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的修真界世界 > 第四十章 鸡同鸭讲

病房里。

陈君羡笑着打量了一下女子。

这名女子一头短发,长得还算蛮漂亮,她穿着宽松的运动装,看胳膊肌肉像一直锻炼的人。

女子被吓了一大跳,可在看见陈君羡“嘲笑”的神情后,她隐约得知对方早就醒了,不由有些生气,“你这人怎么这样?醒了还故意吓我?”

陈君羡直接爬起来,伸手去扯滞留针,随口道:“对不起。”

女子见状,又吓一跳,连忙制止道:“诶,你拔滞留针干嘛?”

陈君羡看看她,道:“我又没什么事,挂什么水?”

女子还想说什么,“可是……”

陈君羡已经拔了滞留针,血一下子冒了出来。

女子急了,张口就要喊,“护……”

陈君羡筋肉一发力,血立刻止住了,他伸手抽了一张床头柜上的纸巾擦干净,若无其事往垃圾桶一丢,手背上连滞留针插入的伤口都不见了。

女子看的眼睛都直了,结结巴巴问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陈君羡没有解释,伸手把胳膊上的绷带全都扯掉,他低头看了看被大药之力治愈完好无损的胳膊,非常满意。

一旁的女子却傻了。

她可是清晰地能够看到绷带上沾染的大块血液,那为什么陈君羡手臂看上去一点事情都没有?

该不是遇鬼了吧?

女子想着,浑身一哆嗦,看向陈君羡的眼神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陈君羡没跟她多废话,直截了当问道:“这是哪?”

“医院呀。”女子没听懂。

陈君羡无语地看着她,“我是说,这是什么省份什么城市。”

他在距离定远宫三千里之外的落霞城穿越回地球,按照以往经验,这里绝对不可能是静海。

听女子口音又不像在国外。

所以陈君羡直接问省份和城市的名字。

果不其然,女子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这里是楚庭,你不知道自己在哪吗?”

楚庭?

那还好,坐飞机回去两个半小时。

陈君羡暗暗琢磨着,没再搭理女子,直接朝着病房外面走去。

先前他虽然听到女子和女子哥哥说要私了车祸的事,但别人不知道,陈君羡还能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吗?

整件事某种意义上说来,是他害了对方。

如果不是他胡乱穿越,人家哥哥也不会因为出车祸两只手都骨折。

他哪还能要对方的钱?

但女子不知道啊,她看见陈君羡要跑,连忙伸手去拽,“你去哪?”

陈君羡扭头蹙眉道:“撒手。”

他着急回静海穿越回定远宫,想要告诉宫主梅君燕陨落的事情,哪有空跟这女的多废话?

女子哪肯让他跑了啊,车祸这种事,如果不能私了处理好,回头陈君羡带着律师找过来她哥哥就惨了,“我不放,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陈君羡似笑非笑看着她,“真不放?”

“不放就不放。”女子很坚决,“除非……”

话未说完,陈君羡沿着医院走廊直接往前走了。

然后……然后那女的就像是一根拖把一样被拖着在地上“清洁地面”。

陈君羡力量多大啊,自从完成降丹后,基本力量暴增到了两牛之力,那就是一千六百斤以上。

女人都懵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陈君羡力量大到了这个程度,拖着她走就像是拎小鸡!

在被拖行出一段距离后,女子实在忍受不了旁人的目光,连忙喊道:“停!停停!”

陈君羡停下,看过去,“舍得放手了?”

女子气急道:“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

陈君羡见她还不松手,又要往前走。

女子怕了,连忙道:“你别着急走啊,你这样子跑出去不吓人么?我带你去理个发,买身干净的衣服。”

闻言,陈君羡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洞虚山几个月时间,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头发和胡子也长得像野人一样。

买个衣服理个发花不了多少时间。

陈君羡犹豫了一下,“好,不用你付钱,我自己有……”

说着,他戛然而止,蓦然回想到在修真界那么久,手机早就没电了,他又没带现金身边,别说坐飞机回静海了,哪怕借个充电宝的钱都没有!

我去!

失算了!

陈君羡才意识到这里是地球,没钱寸步难行。

他在楚庭又人生地不熟,想要借钱都不可能。

那怎么办?

陈君羡想着目光看向了还拽着自己手臂的女子,“我们来谈谈私了的事情吧。”

女子:“……”

女子没想到陈君羡态度转变如此之快,但她觉得是她哥哥先撞的人,赔偿是理所应当的。

随后,陈君羡跟着女子去买了一身新衣服,又理了个发,顺带还吃了一顿晚饭。

期间,他得知女子叫做楚莹萱,开车撞他的女子哥哥叫做楚帆,家里祖祖辈辈是开武馆的。

楚帆曾经还上过央视采访,展示过武艺,在国内武术界也算是小有名气。

俗话说穷文富武。

陈君羡在得知对方家里是开武馆的之后,觉得讹个一两千块钱机票钱没什么心理负担。

况且他之前确实受伤了,还浪费了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大药之力去治愈。

吃过饭,陈君羡便跟楚莹萱去见楚帆了。

……

武馆在寸土寸金的天河。

陈君羡下车后看到武馆规模暗暗咋舌。

这个武馆实在太大了啊。

光建筑占地面积恐怕都有两千来平方。

陈君羡不由对自己要讹对方一两千块机票钱的想法,更加没有负罪感了。

里面。

陈君羡见到了撞自己的苦主楚帆。

这家伙两只手臂打着厚厚的石膏,脸也鼻青眼肿,走路还一瘸一瘸,想来是车祸所致。

在楚帆旁边还有三四个忧心忡忡的年轻人。

“师父,你受伤了怎么办啊?”

“是啊,谁知道那自称打假的疯狗什么时候过来?”

“他可是放言,今天一定要砸了咱们招牌的。”

几个人语气里全是担忧。

楚莹萱也听见了,对着陈君羡勉强一笑,然后喊道:“哥,人我带来了。”

楚帆和其他几个人这才停止交流看了过去。

看见陈君羡毫发无伤的样子,楚帆一怔,还以为认错人了,“他是?”

楚莹萱道:“他是陈君羡,被你撞的人。”

“他就是师父撞的人?”

“看上去也没什么事啊!”

“这人该不是故意讹师父吧?”

几个人窃窃私语。

楚帆啊了一声,上上下下打量陈君羡,听着徒弟们的议论,他也有些惊疑不定,毕竟他和陈君羡同时进的医院,记得十分清楚对方手臂上皮开肉绽的样子。

可现在陈君羡手臂一点事都没有,这让楚帆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他很有可能着了人家的道,要被讹钱了!

这种事在江湖上屡见不鲜。

有些人会提前化妆好,然后故意碰瓷,造成受伤很严重的假象,最后派人过来谈私了的条件狠狠敲诈一笔。

但这种事一般都有团队,哪有人像陈君羡这样一个人扮演伤者不说,还亲自来谈条件的?

楚帆心里有点不舒服了,可他还是准备捏着鼻子赔点钱算了,没办法,他在社会上有头有脸,如果传出去撞了人还不赔偿,回头指定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

而且对方既然有备而来,肯定不怕他不掏钱。

“说吧,你要多少钱?”楚帆语气冰冷道。

说实话,想到要讹人,陈君羡还真有点不太好意思,但他现在真的缺点钱回静海,于是,他恭维了对方一句,“看楚老板生意做的挺大,我也不要多少,两千吧。”

楚帆一听,想岔了,毕竟他第一印象觉得陈君羡是设计好圈套请君入瓮,咋可能只要两千块?

所以楚帆的第一念头就是陈君羡要两千万,他眼睛都瞪圆了,“什么?你说多少?”

陈君羡以为对方没听清楚,重复道:“两千。”

楚帆怒了,“朋友,着了你的道我认,但你要这个价钱是不是太过分了?我最多只能给你一百!”

我去!

你这人砍价也不带这么砍的啊!

陈君羡心说一百块我打个车到机场就没了,他摇摇头,假装威胁道:“没两千不行,你要是不给钱,别怪我找媒体曝光你啊。”

楚帆气极反笑道:“好!好好好!看来你是吃定我了,那你去曝光吧,两千?你以为钞票是卫生纸吗?”

他是破罐子破摔了。

可他几个徒弟却吓得魂飞魄散。

“师父,师父,你别这样。”

“这种事要是曝光了你就身败名裂了!”

“就是,你在武术界好不容易闯下了那么大的名头,还上过央视采访,怎么能为了这种小混混丢了名声,钱多钱少可以商量的嘛。”

“他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我们可以就地还钱嘛。”

这几个徒弟都不是傻子,光凭楚帆在武术界的名号,一年都不止赚两千万啊。

他们同样以为陈君羡是花了大量精力、时间去算计楚帆的,自然也认为陈君羡是想敲诈两千万。

楚帆听了徒弟们的劝,一想也是,犯不着和小混混怄气毁了自己名声,他没好气对着陈君羡道:“你坐着等会,我和大家商量一下。”

陈君羡“哦”了一声,心说这人咋这么小气呢,哥们儿就讹你两千块而已,还磨磨唧唧的。

他丝毫不知道自己说的两千和别人说的两千完全是两个意思。

就像是一个笑话这么讲的:

有个人欠了八千块花呗没钱还,半夜很郁闷逛贴吧发现一个帖子大家说负债多少,那人就留言欠了八千不知道怎么办。

第二天楼主就拉他进群,里面都是欠债的,说大家一起努力上岸。

那人觉得无聊就进了群,一进去就受到了热烈欢迎,都在说欠了八千的大神来了。

那人疑惑之余问大家欠了多少,群里有人说一千个,有说几百个,甚至还有几十个。

那人就很纳闷了,不明白这些人欠个几十几百为啥还专门建个群。

人家说的是万,他说的是块,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陈君羡压根不知道他和楚帆的对话就是鸡同鸭讲现实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