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道武纪元 > 第十三章 试探实力

大长老李山志作为九州城李家长老,精通算计,他曾认为所有人都在他的掌控之内,如今却蹦出一个李星河并将计划全盘打乱。

就算是这样,李山志依旧坐在首位,丝毫没有惧怕李星河的感觉,因为在他心中,李星河固然展现出足以抗衡自身的实力,但他作为活了几十年的一个老江湖,又怎么会怕初出茅庐的李星河。

“大胆狂徒,你竟然目无族规,当众杀害家族长老,你真当我家族没人能治你吗?”李山志端坐首位,脸色狰狞了起来,愤怒的冲着李星河暴喝道。

李星河也早已料到狡猾的李山志势必会站在家族位置谴责自己,如果是以前没有实力的时候,李星河也许会忍气吞声,但父亲被打,如何能忍?

“李山志你这个老匹夫,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牲口,装什么假正经……”李星河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情感并对着家族众人接着说道,“今日我李星河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绝不为难不相关之人,但谁要是站在老匹夫那一边,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李山志虽然贵为家族长老,但被一个小辈一口一个老匹夫叫着,脸色也难看了起来,犹如罩上了一层阴云。

若不是顾及长者威严,李山志恨不得将李星河碎尸万段,但仔细回想了一番,便镇定了下来,眼神眯着注视着李星河,心中却在盘算,“小子,先让你蹦跶一会,等会摸清你的低再说。”

随即李山志挥了一挥手,后堂便出现数十名武士,这些武士统一黑色服装,个个身材魁梧,就连身高也相差无几。

李星河看着这些人,便知道这都是大长老李山志的心腹,如今再次回到家族,必须以雷霆手段震慑众人,否则以后自己走了,留下父亲一人,唯恐再生变故。

这一瞬间,李星河眼神变的寒冷如冰,注视着黑衣武士,他犹如猛虎扑食一般冲进敌方阵营,而这些黑衣武士犹如杀手一般,脸色不带有一丝情感,望着气势凶猛的李星河,丝毫不惧的迎了上去。

场上的李星河低喝一声,脚下猛然一个箭步直接冲到其中一名黑衣人的身前,左拳挥出,对着胸口就是一拳轰出。

“疾风步”

黑衣人见状不妙,直接一声暗喝,脚下生花直接侧过身体躲过了一拳,随后整个身体直接向着李星河的位置贴去。

李星河眉头一挑,显然没想到这群黑衣人的身法竟然这么灵活,不过李星河显然也有着自己的骄傲。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直接提膝向着黑衣人的胸口顶去。

黑衣人瞳孔一紧,连忙伸出双臂护在胸口,显然这一膝盖结结实实的顶在了黑衣人的双臂上面。

一阵酸胀感布满了黑衣人整个手臂,可是根本来不及多想,双手猛然伸出,直接抓住了李星河,想要借力将李星河丢出去,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准备给李星河致命一击。

被抓住的那一刻,李星河眉头微皱,猛的一发力,黑衣便飞了出去。

首位的李山志眉头紧锁,全神贯注的观察着大堂内的战斗,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李星河区区几天变化竟然这么大,几天前还只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废物,如今却拥有了抗衡暗卫的实力,要知道暗卫都是聚气后期组成的队伍,而且这些人身经百战,如今却落了下风。

不过单凭这些还是不足以撼动自身,大长老接着观察李星河的一举一动,看他翻出什么花样,他就不信李星河还能以一己之力翻盘。

黑衣人犹如杀戮机器,一人被击倒另外一人不要命的发动攻势,只见离李星河最近的一名,以一招极其刁钻的方位向他攻去。

这一腿快似闪电,纵使李星河肉身堪比妖兽,此刻也瞳孔收缩,不愿挨这一重击,感受着传来的劲风声,他猛的向后暴退。

黑衣人一击未果,下一个人便接踵而上,攻势密集,李星河躲闪不及,只能依靠身体本能做出相对应的动作。

“砰!”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李星河只感觉自己的整条腿似乎断掉一般,他也明白自己确实轻敌了!

抛去战斗方式不谈,这些人攻击路数毫无章法,全是一些杀招,再加上十几人的实力也是很强劲,一时之间,李星河落了下风。

可眼前这个节骨眼,拖下去明显会陷入险境,随即斟酌之下,李星河低喝一声,“破剑式。”便从原地消失不见。

还没等黑衣人反应过来,便看到一道白光浮现,刹那间,天地失色,白光之后,十几位黑衣人尽数被斩。

这一式剑法威力虽然颇大,但由于他没有合适的兵器,所施展的凌空一击明显不是一般修士能够驾驭得了,虽然在肉身强悍方面是他的强项,但此时他也虚弱到了极点,不停地大口踹着粗气,胸口也在剧烈的起伏着。

“没想到这一击竟然消耗了大半力气,看来有时间还是要去寻找一柄合适的兵器,要不然这样打下去,还没有将对手击打,自己就先累死掉了!”李星河虽然感叹这一击的威力,但气力的消耗明显也有些吃不消。

这一幕的发生不过一瞬间,十几名黑衣人尽数陨落,无一例外都被斩下头颅,众人反观李星河却并没有受什么伤,心中却是生出几分胆寒。

大长老李山志此刻也有些坐不住,刚才的一幕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无形的剑光在一瞬间斩下了十几名黑衣人的头颅,这道剑光足以威胁自身,在在股剑气之中他竟生出一丝本能畏惧,望着昔日自己看着长大的侄儿,李山志有一些质疑。

这还是曾经的废物少年?

短短几天,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系列的疑问犹如潮水一般涌入大长老的脑海之中,此时他眼露精光的看着眼前长相普通的少年,口里小声的嘀咕着,“莫不是他获得了什么机缘!如果是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