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团宠剧本不能丢 > 第29章 救治

不过,两人的表情最迅速都是一变,因为配备在一起的血液又分离了开来,虽说不是分离成完全**的两滴血液,不过最便能看出两人的血液完全无法完全配备在一起。

如此以后,这两滴血液的状态便再也没有产生过别的变更。

不怪水西曜和谢铭月无望,因为这种征象说清楚一个问题,那便是谢铭月和云氏的血液可以相融,不过配备度不是最好。

这种结果,谢铭月是不可以为云氏供应血液补给的,如果强行补给的话,云氏体内的血液便会抵抗排挤谢铭月的补给血液,会导致云氏的血液状态大乱,时候的话,谢铭月的血液便不是在救云氏,而是在害云氏。

谢铭月神态黯然,表情惨白一片,为什麽会如此,她是云氏的女儿,如同连她的血都不可以救云氏,那麽这宇宙面谁还能救云氏?

莫非她真的要寄希望于术后大出血的可能不会产生吗?

莫非她为云氏能做的,唯有期求上天的怜悯吗?

水西曜的心里一般不太好受。

“微儿,你娘如此仁慈,必然是善人自有天相。”

谢铭月却不肯意如此想,听其天然这种事儿,可有可无的事儿可以,不过事关云氏的性命,她做不到。

这时,谢铭月想到了一个可能。

“爹,我让叶清去找人,可能咱们可以找到能为娘供应血液的人。”

这个可能,让水西曜的眼中稍稍亮起了一点光辉。

并非血统上嫡亲至近的人,也有一个人可以提供应一个人血液的可能,只是这种可能性最小。

只是,希望再小,还是有希望不是。

“好。”水西曜拍板。

“姑娘,老爷,你们迅速,夫人的情况好像不太好了……”

这个时候,珙桐显得有些尖利的声响响了起来。

那一瞬,谢铭月和水西曜的面色蓦然大变,珙桐素来持重岑寂,能让她如此忘形的事儿全部不是什麽小事。

谢铭月和水西曜将眼光转移到云氏身上的时候,便察觉云氏的眼睛不知什麽时候曾经闭上了,身上的气息最薄弱,好像曾经被难过花消完了膂力和精神似的。

“娘!”

“心舒!”

谢铭月和水西曜一般哆嗦的声响同时响了起来。

谢铭月拉住了云氏的手,而水西曜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在了云氏床前。

“爹,你去和叶清一起为娘找可以般配血液的人,我来为娘举行剖切之术。”因为心境太身子重要,谢铭月的声响最大,险些是喊出来的。

着实谢铭月的本意是水西曜为云氏举行剖切之术,而她去找般配血液的人,不过水西曜太身子留心云氏了,完全掌握不住自己的感情。

而仅有一丝岑寂的她,比起水西曜愈加适宜一点。

“微儿……”水西曜有些迟疑,虽说他的情况不适用举行剖切之术,不过他安心便是不下云氏。

“爹,你迅速去,娘的情况不容许咱们拖太久时间的。我立马为娘来举行剖切之术,而你此时便去找般配娘血液的人。”谢铭月紧紧地攥着拳头,起劲地让自己岑寂下来。

看着谢铭月这般神志,水西曜不再踌躇,转头便要离开。

“爹,娘必然会没事的。”背后,谢铭月发颤却刚强的声响响了起来。

“弟弟,你必然要乖,必然要和娘都好好的。”晓得云氏的情况不容许延迟太久,谢铭月强迫自己岑寂下来以后,便开始为云氏做起了剖切之术。

谢铭月外貌上看起来最清静,不过心里却不断表示自己:“她不是娘,她只是一个一般的患者,她不是娘……”

唯有如此,谢铭月能力使得自己连起务必的岑寂。

在谢铭月在为剖切之术繁忙的时候,水西曜和叶清则是在探求般配云氏血液的人。

不过短短几刻钟的刹时,小半个泽都城的人都晓得了这件事。

只因叶王府和清木府赏金万两探求一个人,两府对付人的要求最容易,身子康健、气血两足,还要能历史一种药物的实验。

这个人除了自己可以列入外,保举别人的当选中后,保举的人也可以获取黄金千两。

便使是没有历史两府的选择,介入选择的人每人仍有一两银子的介入价格。

不过,介入选择的人务必诚笃取信,一旦被两府察觉介入者不合乎选择的条件,只是贪婪银钱而来,那麽介入者便会被叶王府立马杖毙。

偌大的明示书贴在叶王府和清木府的大门上,白纸黑字地写清楚介入者的条件和诈骗要负担的结果。

如此的明示书听起来诱人又残暴,却是被容许存在的,这种明示书到底上是两府和介入者之间的商定书。

如此的事儿,如果放在别的府邸身上,可能有敢贪婪银钱的人,不过事关叶王府,一想到叶星阑和叶清两人,便没有人敢冒这个险。

对付欺瞒者,叶王府说杖毙,那不过必然会被杖毙的。

因为诱人的条件,许多人几辈子,几代人积累下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钱,前来介入选择的人最很多。

便是因此,叶清和水西曜的表情越加凝重。

因为介入选择的人虽多,不过能历史药物实验的人却是没有一个。

银子一箱箱的减小,不过叶清和水西曜并未将这些花消放在眼里,能救得了云氏,哪怕散尽家财又如何。

清木府里,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喊声响彻了房间:“呱呱——”

听到这有力的婴孩哭声,众人的心境都是一松。

不过,谢铭月的脸上没有任何喜悦之色,相悖却是一片肃冷,眼眸中一片懊恼和忧愁。

谢铭月是为弟弟的身世而高兴,不过却更为云氏的情况而忧愁。

真是忧愁什麽来什麽,她曾经顺当地为云氏举行完了剖切之术,可云氏的伤口真的便大出血了。

谢铭月将弟弟交给珙桐和冬青处分,自己则是连续处分云氏的伤口。

因为太身子重要,谢铭月的身上早已被盗汗浸湿一片,衣衫都沾在了身上。

谢铭月正缝合着云氏身上的伤口,便看到她身子里的血如同活水一般汩汩地向外流着,只是几瞬时间,云氏的身下便储存了一滩红得刺眼的鲜血。

“娘……”谢铭月以为自己的心都要从身子里跳出来了一般,泪水不自禁地便夺眶而出,连拿针的手都是哆嗦不已。

“不,不,我不可以畏惧,我务必岑寂下来,若我这个时候畏惧了,谁来救娘,岑寂,岑寂,岑寂……”

谢铭月不断强迫自己岑寂下来,在恢复了一丝明智的时候,心里立马做了一个决意。

谢铭月拿出了妙生针,一根根紫金色的针疾速地在云氏的身子上落了下来。

每落下来一根针,云氏大出血的情况便会改进一些,直到云氏的身上根基上布满了针时,她的身上停下了流血。

从谢铭月落下第一针到完,不过只是过了几瞬时间罢了,不过云氏整个人都如同浸在血泊中了一般。

那表情惨白地没有一丝红色,因为产后的衰弱整个人完全落空了认识,那神志看起来便只是比死人多了一一口气般。

这般的云氏,看得谢铭月的心,如同被谁揪着一般疼。

不过,谢铭月并不容许自己沉醉在疼爱之中,深深地呼了几一口气后,从新拿起针为云氏缝合起伤口来。

谢铭月缝合伤口的速率最迅速,缝合完伤口以后便立马为云氏用上了伤药粉。

一通繁忙下来,云氏的伤口被处分好了。

只是谢铭月仍旧不敢有半分松散,因为面前看来云氏的情况虽说曾经巩固了下来,但这都是因为她用妙生针强去向住出血的缘故,若云氏的伤口不可以完全凝血的话,她一将这些针拔出来,那麽便使是云氏的伤口曾经被缝合住了,还是会不断泌出鲜血来。

谢铭月不晓得以云氏的情况,妙生针可以持续多久结果,她望她的伤口可以尽迅速完全凝血。

一番繁忙下来,谢铭月以为特别疲钝。

不过谢铭月先强撑着喂了云氏一些养身的药物,只是云氏的身子太衰弱了,虚不受补,可不可以用结果太强的药,只能服用一些结果细小的药物。

这些结果细小的药物只能稍稍缓和云氏的衰弱。

云氏的气血紧张不足,此时的情况只能牵强算是保住了一条命,随着时间一点点以前,若伤口迟迟不可以完全凝血,她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倒霉,若要改进如此的状态,除非是有人能为她供应供应血液。

这是好久时间以来,谢铭月第一次有深深的疲乏感,她医术了得又如何,她的医术只能牵强保住云氏的性命,不过身为一个女儿,她的血却无法救云氏。

谢铭月守着云氏,眼看时间以前了近一个时候,眼看着云氏的伤口曾经冻结的差很少了,不过偏巧云氏的气息越来越薄弱,一颗心马上揪了起来。

这个时候,珙桐到达了谢铭月身边,低声禀告了一句:“世子妃,世子爷和老爷回归了,他们还带了一个人回归。”

谢铭月多少满心无望,闻此,一对眼睛蓦然亮了起来。

叶清和水西曜此时带来清木府的人,必然是可以为救云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