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远看了他一眼,周五的小鸟问题让他对李洋的严谨认真记忆深刻,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说道:“这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为什么会盗版横行?我总结出几方面原因:

一、国内互联网发展还处于野蛮生长阶段,各方面制度并不完善,这是大环境因素;

二、文化普及程度不够,对知识产权认知不足、人均收入偏低是最重要的一点,2-5元钱一首歌对大多数人来说不算,但歌曲数量变成10首?100首呢?相信很少有人只听一首歌吧?,这也是一方面;

三、惯性思维,90年代开始国内就流行盗版光盘、系统软件、游戏等各个领域,这会让很多人产生一中错觉,从众心理,有便宜不赚是傻子。”

(原因好几个方面,产商定价虚高也是一方面,就不一一赘述了,想了解的自行百度)

“这也造就了,音乐市场的盗版泛滥成灾,音乐人苦不堪言,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歌转眼盗版就出来了,专辑无人问津。

而我们的介入就不一样了,一方面,0.1元的版权分成就不用说了,几乎没什么利润。音乐人的利益主要来源于悦听音乐网站的广告收益,还有,也是我们未来的重点攻克的方向,数字音乐专辑。相信在悦听正版代言人的支撑下,广大音乐人的线上数字专辑会比线下的唱片专辑卖的更好。

最后,我相信随着国内互联网的普及,市场的规范化,制度的完善性,以后盗版音乐会逐渐转变成正版,而那时我们也就不再需要0.1元多此一举了。”

“那我们呢?利润都给出去了,我们怎么办?”王莉跟三好学生似的,捏着笔的小手举了起来提问。

夏远笑了,笑得有些猥琐,“他们或许会赚,但我们永远不亏!”这已经涉及到悦听音乐的核心业务了,夏远暂时不打算说。

“休息一下,大家讨论讨论。”

夏远狠狠喝了几口水,嗓子都快冒烟了,王莉适时端着水壶过来,夏远把杯子递了过去,“听懂多少?”

和众人一样,王莉眼中异彩连连,夏远这番言论无疑惊住了她,原来免费的含义还有这种理解,听到夏远的话,王莉想了想道:“现在我们用0.1元的付费模式取得用户及音乐人的支持,然后以广告,还有数字专辑的付费产品来补贴音乐人在0.1元下载版权中拿不到利益。”

夏远点点头,赞赏道:“是这个意思。”虽然王莉的语言表达不太清晰,但夏远还是能听出来她有点明白自己的意思。

说起来也很简单,悦听要的只是音乐人线上版权,对于现阶段只能在线下苦苦挣扎的音乐人来说,完全是纯利润,他们一样可以经营线下实体专辑等等。

而现阶段国内盗版横行是必然的,不可能悦听一上线盗版就没有了,这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就是在后世2019年依旧还有盗版泛滥的痕迹。

所以音乐人想要从线上版权获取利益那么首先他自己本身就得舍弃一部分利益,要是还按线下那么收费卖专辑,那肯定是不行的。如果说线下他一首歌买断是2万,那么线上最多只有3成,也就是说,一首歌到了悦听音乐库的价格是7千,或许还不止。这只是一个方案。

另一个方案就是分成,音乐人和悦听共同分成那01元,版权还是悦听的,只不过悦听负责线上所有推广。

总的来说,线上方面,悦听摊一部分,音乐人摊一部分,不然就靠01元的下载分成,谁都别想活。毕竟其他盗版网站可是几乎没有成本的,想生存必须得割肉,砸钱。夏远也预估到了悦听有很长一段时间内盈利不了,还得砸钱,而音乐人则会多一分线上收益,但也不会很多。

休息过后,夏远和赵玉琪对视一眼,赵玉琪拿出几份文件互相传阅,夏远也开口道:“所以,网站的定位就是正版版权。

所以接下来产品部的任务就是开发出悦听音乐客户端,这部分由我负责,另一方面就是扩充音乐库,这方面由赵总负责,我们的目标是在年底悦听音乐的音乐歌曲库能达到百万的规模……”

赵玉琪补充道:“我和夏总商议过了,公司准备成立一个新的部门,市场部,市场部负责……”

最后,夏远还吹了个牛批,“我们的目标是3年内香江上市,5年后纳斯达克敲钟。”

这话一出,产品部几个原本就被唬的愣愣小青年立马变了个模样,充满了斗志,对于现阶段的大学生来,网易丁磊这些人在纳斯达克敲钟是他们楷模以及表率,而现在,夏远意气风发的样子无疑让他们有了目标。

开完会后夏远径直去了赵玉琪办公室。

“怎么了?”赵玉琪只来得及抬头扫他一眼,继续低头写东西。

“乐库年底之前扩充到100万可能有点难,不过也好办,你这几天让产站上做一个首页banner,大致意思是有奖征集原创歌曲,奖金方面你和魏总商量着来,还有招募原创音乐人,签约条件略高于市场水平,还要特意点出我们独有的线上模式,我想多一分收益的情况下,会有人来的。

另外在二级页面说明一下网站对正版的立场,版面不用太大,有个意思就行,现阶段尽量少拉点仇恨,还有。”说到这儿夏远坐了下去,隔着办公桌和赵玉琪面对着面。

“还有,你尽快办理一下米国签证,可能你得飞一趟米国,我想条件合适的情况下在米国建立一个悦听音乐的办事处,现在国外音乐市场也不景气,所以有机会的话,我想拿下一些国外的版权!”

赵玉琪大吃一惊,这些东西夏远会前可没跟她露过口风,“国外市场?夏远你不是吧?”情急之下直呼夏远的名字了。即使以赵玉琪的过人经历也不禁惊讶夏远的动作之快,之猛。

“我很确定,现在盗版不仅仅是国内,国外也一样,我想试试,另外,公司方面,你要人直接说,我没意见,每个月我还能给你40万的运营资金。”

“我想想吧!”赵玉琪犹豫道。

夏远站了起来,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平静中带着一丝丝坚定道:“别想了,市场是做出来的,我的目标是3年内香江上市,5年后纳斯达克敲钟!”后半句和开会时一样画大饼,纯属扯淡。

“为什么不直接在纳斯达克上市呢?”赵玉琪不由问道。

夏远笑了笑没说话,这能说吗?我能说我是圈一波钱,然后在最高峰甩手,看着次贷危机席卷过来?

不久后,玉林音乐人事全部甩给了悦听,夏远的歌曲版权也全部置换给了悦听,为此悦听付出了80的股份,谁让目前悦听的盈利业务全部来自于夏远的几首歌呢关键他是老板,左手倒右手的事。

持有悦听80股份的玉林似乎消失了。

而此时的大洋彼岸,itunes音乐商店也正式上线,它的拥有者恰恰是日后的国际巨头,苹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