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相师王九张 > 第二十三章、贪心的人

我看到赫连博的脸上已经出现豆大般的汗珠,就知道他心虚了,能想象的出,他当时在规划新茂家园的时候,一定是参考了成都的诸葛庐设计图。不过那东西如果好用的话,诸葛亮又为何只活了53岁,而且连后代子孙也都死在了战场上,导致成了绝户。

这时李世豪的态度已经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王律师,您继续,能帮我说说如何改观吗?”

我点了点头:“改起来也不难,何不听听赫前辈的意见呢?”

“你!”赫连博一愣,刚想要说话,却被李世豪阻止了:“我想听王律师说说。”

“行,那我就说说,最好的方法是将那些别墅都扒掉,小区重新规划盖楼。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如今之计,只能是在道路上有所改变了。”

说着,我站起来,在他的板台上拿来几张纸和一支笔,并且将自己记忆中的新茂家园平面图画了出来。

“小区内的道路要通畅,将此前那些反弓形的道路都改了,因为反弓形道路正对着住宅,就像一把弯刀正对着。相反,环抱形的道路,如同母亲的怀抱,让人感到安全温暖,是聚气的形格。如果觉得环抱形太难,就改为棋盘路,这样通畅顺气,起码能让小区的住户们家庭和谐。再说小区的中央,中央为五黄位,不宜高,也不适合居住,以平地最好。小区的正中可以作为广场、景观、休闲健身的场所,不要建成楼房用来居住。而不巧的是,令嫒所住的那栋别墅,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正好是小区的五黄位,相当于一个小水道的中心,谁家的污水废水都聚在一处,又怎能好。”

我喝了一口茶续道:“小区里的假山都要去掉,因为这假些山都是一些石块的堆积,上面既没有土,也没有花草树木,很难起到旺人丁的效果,相反,倒可能引来一些弊端,因为石头具有吸气的作用,特别是一些形状怪异的石头,阴气比较重,易于诱发疾病和其他不利事件的发生。至于水的景观,把八卦中的反曲河道改了吧,和路一样,只会让人心情暴躁。那些别墅的颜色吗,这得按照小区内部各方位所属的颜色与五行相配合才是大吉,有机会我去现场实地考察一下才能决断。最后我要说的是令嫒的那栋别墅,拆了吧,命不硬的人住进去会死人的。”

李世豪此刻已经目瞪口呆了,他十分不理解的是,为什么我讲的这些,都是赫连博认为是好的风水,于是看向赫连博道:“赫大师,您不想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吗?”

赫连博有些发怔,不停的咽着口水,他好像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我在一旁微笑道:“这或许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也许我和赫前辈所学的东西路数不同呢。”

“对对对,路数不同,家承不同。小兄弟的师父是?”

嚯,人的态度可以转变的这么快吗?难道赫大师是个演员?

我淡淡的一笑:“关东,王玉厢。”

“啊?你是说给东北王看陵的王大师?”

我没想到自己的太爷爷会这么有名气,于是点了点头道:“他是我的曾祖。”

赫连博就像吃了苦瓜一般,刚才还在说我坐而论道,此刻知道身份之后,才明白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李世豪似乎在强压着自己的愤怒,转头对赫连博道:“赫先生,此前你也赚了我不少钱了,不过我们合作的最近几年,实在是有些差强人意,以前给你的几千万我也不要了,就当是交个朋友,不过从此后,你们正风居和我们李氏集团的合作,也就终止吧。”

赫连博如同遇到了特赦,筛糠一般的直点头,慢慢的起身离去。

李世豪表现出一副大度的感觉来:“王律师,今日一见听你一席言,如同读了十年的圣贤书,这风水的奥秘实在是太深奥了,您可有兴趣,做我们公司的风水顾问啊?”

我摇了摇头道:“首先谢谢您的一千万,我相信这点钱对您来说是九牛一毛,所以我却之不恭了,至于风水顾问吗?还是算了,我是个律师,职业是打官司,如果贵集团有法律方面的需求,可以随时来找我。”

“好好好,这个不强求,但像这样的叨扰,我估计以后会经常性的发生,毕竟现在北京的房地产不好做了,我们集团已经在全国几百个城市设立了分公司,对于那些大一些的地皮和楼盘,一定会麻烦王律师的。”

这么牛,几百个城市。

我眼珠一转道:“李老板如果答应在下一个条件,那么以后每年我可以给您免费看三个楼盘的风水。”

“哦?好好好,是钱吗?您只要开的出价,我绝对不还价。”

“那倒不是,我想说的是,您既然在全国有几百个分公司,可不可以在每个城市贵公司的楼盘里给我留下一套房子?是那种统一装修好的房子,家具和家电一应俱全,连楼牌号都是相同的。”

我发誓,李世豪绝对没想到我会提出这么狠的要求,几百套房子,以李氏集团房子的均价2万来说,按200套房子来计算就是4个亿,加上装修和家电家具什么的,就最少是5个亿。

“小伙子,你的胃口不小啊?你真的觉得自己能值这些钱吗?”

我点了点头道:“不是我觉得自己值不值这些钱,而是觉得您的房地产绝对值。每个小区最少几百个单位,一个单位不过是个分子,另外不用给我产权,我只是希望当我去那个城市旅游的时候,有地方住就行了。”

“哈哈哈哈,够贪心,我喜欢,我最欣赏贪心的年轻人了,因为只有贪心的人才会努力去做事,行,这个事我答应了。回头让纯儿带你去办就可以,那么我们的合作意向就这样达成了?”说着,他伸出了宽大的右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