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诸天证仙录 > 八十六章:正式立项

“…我还真会同意!”

和平道人考虑一番后,不得不承认,秦诤拉投资的想法,确实很有诱惑力,具备很强的可行性。

“真鹤师侄你这脑袋,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这骚主意是一个接着一个啊。师叔我是真服气了!”

明玄道人,也忍不住感叹起来,对秦诤的头脑,表示真正的心悦诚服。

怎么长的?——当然是受到前世那些擅长空手套白狼,割韭菜的大佬们的熏陶和启发啊!

我这两招才到哪儿啊?——连点皮毛都算不上。我这两下就服气了,若是让你见识到“下周回国”的骚操作,你还不得五体投地,惊为天人?

“师叔缪赞了。弟子也不过是,平时没事爱瞎琢磨而已。”,秦诤心中胡思乱想着,嘴上随口谦虚了两句。

明虚道人又夸赞了几句。秦诤再继续谦虚。

“好了。你小子也不用谦虚了,过度的谦虚,就是虚伪。”

和平道人就笑道:“闲话就不多扯了,下面咱们谈点正事。”

大佬发话了,秦诤和明玄道人都是神情一肃,静听吩咐。

“这事儿呢,我同意了。这样,我先赐你一道元神级数的‘大幻网神通’,你以此神通为基,按照你心目中的设想,先弄个毛坯出来。”

和平道人举手发出一道流光,透过水镜,落到秦诤身上,随后看向明玄,吩咐道。

“这事是真鹤发起的,就以真鹤主持,明玄你为辅助。”

“你们安陋就简,以清河郡为据点,先把大致的毛坯,给我拉出来。有个花架子摆在那里,我也好去拉投资不是?”

“总之,你们要把架子搞得漂亮点,流程这些,也尽量搞得像那么回事,要能唬得住人。”

“搞好架子之后,你们再来通知我。到时候我要验收检阅。”

“若是我都看不下去,那自是不消说。若是能通过我这一关的话,那我就算是舍下这张老脸不要,也要到万宝宗、百草门这些狗大户那儿,去忽悠几个财东过来,把这事给做成。”

秦诤也是心中暗赞,无论什么世界,这能混到大佬级别的,就没有一个傻的。自己只是大致提了一下融资的概念,和平老道就无师自通的,想明白了拉投资的流程环节,和注意事项。

“是!弟子会和师叔商量着来,定会把架子给做得漂漂亮亮的,通过师叔祖这关。”

“叔父放心,小侄定会全力配合真鹤师侄,把架子给做好,任谁也挑不出刺来!”

“嗯,那就最好了!先这样吧,你们忙活去吧。我也要去找几位元神老祖商量一下。”

和平道人点点头,交代一句后,就关了水镜,结束了此次通话。

水镜才一关,明玄道人就冲秦诤笑道:“师侄你头脑灵活,思路设计这些,就全靠你了。师叔我在这里先表个态,会给你打好下手。总之,咱们叔侄齐心协力,一定要把这事给做漂亮了。在宗门大佬那儿,博个好印象…”

“师叔客气了,咱们叔侄,都是和平师叔祖一系,都是自家人,这个自是不消说…”

“哈哈,师侄说得不错,都是自己人…”

当下,两人相视而笑,又共同的利益维系,感觉彼此又亲近了几分似的。

话说和平道人为何如此热心,舍出一道元神级数的神通不说,还大包大揽的把拉投资的事揽了过去?

这明玄道人为何如此亲热?

秦诤也是心中洞明。

实际在此方天地开辟六万年,一元之数已运转过半,天地元气开始逐渐衰退,仙门大佬提出“开源节流”总方针的大环境下,自家提出来这个概念,已经算得上是走出了一条新路。

以后就可以用香火愿力,来代替天地元气。就可以避免因天地元气衰竭,所带来的修炼困难,末法之劫等一系列的问题。

自家的设想若是实现,演化成无上神国,则可以供出一尊紫赦的大罗神尊之位。

而一尊大罗神尊,则代表着一个神系。大罗之下,可以容纳九尊太乙级青赦;再下可造就十八位次一等的,元神级数的青赦大神位置出来。

在天地元气日渐衰减的趋势下,有造就“一大罗、九太乙、十八元神”潜力的神系概念。

其重要性,自是不用多说。所以和平道人才会如此上心。明玄道人才会如此热情。

这个神系概念设想如此重要,秦诤为什么会贡献给宗门,而不是自己单独玩呢?

自然是因为这里面的利益太大了,耗费太大了,涉及的方方面面也太多了。

以秦诤目前的实力、人面,既护不住盘子,也拉不起如此大的牌面。

黎山教就不一样了,既有这个实力护得住盘子。也有这个财力和关系,撑得起牌面。

再说了,秦诤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赚元力。这个神系立起来,不管大头算谁的?他该有的元力,都不会少了半分。同时,还可以顺便为老母亲张罗一个神位…何乐不为?

所谓打虎还得亲兄弟,上阵还需父子兵。

秦诤就笑道:“师叔,我有意让五绝门几位亲厚师长都参与过来,一者,人头熟,我安排起来也更方便顺手。二者,我也想给家师青松真人,与几位亲厚师长、师兄弟们,托个底在这里,万一他们日后未能自行破关,成就长生,也有个位置不是?”

明玄心知肚明,真鹤这招,固是有照顾同门之意,但也不乏预防自己争权的意思。

不过他一来是成就的上品金丹,自许有六分把握成就长生。二来,退万步说,他自问有和平道人的关系在这里,就算以后自家未能自行堪破长生,那一个青赦的位置,是怎么也跑不掉的。

故而明玄道人自问无论如何,自家的利益都是稳的,也无意与真鹤争权。

当下就笑道:“此是正理,师叔当然支持。再说此事是师侄起的头,和平师叔又交代了,一切以师侄为主。师叔自是不会多指手画脚,师侄只管放手施为就是。”

秦诤笑道:“师叔客气了。师侄我年少轻狂,再者修的玄部,功法也不大合。不比师叔久经事务,玄功精深,经验丰富。以后小侄有哪儿做得不到位的地方,还需师叔多加提点才是。”

“师侄客气了!”

客气两句后,秦诤就告罪离开,找到东鹤几人。

“兄弟们,我才找了个大活,需要兄弟们和同门帮忙。若是弄得好,大家一人混他个千八百道功的,不是问题。甚至,未来帮大家混上元神级数,也不是问题。”

这真鹤才跟大家散开没多久,就弄了个大活?——战鹤三人颇为意外,连忙追问原由。

秦诤把事情来龙去脉,噼里啪啦的一说,剑鹤三人也是喜出望外。

当下就由剑鹤施法,远程联系上宗门。

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