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完,李翰吹了墨迹放在曹老板的面前问道:

“看看吧,如何?”

看着上面的如同鸡叨般的字,曹老板一脸激动。

轻轻拿起那封信,小心翼翼的吹了吹。

“谢谢,谢谢大哥。”

曹老板感激道,待墨迹干了,立马装进信封跑出了军帐。

四周士兵们看向李翰的眼神纷纷发生了变化。

见状,李翰心中长叹一声:“还有谁要写家书的,都上这里来吧。”

抚平剩余的纸张,李翰心中打鼓。

也不知道剩下的还够不够。

军帐中,李翰的身边顿时围满了人。

————

庄子上,心中无比焦急的赵伯正在等待着李二的消息。

自从发现李翰不见了之后,他立马就准备去找李二。

直到来到长安,这才想起李世民的身份已经变成了的皇帝。

想要见到他并没有那么简单。

更何况,早上那段时间正是上早朝的时候。

他一介奴仆根本就没资格进殿。

李翰的身份还不能暴露,上了大殿也不能说什么。

只好给门将说了一声后回到了庄子上等待消息。

日头渐高,赵伯的心也愈发急躁。

哒哒哒....

一串急促的马蹄声,一匹棕色的骏马停到了庄子门口。

赵伯疑惑的看着军士身上的铠甲,不明白大白天的玄甲军来家里做什么。

难道是宫里来消息了?

“敢问这里可是李翰李公子家?”

来人看到赵伯后轻声问道,来之前尉迟宝林特意叮嘱要注意礼节。

果然是公子的消息。

赵伯赶紧起身相迎:“没错,李翰是我家的公子,敢问军爷我家公子在哪?”

“哦,他在玄甲军,这是他给你们的家书,还有让一个叫吕方的人带上人跟我回营。”

一股脑的把命令说完,军士下马侧身站在庄子外等待。

本想让他进去的赵伯见状只好闭嘴。

他赶紧打开的李翰的信封,第一眼就看到那的鸡爬般的字体。

顿时长出一口气。

这字一看就是公子写的,还是那么的有性格。

看完内容,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陛下这是怎么想的,公子才多大,怎么能让他从军呢!

赵伯心中颇有微词,可对方是李翰的父亲,更是大唐的陛下。

即便心中再不愿意,他也没办法说什么。

唉。

叹了一口气,拿着剩下的信封叫来春花秋月。

“赵伯,公子找到没有?”

春花双眼红肿,明显就是刚刚哭过。

一旁的秋月也好不到哪去,嘴唇煞白眼角还带着几分泪痕。

“哭什么,公子没事的,这是他给你们的信。”

“给我们的?”

听到李翰没事,春花秋月一改先前的凄楚,重新活泼起来。

尤其是听到的李翰还给她们写了信,心中更是十分激动。

哪里有主人给奴婢写信,这说明李翰心中记挂着她们。

迫不及待的打开的信封,秋月刚刚还煞白的嘴唇恢复了些许的血色。

“公子也真是的,离开也不跟我们说一声。”

她们两人的样子让赵伯心里酸酸的,想看内容却不好意思。

只好转身向着演武场走去。

外面的玄甲军还在等着呢,可不能耽误了时辰。

告知韦一剑李翰没有事情之后,便迅速让他把人召集了起来。

除去还没有回来的李想等人,其他人全都回到了演武场。

孔颖达拿着书本来到赵伯面前,淡淡的问道:“公子找到了?”

“找到了,多谢先生担忧。”

赵伯赶紧行礼,毕竟人家的身份摆在那里。

李翰可以毫无顾忌,但他不行。

双方之间的的身份有着巨大的鸿沟。

孔颖达点点头,看了看惨不忍睹的家书后接着离开。

李翰聪慧,不光是点子多动手也不差,可唯独这手字。

实在是惨不忍睹,我辈之耻!

“赵伯,公子在哪里?”

见孔颖达离开之后吕方急匆匆的来到赵伯的面前。

他们可是找了好久,都没有发现李翰的踪影。

这让吕方十分着急。

“公子现在在玄甲军,正让你带几个人去找他汇合。”

说着就拿出信封放在吕方的面前。

经过孔颖达的教学,这些少年们已经认识了不少字。

信上的内容大概浏览了一遍后,吕方立刻回到队伍当中。

“你、你、你还有你们都出来,跟我去玄甲军找公子。”

看到信上的内容,吕方不再迟疑,心中更多的是兴奋。

能去玄甲军可一直是他的梦想。

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

本来韦一剑也想去,却被赵伯留了下来。

他若是离开,恐怕庄子上的这些少年会翻天。

他们这几个老胳膊老腿的,没办法看住这些人。

一刻钟之后,三十个少年整齐的跟着吕方来到了庄子外。

正在等待的玄甲军军士看到这些少年眼前一亮。

三十人整整齐齐,步调一致,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坚韧。

无论他们的实力怎么样,都已经具备了一支军队的样子。

“你就是吕方?”

玄甲军军士来到他面前问道。

“是我,公子让我们跟着你。”

“没错,能跟上吗?”

军士拍了拍身边的骏马。

吕方眼神打量了一下,随后摇摇头。

“我们是人腿,跑不过马的。”

“不过可以试试!”

不等军士回答,吕方立刻大喊:“向右转,跑步准备!”

三十人整齐划一向右转身,动作丝滑,毫不拖泥带水。

这让玄甲军更加惊讶。

如果这样一支军队训练成功的话,那该有多大的力量。

做完这些,吕方看了一眼玄甲军。

他立刻明白,翻身上马,轻轻一夹马腹。

马蹄哒哒哒离开了庄子。

“跑步——走!”

吕方也紧随其后下达命令,三十人齐整摆臂向着玄甲军的驻地进发。

骑马的玄甲军有意考量他们,不断的在加快着马匹的速度。

当他转身向后看的时候,却发现吕方那些人和他的距离没有丝毫变化。

即便这些少年的额头已经布满了汗珠,可他们的队伍依旧没有散。

每个人都涨红了脸,依旧紧紧闭着嘴巴,用尽全力跟在他的身后。

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玄甲军再次加快的速度。

这一次,终于和身后的少年拉开了距离。

可此时他们也已经到了玄甲军的驻地。

经过入口的盘查,吕方他们被带到了李翰所在的军帐前。

“大哥,外面来了好几十人说是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