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在末世开盲盒 > 第274章、鱼人祭祀

在亚里士多德分配好任务之后,魏破再次举手。

“年轻人,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魏破道:“各位,我之前曾经见过在咱们鱼人大军里,有一些手持木杖的鱼人祭祀。他们似乎能够让那些发疯的同胞听从一些简单的指令?我想知道有没有谁了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鱼人祭祀吗?”

听到魏破的这个问题大家都陷入了沉默。最终亚里士多德的叹了口气说:“唉~~鱼人祭祀...这就要追寻到鱼人祖先那些神秘的能力了....

在最初鱼人祭祀诞生时,可是身为鱼人族领袖的存在!可现在,他们已经堕落到成为鲨鱼王的帮凶了!这些鱼人祭祀多或少拥有一些神奇的能力。

他们有的会看病,有的会占卜,有的则算术非常厉害。但在这些能力之下他们又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能与大海对话,能与大海之神对话!”

“大海之神?”

魏破听到这个词儿有些皱眉。他是无神论者,从来不相信有什么神呀怪呀。是的,他宁愿相信有无数种外星人,也并不相信满天神佛。

而事实证明外星人真的存在。可有人说大海之神?他在哪儿?他长什么样?他为什么不出来制裁鲨鱼王呢?

看到魏破的表情颇为不屑,亚里士多德知道他不信。

他叹气道:“是,现在大部分年轻人听到大海之神都会跟你表现出差不多的表情....现在已经没人相信这个传说喽~~~也只有在我这种老家伙口中你才能听到一些关于大海之神的故事。”

“亚里士多德,不是我打击你,我真的不相信会有什么神佛的存在。最多那种被称为神的存在只是比我们强大一些的同类罢了。他们或许智慧强大,或许**强大,能做到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便被传成了神。”

“你说的或许有道理...可那些祭祀们拥有的能力却一直无法解释,所以大家就只能把它归功于神迹了。”

魏破思索一阵,问道:“那么亚里士多德,诸位,有没有人认识祭祀?我想找一位来了解一下。”

“祭祀?哦不,他们现在可是鲨鱼王的忠实拥护者,还要帮助鲨鱼王控制军队。他们都在漩涡城的最中心,可不会认识我们这些贫民窟的鱼人。”

这时,那长着大嘴巴的灯笼鱼突然插嘴道:“可是亚里士多德,我们不是认识一名鱼人祭祀吗?就是他呀。”

亚里士多德愣了一下:“你说的难道是波塞冬?”

“是啊,波塞冬,他不是总说自己是漩涡城最出色的鱼人祭祀吗?”

“哦得了吧~~~波塞冬那家伙根本就是个疯子!如果他是最出色的鱼人祭祀,为什么全家被鲨鱼王抓走了都不出手制止?他只是个懦夫!只会整日躲在家里喃喃自语,根本没人见他使用过一点法力!”

“波塞冬?”

魏破默念着这个名字问道:“能告诉我他住哪吗?拥有如此霸道的名字应该不是凡人,我想去见见他。”

“....好吧年轻人,你要去也行,波塞冬就住在鱼人贫民窟最偏远,最贫穷,最远离人群的地方。你在靠近他的时候就会知道了。”

“啊?贫民窟中最贫穷的存在?那这家伙可真够穷的。”

亚里士多德往他垒的简易地图上放了一颗小石子,代表着那波塞冬的家。

魏破暗自记下,大家这才结束了会谈,各自散去。

魏破看了看表还有些时间,便往那波塞东居住的方向游去。

拥有和神明一样的名字,怎么的也该有些本事吧?

魏破当然不会相信他真的是个疯子,或许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在即将靠近那波塞冬居住的位置时,魏破看着周围越来越散落的石块建筑,心中不免想起刚刚亚里士多德说的话。

“贫民窟里最偏僻,最贫穷的地方。”还真够形象的。

在道路的尽头,魏破看见一小块四面透风的石头建筑。

其实说它是石头建筑,倒不如说是用四块石头堪堪垒成的一个小空间。

这建筑根本没有门,想要进去只能从石块的缝隙里钻进去。好吧,果然穷的可以。

他游到那石头门外,朝里面喊道:“波塞冬~~波塞冬在家吗?”

“是谁呀?”

里面传来了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就没精打采的。

“我叫吉米,是亚里士多德介绍来的,能和你聊聊吗?”

“亚里士多德?那个演讲家他还没有死吗?”

好吧,大概亚里士多德能够一直活着,让所有鱼人都感到奇怪。

随着这道有些慵懒的声音,四面透风的石屋缝隙里很快钻出一颗硕大的鱼头。

他有些困难的把身子挤了出来,抖抖身上刮蹭到的绿色苔藓,半睁着一对死鱼眼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来找我?”

“我叫吉米,我听说你是漩涡城里最伟大的一名鱼人祭祀?我很向往鱼人祭祀,想来找你拜师!”

听到是找自己拜师,这名鱼人半睁着的眼睛忽然完全睁了开来。

“哦?是吗年轻人?看来漩涡城里还是有识货的人!我告诉他们他们都不信我,还说我是疯子!我给你说你找对人了~~~我的确是漩涡城里最厉害的祭祀~~我家里还藏着一根鱼人祭祀法杖。如果你拜我为师,我就把它传给你!”

“真的吗?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魏破也是打蛇顺竿爬,直接就拜了下去。

“哈哈哈~~你叫吉米是吗?现在就让你看看师傅我那根祭祀法杖!”

这波赛东表情很亢奋。他游到自己那破屋子的背后,照着地面就挖了下去。

他越挖越深,越挖越深,直到把自己整个掩埋在地里。

就在魏破觉得这家伙是不是把自己活埋了的时候,他忽然破开泥沙又游了出来。

“哈哈~~看那~~这就是漩涡城最古老,也是法力最强大的一根法杖~!它只属于最优秀的鱼人祭祀!”

在魏破看到这家伙取出的法杖后,有那么一瞬间非常同意亚里士多德的话....这货多半是个疯子。

因为他在地上挖了半天,取出的所谓法杖,竟然就是一根白色的鱼骨!

“师傅...您确定这是一根法杖?不是鱼骨头?”

“不要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它徒弟,你要把它想象成一根拥有着无上法力,外形优美的法杖~!它能在你迷茫时指引你的前路,在你痛苦时安慰你的心灵,在你即将迷失的时候把你拉回正轨~~现在,师傅就把这根法杖传授给你!”

“啊?什么?现在就传授给我?可我什么也没学到啊师傅。”

“没关系,你先拿着这根法杖。我已经不再需要借助它的帮助了,那么现在你已经正式成为新一代的鱼人祭祀,是我波塞冬的弟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