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一诺抿了抿唇,哥哥教过她,不要和小孩计较。

但是她不喜欢这个小孩,所以偶然也想任性一次,不那么听话。

久一诺认真看了看白发女孩,然后认真道:“你的鼻子比较榻,眼睛也不够大,身高也没有我高,皮肤也没有我白。所以我反驳你刚才那句话,我比你漂亮。” 白发女孩嘴角的得意挂不住了,略微抽了抽。

【看冯葵那样子,傻了吧唧的。大概没有想到久一诺会这么认真的回答吧。】

【冯葵?】

【就是那个白头发小姑娘的名字,我刻意去找了她的直播间。】

【别说冯葵了,换我在哪里也得傻住。久一诺你想干什么?萌翻我了,血槽都要空了。】

【看到前面准备骂人,看到后面才发现是友军。一本正经说“我比你漂亮”的时候,呆萌呆萌的。无形卖萌最为致命!】

【啊啊啊,夕我要和你抢老婆!】

【楼上住嘴,久一诺是我的。】

【家妻献丑了,我这就带她回去。】

等冯葵想到回怼久一诺的话时,却怎么都说不出一句话了,就像是被禁言了一样。

不仅仅冯葵,所有人都发不出任何声音,一股阴寒的气息从门口开始蔓延,一点点浸入人体。

久一诺手臂又开始隐隐作痛了,刚才那个小姑娘帮她换衣服时已经帮忙包扎过了,但是那只是简单的包扎,并不能使得伤口马上愈合。

手臂一寸寸僵硬至极,仿佛结冰了一般,刺骨的阴寒不断由外向内渗透进去,她强忍着才没有抽搐。

旁边重物坠地的声音传来,是冯葵忍受不了那种寒冷,将自己缩成了一团,却不小心从椅子上面滚落,掉到了地上。

“客人怎么了?需要我拉一把吗?”

说话间,一只宽大的手伸到了冯葵面前,手的主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龙袍,上面满是巨大的金龙,和人类皇帝的龙袍不一样,他身上的龙纹全部不是绣出来的,而是真正的幼龙。

幼龙面目狰狞,仿佛饿极了,眼珠子滴溜溜打转,观察着周围的人群,似乎在想哪个好吃。

要不是还有衣服的约束,幼龙们怕是会马上扑向周围人。

龙袍主人背后跟着黑白无常以及其他十个同样穿着各色龙袍的人,大概是十殿阎罗。

而能站在十殿阎罗前面的,必然就是传说中的鬼王了。

鬼王长相俊朗,除了脸色有点病态的白,堪称人间绝色,仿佛从画卷中走出来的一样。

但是很可惜,他不是夕。

他们长得没有任何相似点。

久一诺叹了一口气,不仅仅是直播间的人有这种猜想,她实际上也有。

她不求这次逃生游戏能继续依赖夕,只求他活着,哪怕不记得她,哪怕这次他要来挖她的心脏,她也希望他活着。

冯葵第一次碰到如此帅气的男人,一时间愣在原地,口水都差点流下来了。

足足过了半分钟,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擦了擦并不存在的口水,然后将擦过嘴的手放在了鬼王手上。

久一诺注意到鬼王的手微微抖了抖,似乎想甩掉冯葵的手。

“谢谢您。”

冯葵还不自知被嫌弃,她的声音说不出的娇媚,脸上更是带着红霞,害羞得头差点到胸口。

“不客气。”

鬼王的声音依然没有任何波动,仿佛刚才手抖的不是他。

被鬼王拉起冯葵终于舍得淑女的坐在椅子上面,眼睛却没有离开鬼王一秒。

鬼王感觉到背后炙热的目光,脚步顿时快了很多。

久一诺有点好笑,也有点感谢冯葵,因为自从鬼王遇到冯葵他就再也散发不出低气压了,仿佛气场被打碎一样,她的手也没有那么疼了。

当然,这种感谢并不会让她忘记祸害她的源头。

鬼王以及十殿阎罗依次落座,黑白无常则规规矩矩的站在两边。

坐在最中央的鬼王终于找回了一点王者的气场,单手托脸,唇角带着恰到好处,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中的自信笑容。

“欢迎各位来参加本王的宴会。本王本应给诸位最好的礼遇,可惜由于最近地府重新装修,花销比较大,导致请不起厨师,所以得辛苦几位准备几道菜。”

久一诺看了一眼金碧辉煌的殿堂,以及众人身上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衣服,觉得鬼王的话又有道理又没道理。

不过不管有没有道理,她们都必须服从鬼王的命令。

因为好久不出现的直播系统333终于出来刷存在感了。

“欢迎幸运儿久一诺再次进入逃生游戏,友情提示,本世界大BOSS为鬼王,请服从鬼王的一切命令,完成鬼王的要求方可离开该世界。”

友情提示?不,她们并没有友情这种东西。

鬼王扫了一眼面色各异的幸运儿们,不紧不慢的开口继续道:“为了给诸位减轻压力,第一日只需要做出一样让我满意的菜即可,第二日两样,第三日三样。第四日将前三日的菜重新做一次即可。第四日也就是宴会真正开始的时候,希望诸位到时候都能准时参加。”

“听起来也不难啊。”冯葵喃喃自语。

她虽然在喃喃自语,声音却是不低,至少在场没有一个人听不到,她似乎有意表现出很轻松的样子。

一旁的久一诺没有接话。

不难?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六样菜不仅仅需要她们自己做,连食材都是她们自己准备。

而食材就是……她们本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