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龙并不喜欢运动,所以很少去体育馆这种地方,尤其是孙河西湖苑体育馆这种偏向会馆性质的体育馆。

陈龙按照前台提供的线路进入大门后,才发现门后与门外简直是两个世界。

孙河虽然还没出帝都六环,但其实也算是帝都郊区。

孙河周边的环境只能说比陈龙的老家稍微强上一些,既有大片的农田,也有高楼大厦耸立在马路两边,有点城乡结合的意思。

但体育馆内的建筑却十分现代化,各种钢结构的建筑和通体钢化玻璃外观的设计,竟然和陈龙总部大楼的设计有些类似。

陈龙出了大门,沿着规划好的线路,往北走了100多米远。就看到了不远处一大片被围起来的空地,显然这就是前台所说的马场。

陈龙看着这堪比足球场大小的马场,不由得感慨汪小婧的这个闺蜜肯定也不是一般人。

要知道帝都的郊区它也是帝都啊,这里的地皮肯定不便宜,光一个马场就这么大,可以想象整个体育馆的面积有多大了。

陈龙走进马场之后才发现,这个马场主要分为两部分。

一侧是马厩,里面关着数十匹骏马。

马厩被分隔成数十个大小不一的隔断,每个隔断都有自己单独的编号。陈龙一眼望去,每个隔断里竟然只有一匹马。

另一侧才是所谓的马场,马场由木栅栏分隔成数个数个区域。里面有草地,还有沙地,有的区域里面竟然还有一些训练用的障碍物,显然那个区域不是新手能进入的。

“您好先生,是第一次来吗?”

就在陈龙在马场里东张西望的时候,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走到了陈龙的身边,热情的询问道。

“你们老板呢?

她去哪了?

她让我今天上午到马场找她谈合作,我找了一圈怎么没看到冷总人啊?”

陈龙知道汪小婧和体育馆的老板在一起,索性就编了个谎,骗一下这个工作人员。能骗成功最好,如果被识破的话他就继续大海捞针的去找。

过来跟陈龙搭话的是马场的师傅,他看到四处乱窜的陈龙还以为来了生意,没想到陈龙居然是来找老板的。

他到是没怀疑陈龙在骗他,因为陈龙太镇定了,在加上陈龙准确的说出了老板此刻就在马场,所以他并没有怀疑陈龙。

“冷总刚和她的朋友上楼了,这会应该在二楼的咖啡厅呢。

你看见那边那栋3层小楼了吗?

冷总就在那边休息,你过去直接上二楼应该就能找到她了。”

“谢谢!”

陈龙道了声谢,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着什么急啊,你是去找老板,怎么搞得好像去谈恋爱一样?”

看到陈龙越跑越远,男人摇了摇头,觉得陈龙太年轻太毛躁了,冷总不会和他这样的愣头青合作。

“你在看什么,这么出神?”

冷泠泠见到汪小婧突然呆愣愣的看着楼下,伸出右手在汪小婧的眼前晃了晃。

“他来了!”汪小婧幽幽的说道。

她紧皱着眉头,视线仿佛能穿过冷泠泠的手掌,看到正在往她们这边赶的陈龙。

“哪呢,我看看是哪个倒霉的家伙竟然俘虏了我们汪大小姐的芳心。

我去,你说的不会就是那个正往这边跑傻子吧?

长得还算过得去,不过就他这小体格子能禁住您老人家折腾?”

汪小婧本来心情就有些烦躁,听了冷泠泠的话,更是气得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呦,心疼了,我刚说你这小男朋友两句你就不高兴了?”

冷泠泠那可是情场的老手了,看到汪小婧的表情就知道她不高兴了,赶忙出言缓和气氛。

“冷姐,你这栋楼有什么独立办公室之类的地方吗?我暂时还不想和他见面,我想躲一会!”

冷泠泠皱着眉头看向汪小婧,她能看出来汪小婧对陈龙是有意思的,但她却故意躲着陈龙不见,这很不符合汪大小姐的人设啊。

“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就算是要分手,你今天就在这,大声的告诉他,你把他甩了不就完了?

何必要搞失踪那一套呢?

你不就是想让他着急,想知道你在他心中的份量吗?

他现在已经来了,你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吗?

您们就当场把话说清楚呗,我就不相信,你今天在这拒绝他,明天他还会死皮赖脸的缠着你。”

冷泠泠的话,像锋利的刀一样,句句刺进汪小婧的心口。

她不得不承认,冷泠泠说得对,她确实没想就这样和陈龙分开,但她也不想再这样和陈龙不清不楚的继续去了。

“冷姐,我......”

“打住,你就安安心心的坐在这,我也想看看你这个小男朋友有什么过人之处。”

汪小婧叹了口气,默默的坐在椅子上,呆呆的望向窗外,陈龙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小婧!”

陈龙气喘吁吁的跑上了二楼,一眼就看到了汪小婧和一个打扮很成熟的女人坐在窗边。他赶忙跑到了汪小婧的身边,伸手就想拉住汪小婧的手,但却被汪小婧躲开了。

“是世琪告诉你我在这边的?”

汪小婧的生意很冷,这让陈龙的心也跟着跌落到了谷底。

“是我逼他说的,你别怪他。

小婧,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不能当面说呢?你这样不声不响的就失联了,我真的很担心。”

陈龙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在了汪小婧边上的椅子上。再次伸出了手想去拉汪小婧的手,但还是被汪小婧躲开了。

汪小婧转过头,直视着陈龙的眼睛。

“因为什么?

因为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

我觉得我把话说出来你就能解决吗?”

看着汪小婧微微发红的眼眶,陈龙内心暗叹了一句,果然如此!

他早就猜测汪小婧跟他玩失联肯定和方婷婷有关,估计是这段时间陈龙和方婷婷的新闻太多了,让汪小婧吃醋了。

“亲爱的,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吗?给我一点时间,相信我好吗?我肯定能解决的!”

陈龙企图动用温情攻势打动汪小婧,他眨巴着大眼睛,深情款款的看向汪小婧,并且再次伸出了他的咸猪手。

不知道是陈龙的话说动了汪小婧,还是陈龙深情的眼神打动了汪小婧。这次她并没有躲闪,让陈龙握住了她的右手。

当陈龙拉到汪小婧的手后,内心一阵狂喜,这表示汪小婧还愿意谈。

陈龙挪动了下椅子,让他更靠近汪小婧,他凑到汪小婧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亲爱的,我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明白吗?

我真的一直在想办法,只不过这件事没那么好办。

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求你了!

我答应你,肯定会想出来解决办法的,真的!”

汪小婧的心里明白,这些都是陈龙的谎话。

他能有什么办法?

还能光明正大的娶两个老婆不成?

但是,她真的不舍得就这样和陈龙分开,虽然心里委屈,但是她宁愿自己骗自己。

陈龙说的是真的,他真的会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嗯~嗯~

你们年轻人做事注意点场合啊,我这可是公共区域,有什么私密的话回家说,要么去我办公室里说。”

冷泠泠从陈龙一进来就开始关注着他,他从陈龙身上没有看到一丝帝都‘公子哥’的气息。反而发现陈龙身上有着一种特别的气质,这让她不由得对陈龙刮目相看。

汪小婧并没有告诉她,他们两个因为什么闹矛盾。

但冷泠泠这种红尘里打滚的人,从陈龙的几句话里就听出来,陈龙显然还有另外的感情线。

陈龙虽然说得隐晦,但男人这些狗屁话,她听过太多了。

她不知道是汪小婧主动插入到陈龙的感情中,还是陈龙从一段感情中主动出轨。

但显然,这种话题不适合在这种地方说。

陈龙听到冷泠泠说话,才转过头看向她。

冷泠泠是一个很精致的女人,小巧的脸庞非常显年轻,和她身上成熟的装扮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纯欲)

“小婧,咱们回家(橘子酒店)说行么?”

陈龙感觉到对面的女人应该不好对付,轻轻的捏了一下汪小婧的小手。

“行,行吧!”

汪小婧瞬间就理解了陈龙的意思,她和陈龙虽然也算老夫老妻了,但在冷泠泠面前说这种话题,她还是觉得有些害羞。

担心陈龙说漏嘴了,赶忙点了点头。

“冷姐,抱歉了。

我和小婧还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谈,我们先回去了,改天再过来看您。”

冷泠泠笑着看向汪小婧,她实在是没想到汪小婧这个小魔头,在面对陈龙的时候,竟然像个乖乖女一般,她今天可是开了眼界。

至于陈龙是怎么找过来的,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她根本不在意,她马上就要把陈龙查个底掉。

她感觉自己又发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呵呵,没关系,你们年轻人回去好好谈。

我这个体育馆又不会搬,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再过来玩就行。”

“嗯,好的,谢谢冷姐。”

“冷姐,那我们走啦。”

汪小婧被陈龙拉着手,陈龙站起来,她也跟着站了起来。

“回去好好谈谈,他说得对,什么事都有解决的办法,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嗯,我知道了,冷姐。”

汪小婧点了点头,虽然心里明白她和陈龙的事情基本没有解决办法。但是,听了冷泠泠的话,还是让她提起了一丝丝的信心。

当陈龙拉着汪小婧的手,走出孙河西湖苑体育馆的时候。

前台不敢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她根本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小鸟依人的女人,当初可是在体育馆过肩摔过好几个上前搭讪的家伙。

“这也太假了吧?”

然而陈龙和汪小婧根本不会在意她的感受,人家要着急回家‘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