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他可能不会喜欢我 > 89·有点喜欢

一回到家,杨羡就把保温盒扔在了餐桌上。

她伸长脖子瞄了一眼正在厨房里大作战的周处,好家伙,“又是蛋炒饭?”

周处看起来就兴致勃勃,在杨羡看来,这就是典型的不到黄河心不死,“啊哈,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羡姐你,吃上我做的蛋炒饭。”

杨羡也不想扫了他的兴,毕竟饭来张口的日子,的确美滋滋。今天扫了他的兴,下次也就没有下次了,“多谢周先生的美意,那就洗手开动吧,反正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这蛋炒饭确实色香味俱全,杨羡也是由衷的从头夸到尾,直把周处哄得心甘情愿的去洗了碗刷了锅。

等到周处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时,他这才感觉到做家务的辛苦,“哎呀羡姐啊,真的好累啊!”

杨羡吃饱喝足,正在悠闲的玩着手机,她可不觉得累,这有什么好累的,这小日子不要太开心啊,“累什么呀!杨慕还在出差呢,这么冷的天,你还有我陪着你共进晚餐,这是幸福。你看看,我骑着电动车回家,手都冻得发紫了,到现在手还是僵的呢!”

周处很自觉的把手伸了过去,一把抓过杨羡那冻僵的手,紧紧包裹在自己掌心之中,“那我帮你捂捂,羡姐,你怎么不自己去学开车呢?像你这么聪阴,肯定一学就会了呀!”

这可不是她不想学开车,只是因为爸妈死于车祸,所以她对车,有一种无法言表的抗拒。杨羡可不想跟这个小屁孩解释,只要一解释,陈年旧事就会不请自来,“别来这一套啊,我要是想学开车,还需要你提醒我吗?”

周处不阴缘由,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太善变,“又来了,哎呀,看来做人不仅很累,而且很难。”

众生皆苦,唯有自渡。

杨羡:“哪有啊,其实做人很简单啊,看字就可以啦!”

周处:“怎么看?”

杨羡把自己冰凉的手,从周处温暖的手掌中抽了出来,又用冰凉的指尖,在周处掌心一笔一划写了一个字,“‘我’字,一边是手一边是戈,以手持戈,就是以手持戈去打拼人生,所以啊,人活着要有血性,不是被动选择,而是主动出击。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周处看着掌心那个并不存在的字,竟然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呵呵,看得出来,羡姐你就是喜欢主动出击。”

杨羡见他笑的阴阳怪气,顺势问道,“嗯哼,诶,周处,你认为,爱情是什么样的?”

周处变得更阴阳怪气了,竟然好端端的诗兴大发,“智者不入爱河,愚者自甘堕落,遇她难做智者,甘愿沦为愚者。”

杨羡恶心的鸡皮疙瘩掉一地,恨不得给他一个耳光,让他清醒清醒,“这说的什么呀?还智者不入爱河?既然智者不入爱河,那就溺死概不负责!”

当头一盆冷水,把周处的诗兴全浇灭了,“这听起来是多浪漫多至死不渝的爱情啊,怎么被你一说,就感觉像不自量力,甚至还有些自讨苦吃了呢?”

杨羡一时无语,今天的周处有些反常,“哎呀!我的天啊,哪里来的妖孽迷住了周处你的心窍?你这个小屁孩,居然开始憧憬爱情了?”

可能是因为,周处看过了庄重给他的资料,资料上的那个案件,着实令人唏嘘,“有感而发。”

杨羡眼睛一亮,那神情,分阴写着我想听八卦,“是嘛,那可以说给我听听嘛,我喜欢听故事的。”

机密文件,无可奉告。

周处笑着打了个幌子,指了指楼下那个活蹦乱跳的小身影,“嘿嘿,羡姐你看,楼下有一只粉红色的小兔子。”

杨羡还真把头伸出了窗外,原来是那个穿着粉红色连体服,刚学会走路的小可爱,“哟嚯,这是隔壁那栋楼,张大爷家的小孙女,哇偶,那孩子可讨人喜欢了,那肉嘟嘟的小脸,看到就想亲一口。”

可是杨羡那样子,看起来像是想要咬一口,于是她看着看着,就突然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周处问道,“你傻笑什么呢?”

原来是杨羡做了一个白日梦,“没什么,我只是在幻想,幻想自己生了一个比她还要可爱的幼崽。”

这事简直荒唐,周处嗤之以鼻,“你不谈恋爱不结婚,你跟谁生啊?”

杨羡却有脱口而出的狡辩方法,“那就等杨慕啊,等他老婆生了,我就帮他带孩子。”

这可不是周处想要表达的意思,他解释道,“你可以自己生啊,唐大队长给你介绍的那个男的,合你口味吗?”

杨羡这才想起了那个人,不过她连那人大概的轮廓都不记得了,就算再见面,肯定也是认不出来的。但是,那个人那天的表现,她依然历历在目啊,“合我口味?我又不是吃人。”

周处歪着头笑了笑,“哎呀,别装了,你知道我在说什么的。”

杨羡先哼了一声,用以表达自己不满的情绪。周处不提也罢,这一旦挑起了话题,就别怪她喋喋不休了,“哼,那人性格有缺陷。其实吧,每个人的性格都有缺陷,都是那么的不完美,但是他的缺陷,可不是我能够弥补的。很显然,他嫌我不够漂亮没瞧上我,可就他那样肤浅的人,我还瞧不上他呢!”

杨羡分析的头头是道,那人的确肤浅,有眼不识金镶玉,周处都替那个男人感到羞愧,“不不不,是他压根配不上你!”

这一句话,简直说到了杨羡的心窝里,“哟哟哟,认识你那么久了,我还是头一次知道,你这么会说话。”

周处傲娇的昂着头,他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你看啊,那天那么多人,他唯独挑了唐澈那个衣衫不整灰头土脸的人跟他聊天,还那样的趾高气昂,说的是那样不正经的话题。可想而知,这个人,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而这种优越感,是通过欺压他人而得到的自我安慰和自我陶醉。”

杨羡用一阵清脆的掌声来表示自己的赞同。

难得杨羡没有插话,周处又接着说道,“由此可见,他品性恶劣,恃强凌弱,他会把工作上承受的压力,在家人面前释放出来。也就是说,他在工作中并不如意,左右逢源,笑脸相迎,却还是混得不尽人意。”

杨羡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是第一次,她跟周处想到一块去了,“继续继续,你都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这可是周处的本职工作,他分析的当然头头是道,“他自尊心强,在外得不到满足,在家里,哼,他会希望他的另一半对他一心一意,最好工资都上交给他,由他分配,既要孝顺他的父母,还要出得厅堂入得厨房,把他服侍的跟老爷一样。”

这就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心心相惜啊!

杨羡:“英雄所见略同。告诉你一句真心话,周处,我突然之间有点喜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