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捷率领独立团主力从坂田联队前锋部队的侧翼毫无顾忌地发起猛烈的进攻。

进攻来得突然,坂田本以为因为自己的到来,早已闻风丧胆,四下而逃的八路军队伍是绝不敢回过头来与他正面较量的。

可他终究是没有料到,跳出来阻拦他的狂徒还不止一个。

苍云岭主阵地上,那个如饿狼般疯狂,作战毫无章法,居然敢用进攻代替防御的八路军将领还没有消灭。

左翼的八路军竟然再次向着坂田联队发起了猛攻。

在孔捷的怒吼声中,整个独立团主力像是跟着头狼呲牙的狼群,当战士们展露出中**人在狭路相逢时爆发的勇气,夹杂着对坂田联队滔天的怒火和仇恨,那种奋战必死的决心带来的巨大力量令侧翼防守的日军不寒而栗。

伤亡,在日军部队中迅速蔓延!

整个坂田联队的前锋进攻部队的攻势都为之一滞,原本从正面进攻苍云岭主阵地的鬼子,受到侧翼的冲击,即便是军事素养过人,也依旧难免受到影响。

同一时间,七七一团从右翼向坂田联队发起进攻。

七七一团自然是按照上级的命令,发起了牵制性进攻。

可小鬼子不知情啊!

遭遇孔捷的独立团左翼猛烈冲击的鬼子已经为之震撼了,倘若右翼进攻的八路军如同左翼这支八路一般疯狂、强悍,在坂田联队前锋部队与主力脱节的情况下,前锋部队甚至有被覆灭的危机。

对此,身在指挥部的硬茬子坂田信哲却是异常冷静,在他看来,这支支那军人的疯狂也不过是逞军人一时之勇。

当屠戮的炮火与子弹倾泻而下,这支胆敢以卵击石的支那军便会彻底清醒,即便是疯狂,也难逃灭亡!

而现在,坂田信哲下定决心要做的,就是一鼓作气吃下眼前依旧死守在苍云岭主阵地上的对手——李云龙和新一团。

军令不曾动摇:

部队继续从正面发动猛烈攻势,以迫击炮压制敌人火力,步兵继续向前推进,吃掉正面的这支八路军,一个不留!

坂田这个老鬼子深知伤其一臂,不如断其一指的道理。

只要能够从正面击溃防守在苍云岭主阵地上的新一团,再回过头来慢慢收拾侧翼的对手就是。

至于两侧翼,坂田则是下令以优势火力死守,为正面进攻李云龙的新一团争取时间。

远出的城楼上。

依旧在密切关注苍云岭战况的三五八团参谋长方立功放下望远镜,惊讶道:“团座,八路军的援军居然到了!从日军左翼进攻的那支队伍,看那进攻的架势,似乎没有留手的打算,这支队伍的指挥官到底在想什么?这两支从侧翼进攻的八路军,难道不是来掩护正面的那支八路撤退的吗?”

楚云飞感慨道:“军人当有视死如归的勇气!我原以为八路军将领里边出现一个就足够让人惊讶的了,现在看来,又多了一个。”

方立功道:“团座,您的话我不敢苟同,这个从左翼进攻的八路军指挥官在我看来实在愚蠢。

如此毫不留手的进攻,有些破釜沉舟的意思,尽管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激发队伍的士气与战斗力,可一旦鬼子后续主力抵达,回过神来,那正面与日军纠缠的八路军倒是可以撤出去,从侧翼进攻的这伙八路怕是又要反过来被日军包围了!”

楚云飞点了点,道:“是这个道理,但军人视死如归的这份骨气,总归是令人钦佩!”

“到头来还不是自取灭亡。”方立功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两人的目光重新放到苍云岭阵地上。

苍云岭阵地,坂田联队前锋部队的左翼。

方立功能够看明白的道理,身在其中的独立团将领们又怎么可能看不明白?

一营长王雷虎是员猛将,虽然对孔捷的命令向来是丝毫不打折扣地执行,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团长,咱们真的要发起决战性的进攻?”

孔捷反问道:“雷虎,怕了?”

王雷虎回道:“我怕个球,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个疤!团长,我就是在担心,咱们这边放手进攻之后,新一团倒是可以突围出去,可咱们团怕是又要陷入重围了!”

“那就正好杀个痛快,这苍云岭就是弟兄们征战的舞台,直接从正面杀出重围,击溃坂田联队!”孔捷沉喝道。

王雷虎只是犹豫了片刻,似乎被孔捷的那份自信所感染,再抬起头时,目光里满是决然:

“好,团长,那弟兄们就跟着你杀个痛快!为政委他们报仇雪恨!”

“好样的!”

孔捷满是老茧的大手在王雷虎坚实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拍。

一旁的沈泉苦笑道:“团长,上级的命令是让咱们在协助新一团突围之后,选择从日军封锁的薄弱点突围,若是从正面发起突围,那可是抗命了……”

孔捷沉着脸喝:“二营长,老子问你,这独立团谁是团长?”

“报告团长,独立团团长是孔捷!”

“这就对了,既然老子是这独立团的团长,枪声一响,全团都得听老子的,你说老子抗命,难道你小子现在就不是在抗命?”孔捷吹鼻子瞪眼道。

沈泉稍滞,“是,团长,我明白了!”

看着自己麾下两大悍将最终的选择,孔捷忽地轻笑起来:“沈泉,你以为我想从正面发起突围吗?那是不得不从正面发起突围!”

见沈泉与王雷虎一脸困惑,孔捷继续解释道:

“甭管你们信不信,咱们这边只要一动手,哪怕是牵制性进攻,按照李云龙那小子的尿性,他肯定要选择从正面发起突围,硬刚坂田联队!”

“到时候咱们这边要是一撤,压力可就全都压到李云龙的新一团头上了!”

“所以只有咱们独立团配合李云龙的新一团同时向日军发起正面进攻,才有可能打破僵局,突围出去,保住两团人马!”

沈泉狐疑道:“团长,上级的命令可是让新一团从俞家岭方向突围!老团长难道敢公然抗命,选择从正面突围?”

孔捷断然道:“他要是不敢,就不是他李云龙了!”

剩下的话孔捷没说。

心里想的却很透彻。

我独立团是按照上级的命令,从侧翼发起牵制性进攻的。

只是李云龙那小子在得到两侧翼的掩护之后,居然没有选择从俞家岭方向突围,而是调过枪口从正面冲击坂田联队。

独立团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新一团被鬼子消灭吧?

所以独立团是被迫跟着新一团从正面发起进攻的。

另外从日军右翼发起牵制性进攻的七七一团,眼见着新一团与独立团发起正面进攻,搞不好也得临阵帮忙。

嘿嘿!

从牵制性进攻到正面进攻,不过就是个擦边球的事儿。

战斗结束之后,就是见了旅长孔捷也有话说。

头是李云龙那小子带的,独立团只是无法坐视新一团被日军全歼,大义上完全站得住脚。

“抗命”这口大锅可背不到咱老孔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