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龙城十四哥 > 第十五章 暗夜酒浇愁

“真他妈该死……”田雨暴躁地踢了身前的皮椅子一脚。

又过了半个小时,律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都陆续下班回家了,事务所里只剩下小秘书和田雨、小金三个人了。

小秘书摆弄着手机,在心里酝酿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吐口道:“你们看都这个点儿了,估计马律师不会回来了,我们这都下班了,要不……要不你们明天再来吧!”

“你说什么?”一听小秘书说这话,田雨一下子急了,“我们不走,老马不来我们就这样一直等下去。”

小秘书说:“可是我要下班了啊!”

田雨说:“下呀,谁不让你下班啦,走你的就是了。”

小秘书说:“可是……可是你们在这儿,我怎么走啊?”

“草……”田雨吼道,“你他妈这是什么话,我们还能偷你们这个破律师所的东西啊,你知道我是谁吗,这个破律师所都是我老爹出钱给的。”

“吭……“小秘书轻声而不屑地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知道,龙城田总的大公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都这时候了还趾高气扬什么呀!“

“什么?你刚刚说的什么?”小秘书的话声音很小,田雨没有听清楚,没好气地反问了一句。

小秘书吐吐舌头,笑了笑说:“没什么,我是说不行你们再给马律师打个电话,试试能不能打通了。”

“叮呤当啦……电话来自马律师!”

就在田雨跟小秘书说话的档儿,马律师把电话打到了小金的手机上。

“喂……“小金连忙接起手机,“哎,马律师啊,你什么时候回啊,我跟田雨这都在你办公室等了一下午了。”

“不好意思小金,田总这案子很麻烦,我这也是刚刚离开检察院,晚上还得连夜整理案件资料,恐怕是回不去了,你先带着田雨回家,回头有什么消息了我再给你们打电话。”

“哦……是这样啊,那……”

“来,把电话给我!”田雨一把把的小金手机抢了过来,“喂,老马!我老爹到底犯了什么事啊?我想和我老爹见个面,你尽快给安排一下。”

“田雨啊,你别着急,田总的案子我会尽最大努力来办的。见田总……哎呀,这个就比较麻烦了,检察院方面控制的比较严,短时间内你可能还见不了。这样吧,你给我几天时间我处理一下,等有消息了我第一时间通知你!”

“哎呀……怎么他妈这么麻烦啊,田跃清可是我亲爹,我这个当儿子的怎么要见见自己的亲爹都这么难啊!把我惹急了,我弄把火把那个检察院破办公楼给烧喽!“

“田雨,你别胡闹行吗!田总出事了,我们大家都很急,但办什么事都讲究个程序讲究个规矩,好了,田总的事儿你就别跟着瞎掺和了,不是马上要高考了吗,你把自己的功课复习好比什么都强,这个时候了,你别再给你老爹和我们大家添心思了!”

“老马,我老爹对你可有知遇之恩,现在我们家出事了,我不管你使什么办法,一定得帮着解决呀!“

“放心,我肯定是有多大劲使多大劲的!好了,先这样吧,我手头还有很多资料要整理,这些天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别再整出什么别的事了,你的这个性格呀,我真不放心!好了,我挂了。”

电话断了……田雨拿着手机呆呆地杵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的,这一刻他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的没用,那么的被别人看不起……

“别再给你的老爹和我们大家添心思了!“田雨心里不断回荡着马律师电话里说过的这最后一句话。

小秘书看看田雨又看看小金试探性地问道:“刚才是马律师来的是话吧,那你们看我现在我能下班了吧?我这还真有点急事需要去办。”

小金说:“哦,好吧,我们这就走了。田雨……”小金说着,一拍田雨的胳膊道,“走了,咱们去吧!”

“嗯……”田雨落寞而机械地应一声,跟着小金迈步离开了马律师的办公室。

撩人的城市夜色从车窗外一股劲儿的往田雨的眼睛里的扎,可是这些原来在他看来无比熟悉而又充满奔放与宣泄青春的极美景致,此刻看来却只是一片烦躁。

“停一下车!”车子行近乐都酒吧,田雨忽然对出租车司机说道。

小金回过头诧异地问:“停车干吗?”

田雨冷冷地扔出一句:“心烦,想去喝杯酒。”

“田雨,你胡搞什么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喝酒。听哥的话,别去了,再说你明天还要上学的!”

“上学……“田雨说冷笑了一声说道,“我老爹都这样了,我他妈哪还有心情上学呀!求你了,小金哥哥,你就让我喝点酒吧,我这真得是快要烦死了!”

“好吧……”小金深知田雨执拗的脾气秉性,于是无奈地说道,“那我陪你一起去,这个时候了,你可不能再出什么事了。”

“谢谢你,小金哥哥!”田雨无力地扔下了句话,然后兀自开车门走下车,奔着酒巴走去……

田雨伏在吧台上一瓶又一瓶地喝着啤酒,小金坐在他的旁边几次夺过酒却怎么也没能拦住,后来干脆也就跟着田雨一起灌起了酒。

这些年,田跃清对小金高低不错,虽然小金只是个司机,但田跃清却并不只把他看成是一个司机,田跃清经常性地会让小金帮着自己处理一些外部的公关事务,俨然已经把小金当成了自己的董事长助理。田跃清曾经对小金说过,开车不是一份值得为之奋斗一辈子的事业,再怎么着你也上过大学,今后的路应该更宽更广,应该有更好的前途才对。田路清的这些话在小金的心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也就从那以后,小金就暗下绝心,一定要死心塌地跟这个老板冲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小金一毕业就跟着田跃清,两年时间虽然不算太长,但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个对他有知遇之恩的田总已不仅仅是他的老板,很多时候他更把田总当成是自己的父亲一样尊重和看待。田跃清如今出事了,小金的烦恼其实一点都不比田雨少。

不知不觉的,两个人你一瓶我一瓶的,空啤酒瓶子就慢慢地摆满了他们面前吧台的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