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双姊密室事件 > 双姊密室事件30

径直走下楼梯,我们来到一楼。正值前半夜踏入后半夜交际时刻,路上三三两两遍布着和我们一样刚刚从教室内出来会宿舍的人群。大多是学生,夹杂一两个教师模样的人,神情较为严肃,虽然这是在校园内,但是夜已深,教师们还是互送看着自己的学生在校园内的安全。

走着走着就和大多数人一样踏上回宿舍的路程。有的人却不同,看见路边的便利店还在营业,发出一阵嬉笑声,几人离开主干道,扑腾扑腾。欢快地奔向店内,买上一杯热饮,或者一根烤肠下肚是这段时间最惬意的享受。

“我呀,最喜欢冬天了。冬天在我眼里是精灵出没的季节,那些雪白的精灵时常飘忽不定出现在乡间田野,我在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去人少的地方,寻找那些精灵。”

陶醉在临近冬日带来的寒冷,我陶醉在其中,不由得发出感慨,是啊我最喜欢冬天了。而真正的冬日即将到来。白雪在一旁一言不发迪听着我讲述我和冬天的故事。

“去年我和两个好朋友一起去寻找我梦想中的冬日精灵。终于被我们找到,我看到之后开心地笑了。而这个画面被其中一个朋友记录下来,本身是画家的她记下,临摹下当时的画面,将至描绘成一副美丽的画。随后她将这幅画赠与我。看着我徜徉精灵中,我觉得很开心。”

“你知道那些精灵是什么吗?”

白雪歪着头想了一会,会心一笑,“冬天的精灵,自然是我啦。嘿嘿。”

“真是个调皮鬼。”我佯装要拍她脑袋之下,白雪松开握住的手笑嘻嘻躲开。

“那副画被我叫做冬日精灵。那是我见过的最美一次雪景。那是我在赞叹,果然冬天才能见到如此美景,这是其他季节不具备的。”

话语越说越低沉,到后来我几乎说不下去。伴随我的白雪注意到我的状态不好,好奇的探上身子,问我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有点感伤,对物是人非,我有过很多经历,但还是容易感伤的。”

白雪应该听出我画中带有伤感之意,岔开话题,往刚才的事上面引。

“小奕,快点告诉我答案啦,你看我们已经走出好一段路,离目的地不远了。”

面对她焦急又有着期待的眼神。我有些得意,甚至有点想嘲讽她,做事怎么这么不带脑子呢。不过这是心里话我不想说出来,免得引起冷战。

“谜底很简单哦,稍微想想就能破解。”

“真的吗?我却感到很不可思议,小偷先生是怎么进入那间房子的呢?”

我马上揭晓答案。不等白雪反应过来,我已经绕到她身后,从她左手的位置转换至右手边,也不必废话语,拿住她的右臂,往外一拽。谜底已揭晓——白雪右手食指与拇指包着白色纱布,显然右手曾受过伤,现如今包扎好,正在等待伤口愈合。

白雪呆呆的看着我。挡在中间的手臂挡住了一只眼,我从旁边看过去,她的一只眼中透露出的迷惑之意不减反增。明显我这个行为还没有让她理解这个密室的核心。唉,本姑娘从头到尾仔细和她说明白吧。

放下她的右手之后,白雪依旧不能理解其中的含义,忙问道:“这是做什么,举起我的右手就能破解谜团?”

说完她自己举起右手看了看,放下之后无力的垂下去,这次她没有把手伸进口袋中,手指间轻轻摩擦,仿佛是在体会刚刚的举动有何深层次含义。

“哎呀呀,想不通,这和我右手有什么关系,难道我手指受伤和这件事有关联吗?”

“关联大了去了!这简直是核心所在。我来一次性说完给你听吧!”

“首先让我们回到现场。注意那扇门的钥匙。之前你的同学猜想有人复制出这把钥匙的另一把,用在那天的盗窃中。其实这样想非常不合理,我不清楚复制钥匙的难度有多高,只说小偷在那天行动是很难符合偷盗经常发生在深更半夜无人之时。要是选在晚上进行盗窃安全性高得多了。但是小偷没有这么做。这是为什么。当然是他知道只有那段时间他才能有进出屋子的机会。错过了这次,手上没有钥匙的他是很难办得到的。”

“那天是如何得知那段时间你们的人都不在室内呢,当然是看着所有人都走出屋子,将门上锁之后才敢放心。这很有意思。当时能知道这个事实的人我倒推之后发现——”

“发现什么·······”白雪的声音夹杂着颤抖。

“最直接的猜测不就是——你们六人一开始不就知道这个事实了吗?”

“你是说小偷就在我们六个人之间?”

“是的呦,我听到这个故事之后就有这种猜测。当时的情形下直接目睹上锁的房间后,有人萌生念头,想要将抽屉中的钱据为己有。此时门已经上锁,谁去偷不会遭怀疑,谁就是小偷。基于此理由,拥有钥匙的你首先被排除。”

听到自己被排除在外后白雪并没有舒展脸上的愁容,反而忧郁之情更盛,秀气的美貌蹙成一团。

“这样说很奇怪,那个人知道门上锁了,为什么还敢去撬锁。不对不是撬锁,是直接用钥匙打开了门,可我不记得有谁来借过钥匙。真有那样的事,会直接暴露自己。”

“要解开密室之谜,就得用到你的右手。”我轻轻地握住白雪软软的小手。可能是由于受伤的关系,室外温度较低的环境下,她的手有些许冰凉。

“我听了你的讲述,一开始你们达到屋子开锁时,你将钥匙插入时,十分小心,动作缓慢,这是因为你的右手食指拇指受伤的缘故吧。”

白雪点了点头,“五天前不小心划伤手指,包扎好以后我的右手功能受到很大阻碍,做什么事都小心翼翼。但是这和你说的解密核心有什么关系。”

“在此之前我想确认一个事实,你们部门屋子的锁,上锁开锁的顺序如何。”

“这个啊,我记得很清楚,插入钥匙后,上锁往里拧,开锁往外拧”

我接着道:“也就是说开锁需要插入钥匙顺时针旋转,上锁需要逆时针旋转这样没错吧。”

白雪将右手举在空中,假装手上捏住钥匙,小手不断左右翻转,最后点了点头,同意的我判断。

“好,接着往下看。在你们临将出门时,黄志胜下令大伙将快速度快点赶往活动教室。一群人立马奔出教室。你手上拿着的是装有茉莉鱼的水袋,这个水袋是一个球形,大小和一个篮球差不多吧。所有人退到屋子外,你准备上锁时那时的情况又如何?”

“我将水袋抱在怀里,插入钥匙上锁了呀。”

“请注意这里,你没有把水袋放到地上,这是因为水袋是圆的,放在地上容易滚走。而你在上锁时并没有做出小心使用右手的举动,非常自然的用手上了锁。那么那只手是哪只手,这不难猜吧,只能是左手。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很焦急地要赶往现场,时间紧急,连你自己都没有注意是用左手上的锁。”

给大家列举现在已知的线索:

1,门孔门把所皆在右侧,当天白雪却是用右手开锁拧开门把手。

出门时白雪拎着一袋颇重的装有金鱼的水袋,不过她没有双手捧住。上锁时她把水袋抱住腾出左手。

3,白雪本人是右撇子,惯用右手。

“现在你应该看清事实究竟如何了吧,怎么样很简单吧!”

白雪一时还没有从这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充其量只是生活中常见的谜团中走出来。只见她默默低头沉思,脚步止步不前。

“我懂了。”说完她苦笑一声,“我平时惯用右手,开锁上锁也是这样。在我的认知中就形成‘上锁往里拧,开锁往外拧’这样的既有概念。但其实那天出来时,我迫于情势,想快点上锁,使用左手······”不等说完她先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无限的自嘲之意。

我替她把接下来的话说完:“而是用左手的情况下,你并没有矫正固有观念,还是和以前一样扭住钥匙把,往里一拧。其不知,在左右手的方向是相反的。开锁需要插入钥匙顺时针旋转,上锁需要逆时针旋转,你的左手往里拧其实是依着顺时针旋转。也就是说当时你根本没有上锁。”

白雪再也憋不住笑声,放声大笑,笑得眼泪都快从眼中弹出。这笑声清澈无比,如涓涓流水一般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