燕青山叹了口气:“实在不行,我只能另想法子了!”

罗炜赶忙说:“没事儿,青山哥的事就是我的事,欠钱的老赖,打死都不冤的。”

挂了电话,罗炜就琢磨开了,虽然和陈无量有过一面之缘,但终究没怎么和这位打过交道,要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全方位无死角的了解欠债人。

大漂亮集团的这帮人,罗炜接触最多的是陈序,不过这货赖了吧唧不是什么好东西,剩下的就应该是冬瓜小弟陈冬了。同样姓陈,陈冬则要比陈序靠谱许多。不过他并没有陈冬的联络方式,相反倒是因为做生意的关系存了陈序的号码。

“炜哥,没想到咱们说炜哥,炜哥的电话就打来了。”陈序的电话接得很快。

罗炜没好气:“是不是又在盘算什么鬼主意了?行了行了,你那里有陈冬的号码吗,发我一下吧!”

陈序愣了一下:“冬瓜就在我边上,刚才就是我俩聊天时提到的你,你有啥事吗?”

罗炜很随意的说:“没啥事,就是想谈点生意上的事情。”

陈序顿时不干了:“生意找我呀,冬瓜这个小呆子除了打打杀杀的,关心个锤子的生意,我就不一样了。”

罗炜呵呵两声:“我想找一帮子打手帮我要债,这笔生意你能做吗?”

陈序秒怂,倒不是没有合适的人手,主要是要债这件事吃力不讨好,还没多少油水,于是电话自动到了陈冬手上。

………………

罗炜和陈冬约好了碰面的时间地点,溜溜达达去了停车场开上了那辆几乎快成他御用座驾的黄色皮卡。

车才开出去不到三公里,手机又响,罗炜瞥了一眼来电之人,无奈的先把车靠边停了停:“喂,发生什么事了?”罗炜现在相当的烦躁,拖欠货款这事儿在商业运作上并不罕见,何况陈家沟一帮子姓陈的并不是讲理的主儿,所以这事情答应容易,真办起来估计会挺糟心。

那一头的丁越一听就知道老板的心情不佳,于是试探着的开口:“炜哥,你三舅公托我办点事,说让我开个后门,给几个人安排一下工作。”

罗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安排工作?”

丁越小心翼翼的说:“照理说吧,刚好这边也确实缺少人手,倒是不介意卖个人情,何况……”

罗炜赶忙打断:“你是说我三舅公直接领人找你帮几个熟人安排工作,可没道理呀?”心里盘算,钟大江这回又是什么套路,索性直接说,“别理他,安插人你让他直接找我。”

丁越欲言又止:“可是,他让我帮忙去夏泽码头接趟人。”

罗炜恼火道:“他让接就接啊,惯得他毛病,甭理他!”

丁越的声音透出几分心虚:“问题是,人我已经接来了。”

罗炜怒其不争道:“你特么,算了,接了几个?对了,三舅公还在吗,赶紧把他扣住,别让人溜了。”罗炜总觉得钟大江这些日子在躲着他,电话无法接通,消息石沉大海的。

丁越都快哭了:“接回来了四个,你三舅公把人交给我就走了,还说,还说……”

“他说什么?”

“我也没太明白,说什么魏佟跳过他们家,直接找上了沐家,让你长点心吧!”

“卧槽!”要没保险带捆着,罗炜能直接蹦起来,他到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一直把沐知春和钟家算成一国的,却忽略了她姓沐的这件事。

罗炜目前也只知道钟小湖是沐知春的外婆,已经陨落,这里所说的陨落并不是凡人理解的死亡逝世,毕竟本就来自幽冥界,又要死去哪里,具体的细节,作为小草根的罗某人并不能深切明白。而从沐知春的母亲叫蔡瑶佳可知,她的外公应该是姓蔡的,只不过是死是活便不清楚了。至于给与沐姓的生父,因为听闻沐知春父母双亡,罗炜则一直都没怎么在意过,没想到貌似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的样子。

虽然不爽了一下,但罗炜很快就不怎么在意了,毕竟他对自家媳妇有着一种莫名的信心,随即便听到丁越那边喂了好几声:“炜哥,炜哥,你还在听吗?”

罗炜“嗯”了一声:“你说你说。”

丁越继续说:“我觉得你很有必要赶紧过来一趟,这四个人当中的三个,我这边收就收了,可另外一个实在是……”

罗炜已经习惯了钟大江的各种不靠谱,不过被他送来的一多半人,丁越都见过,也没见他有这么大反应,也不知道这一个又是怎么个奇葩法,总不会比西游的小妖精们更让人难以接受吧!

看了看路线,感觉先跟陈冬碰头,把他捎带上直奔婚介会所,一路上就能把事情搞明白了,还很好的利用了时间,完美。于是他在老街停车场门口接上了陈冬后,便马不停蹄的出岛去了。

………………

罗炜一路到了汉宫北街13号,停完车领着好奇不已的陈冬直冲婚介会所,在前台见到了打招呼的丁越,直接问:“人在哪里?”

丁越叹了口气,指了指三楼那边,心有余悸的说:“三个阿姨跟我预支了一部分薪水,马阿姨陪她们出门添置点东西去了,那一个我让他上三楼呆着了。”

丁越口中的马阿姨就是马道婆马娇娇,罗炜先把三楼的奇葩搁一旁,倒是对被他带出去的人产生了好奇心:“你说另外三个都是阿姨?”

丁越点头,翻开了手上的资料夹:“都是刚过40的中年妇女,哎,这个年纪的人找份工作也着实不易,她们三个分别叫王英娘、阎英兰和虔英珠,名字里都有个英字,还挺巧的,炜哥,你之前认得她们吗?”

罗炜傻眼,认得?他连听都没听过这些名字。不过,这种情况也不是头一回碰到了,刚才说的马娇娇不就是,还有像是自报姓名贾浴玲的贾氏、实际叫阎惜娇的阎婆惜。等等,阎英兰也姓阎,会不会有某些联系?至于剩下的王英娘和虔英珠,就实在是摸不着头脑了。

罗炜直接打了个马虎眼,随即问起了让丁越都头疼的那人,他指了指楼上:“另外一个到底怎么回事?”

丁越一挺本分的小伙子,其实不太习惯背后说人是非,只不过这回实在是憋不住了:“我虽然不太以貌取人,但是也是头一回碰上这么丑的人。”

罗炜一挑眉:“丑?有多丑?”

丁越琢磨了一下:“丑的很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的丑。”

罗炜翻白眼:“说了等于白说。”

丁越的五官都快皱成包子了:“反正不好形容,其实吧,丑倒是还能接受,关键是这家伙一看就特别瘆人,眼神凶狠,那脸坑坑洼洼的,跟刚翻过的地有的一拼。你也知道,咱们这里工作日也就晚上会比较忙些,所以一开始我坐在里头,一个没留神,那人就搬了把椅子坐在门边上对着大街晒太阳,半个小时吓哭了三个路过的人。”

罗炜无语,汉宫北街这边本来就不热闹,这个点,半个钟头之内能路过门口的顶天了十一二人,这些人还不见得都会往门里头瞧,吓哭了三个的比例已经相当不低了。

做完了一串又一串的心理建设,罗炜独自出门上了三楼,才推门而入就差点被呼噜声掀飞了出去。由于门窗关的关遮的遮,室内的光线并不好,客厅的沙发上正葛优瘫着一名壮硕如黑塔的狰狞大汉。

只见他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呃,大扑棱蛾子,关键是,从震天响的均匀鼾声和嘴角躺下的哈喇子可以判断,这货是的的确确的睡着了,可那对如怒目金刚似的眼珠子却瞪得溜圆,配上一脸的黑皮坑洼,说一句凶相毕露一点都不为过。

可罗炜见到之后,不但并不害怕,反而整个人都呆愣住了,这特么是嫌弃五虎上将没凑齐,特地把张飞也给他送来了吗,他罗某人又不是刘备,用不着把班底都凑齐了吧!没错,这模样,这黑铁塔般的造型,这睁着眼睛睡觉的习惯,他不张飞谁张飞。

其实,丁越用丑这个字形容眼前这人并不十分准确,这货横看竖看也算是五官端正,皮肤的情况跟现下因为青春期长了一脸痘没注意,导致年岁上去了,整成了橘子皮的情况差不多,唯独他这副表情,拧着眉,瞪着眼,鼻孔张开,龇牙咧嘴,冷不防看上一眼,确实足以吓得人肝颤。

这货睡得香,罗炜琢磨了半天,都在想张飞有没有梦中杀人或者起床气杀人的习惯,貌似《三国演义》中的张飞,只要你不主动挑衅,自己又没有灌饱了猫尿的情况下,还是比较厚道的,于是凑到旁边,用一只靠垫挡着喷射的唾沫星子,小声的呼唤:“张飞……张翼德……张三爷……”

谁知这货一巴掌把靠垫拍开,胡萝卜般的指头又扣了扣鼻孔,不知道挖出了什么,熟练的使用弹指神通将其弹飞之后,侧了侧身,继续蒙头大睡。

就这货的准头,要没靠垫挡着,那弹飞的一小粒估计能直接飞进罗炜嘴里。盯着黏在靠垫上头的乌溜溜一坨,他那个气啊,兜头盖脸的把靠垫扔了过去,就听对方熬一嗓子:“哪里来的鸟人,竟敢偷袭爷爷!”

这一嗓子把罗炜吓了一跳,万一真把这祖宗惹急眼了,罗炜倒是自信能夺得过去,但拆家的结果势必无法避免,于是赶紧安抚:“没人偷袭没人偷袭,钟大江把您送来之前应该提到过我,我就是罗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