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烤肉店。

林东看着眼前的青梅酒,揉了揉眼睛。

“沈一佳,这不是我想像中的那种花酒。”

“不然呢?”沈一佳笑着探身,拧开瓶盖为林东倒上,“我们可是公务员!”

她弯身倒酒的时候,难免一阵胸潮澎湃,翻流不息。

一时之间,林东不要说花酒,连《流体力学》都完全忘记了。

虞郁夹起一片肥牛笑问道:“怎么,小林想喝那种不正经的花酒?”

“倒也……没有。”林东咽了口吐沫,谢过沈一佳后拿起酒杯,茫茫然叹道,“就是有点落空的感觉。”

“可以理解。”虞郁将肉片放到炭架上,歪着头望向林东,“毕竟扫一眼你的资料,就知道你没有女朋友了。”

“注意礼貌。”林东闷了口酒,短暂地品味后举杯惊道,“还挺好喝!”

沈一佳笑道:“是吧,你宁哥最喜欢青梅酒了。”

“是处长喜欢。”宁错借势向虞郁举杯,“处长,这次的事情全亏你的眼光,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确实。”虞郁举杯道,“干杯,我的眼光们。”

“干杯!”

梅酒酸甜可口,烤肉滋滋冒油,四个人很快便吃开聊开。

林东见时机已到,咳了一声问道。

“那个,我们一处还有编制吧?”

虞郁当场就给林东夹了块厚切羔羊肉:“会有的,马上就有了,明天开会我就给你要。”

这个回答。

这个夹肉的动作。

就很让人不放心。

为了让林东放心,虞郁还冲宁错努了努嘴:“你看老宁,才这么几个月就已经买房了。”

“贷款,贷款而已。”宁错面色微熏,哈哈笑道,“这边公积金很多的,压力不大。”

“好嚣张!”沈一佳嚼着肉问道,“我记得你说是婚房吧?”

“哪有哪有,只是简单装修了一下。”宁错脸一红,挠着头道,“女朋友都没呢。”

“哼。”沈一佳没好气地问道,“那你还一个人偷偷住,不请我们去暖场吗?”

“这个,我比较爱干净,接待完客人后收拾起来很麻烦。”宁错拿起瓶子大口一喝,擦着嘴道,“还是等有了女朋友再说吧。”

“可惜了,我也想去看看的。”虞郁随口说道。

宁错瞬间神色一转:“暖场……倒也不是不行。”

虞郁这便起身,给宁错也夹了块肉:“那能不能顺便帮个忙。”

宁错忙抬盘去接:“处长说!”

“先让林东住进去过度一下呗。”虞郁夹着肉悬在盘子上笑道。

“……”

宁错和林东同时狰狞起来。

互瞅了一眼后,更加狰狞了。

“别这么急嘛,只是暂时的。”虞郁支着头,搅着碗里的酱汁道,“猜拳怪人还有一个谜团没有解开,对吧,林东。”

“……”林东一滞,随即放下了手中的酒杯,“B-002选择我猜拳的动机,仍未确定。”

“这个确实。”沈一佳也点了点头,“现在的解释是随机选择目标,太牵强了。”

虞郁这便擦了擦手,正色道。

“这才是我现在最担忧的事情。”

“林东身上也许有什么特质,我们还不清楚,但B-002清楚。”

“如果是这样的话,在关键情报上,我们已经落后了。”

“所以虽然猜拳怪人已被控制,林东的危险却仍未解除。”

“险情甚至会蔓延到他的家庭和学校。”

“所以我认为,他应当暂时与珍视的事物保持距离。”

“考虑到宁错是已知最强的能力者,由你来保护林东再好不过。”

“我明白了。”宁错一仰头,闷了一整瓶梅酒,擦着嘴道,“我可以贴身保护,但地点最好不要在我家,旅馆可以么?”

“我也接受。”林东也叹道,“我确实要与家人保持距离。”

“可是……”虞郁双手一摊,“并没有经费租旅馆哦。”

“那让林东自费。”宁错道。

“???”林东吓得立刻托腮沉思,“苏主任看上去很财大气粗的样子,不如去他那边问问有没有宿舍。”

“好了好了。”虞郁歪头晃着酒瓶道,“不然住我这里,穿甲弹勉强保护一下?”

林东一个哆嗦:“倒也……可以将就个一年半载。”

“想得美哦。”虞郁笑着用筷子点了下林东的鼻头,“就住几天,很快就能申请到经费了。”

可惜了,但也不亏……林东暗叹。

旁边的宁错却是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

“男生可真无聊……”沈一佳看着二人随口说道,“如果我们找到了更强的能力者,正好又是林东喜欢的大姐姐,请她来贴身保护林东,不就皆大欢喜了?”

“似乎是。”虞郁点着下巴道,“但也要考虑人家的意见。”

“就是有机会喽。”沈一佳冲着林东点头道,“加油,色批审讯员,快给自己抓个大姐姐回来。”

“你当现代社会是原始部落吗!”林东骂道。

虞郁抬杯一笑:“搞不好,就快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