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回九五,娇艳辣媳美又飒 > 第四十四章

“哥,你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徐敬回过神,强颜欢笑道,“慧慧,我忽然想起今天发的卷子忘在学校了,所以我现在就要回学校一趟。”

“都这么晚了,明天拿不行吗?反正明天也放假。”

“不行!这卷子我今天就要用!你先回,跟爸妈说一声就好!”

不等徐慧说话,徐敬转身就跑了。

徐慧在原地愣了一会,又看了一眼停在面前的警车,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又不确定这不好的预感究竟是什么。

徐慧上了楼,在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两个警察在和一脸惊慌的徐顺说话,她听到警察耐心地说:“您不要担心,我们找徐敬也就是回去了解一下情况,被打者已经再三强调,不会追究徐敬的任何责任。”

徐顺结结巴巴地说:“警、警察同志,徐敬是真的没回来,您要是不信,您可以亲自进家里搜,而、而且,我感觉您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家徐敬虽然平日里经常闯祸,但和别人合起伙来殴打他人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会去做。”

另一个警察有些不耐烦地说:“这位同志,请您相信我们,我们警方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是不会随便抓人的,而且这些并不是我们的猜测,而是他的同伙供述出来的。”

孙瑞雪这下慌了,她本想告诉警察徐敬去学校接妹妹的事情,但想了想,最终还是给忍住了。

徐慧吓得立马悄悄地下了楼。她走出楼栋,靠在墙上,心脏在胸腔里狂跳。她万万没想到,警察来找的人居然是徐敬。

搞了半天,徐敬口中的做好事居然就是这个!

她的这个臭哥哥,都已经高三了,马上就要十八岁了,怎么就不能安分一点呢?可他打的人究竟是谁?他所谓的“做好事”指的又是什么?

徐慧的脑子里忽然嗡的一声炸了。

莫非,徐敬打的人是李枫?

“慧慧,站在那干嘛?怎么不回家?”

徐慧被这声音吓了一跳,抬起头的时候发现居然是姐姐徐莉。

“姐,你、你、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哦,最近有些累了,所以就提前回来,把店里的事情交给店员了。”

徐莉见徐慧的反应这么强烈,又立马问:“慧慧,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徐慧犹豫了一会,刚欲开口,却见两个警察忽然从楼里出来。

徐莉没多想,可却见徐慧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

那两个警察也只是看了一眼徐慧和徐莉,并没有多想,一边小声地讨论着什么,一边朝停车的方向走去。

等那两个警察开着车扬长而去的时候,徐莉这才走过去,在徐慧的身前弯下腰,柔声问道:“慧慧,告诉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

“姐,哥哥他……哥哥他好像又闯祸了!”

“什么?”徐莉先是一惊,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我还以为怎么了呢,这算是什么事?你哥哥之前闯的祸还少吗?”

“可是这次不一样!他之前不管闯什么祸都没有招惹来警察,可这一次……”

“你是说,刚才那两个警察是来找徐敬的?”徐莉的心里也忽然开始慌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刚才听警察和爸爸妈妈说,哥哥好像和几个人合起伙来把什么人给打了。”

徐莉一听,气得咬牙切齿道:“徐敬这个小兔崽子,答应了我安分守己,不再打架,可这才几天就忍不住拳头,我今天飞揍死他不可!”

“可奇怪的是……”徐慧犹犹豫豫地说,“那个被打的人好像在求警察,不要追究徐敬的责任……”

“什么?”

徐莉愣住。

难道徐敬打的是……

“慧慧,你先回家,我去找找徐敬。”

“可是你去哪里找他呀!”

“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徐慧摇头道:“他刚才只是跟我说他要回一趟学校拿东西。”

“那好,你先回去,让爸爸妈妈不要担心,我会找到徐敬,会把这件事情搞清楚。”

徐莉说完,转身就跑。

她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催促着司机朝着徐敬的学校狂奔,可到了学校一问才知道,徐敬学校下午放假,门卫说,学校早就清空,也一直没有学生回来过。

徐莉坐着出租到处乱找,去了她自认为徐敬可能去的任何地方,但都一无所获。

徐莉无奈,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地去了甜品店,希望徐敬这臭小子会在甜品店那里躲灾,却没成想,她除了看到了徐敬以外,居然还看到了鼻青脸肿的李枫。

果然……徐敬这个小兔崽子打的人果真是李枫。

徐莉忍着怒气让店员收拾东西回去,等她们都离开后,徐莉才气急败坏地走到徐敬面前,不等徐敬开口就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姐!你干嘛打我!”

“我为什么要打你,你心里不清楚吗?徐敬,你是真的长本事了,居然学会找人和你一起打架,”徐莉指了指身后的李枫,恶狠狠地质问道,“徐敬,你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有考虑过后果吗?万一出了什么事情,你让爸妈怎么活?”

“姐!你真是不识好人心!我这是在替你出气!”徐敬指着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李枫,“这个人渣欺骗你的感情,难道不该打吗?”

“闭嘴!”徐莉哽咽着说,“就算是要打,也该是我来打!什么时候轮到你?徐敬,你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啊?你难道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我这是为你好!”

“为我好?”徐莉苦笑,“你知道嘛,你这不是替我出气,而是在我的伤口上撒盐!”

“我……”

“好了,你别说了,”徐莉颓丧地在椅子上坐下,指着前面的休息室,有气无力地说,“你先进去,我有话要和李枫说。”

“姐……”

“我叫你进去,没听到吗?”

徐敬白了李枫一眼,愤愤地进了屋,将门用力地关上。

徐莉重新看向李枫,叹气道:“抱歉,弟弟不懂事,让你受苦了。希望你能给孩子一个机会,如果你愿意私了,我会赔偿你医药费,但如果你不愿意私了,那我也不会怪你。”

“莉莉,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怎么可能真的追究你弟弟的责任呢?从一开始,我就对警察说,我不会追究徐敬的任何责任,如果不是徐敬的同伴被警察逮到,这件事情也不会闹成这样。所以莉莉,你不要担心,待会,我和你带着徐敬去一趟公安局,把事情说清楚就行了。”

看着李枫脸上的伤,徐莉感觉心里好痛。她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李枫的脸,哽咽道:“李枫,你为什么这么傻。”

“其实我很理解徐敬为什么会这样做。”李枫握住了停在自己脸上徐莉的手,“如果换作是我,我或许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李枫……”

“莉莉,是我负了你,”李枫泪如雨下,“这些天,我活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我真的无法想象没有你的生活我该怎么过!徐敬他们打我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还手的念头,我想被他们一直这么打,最好是打死我,这样,我也就不会如此痛苦。莉莉,我求你,求你不要放弃我们的感情,求你给我最后一点时间,求你……求你……”

看着泪如雨下的李枫,徐莉也哭泣道:“李枫,我不想骗你,我很爱你,现在依然很爱你,可是我们已经不可能了,我做不到将你从王梦的身边抢走,让她成为一个单亲妈妈,即使我们靠着这种手段真的在一起,那我们会幸福吗?我们难道要一辈子在良心的谴责中生活吗?”

“我会求她,徐莉,我会求她,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

“可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得到你,李枫,你难道现在都还不明白吗?”

李枫松开手,一脸颓丧地看着徐莉。

她们看着彼此,最终是李枫苦笑着开口道:“我送你们去公安局吧,你放心,我会和警察说清楚,徐敬不会有事的。”

徐莉点头。她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到休息室的门前,将门拉开,看到徐敬已经在小床上睡着,虽然不忍心,但还是将他从床上揪了起来。

“姐,你干嘛啊!”徐敬睡眼惺忪地看着徐莉,一脸的不耐烦。

“跟我去公安局。”

徐敬一听便睡意全无。

“你还是我亲姐吗?我不去!”

“不去也得去!”徐莉一边拖着徐敬下床,一边说,“你能逃到什么时候?难道警察会不知道你学校在哪?你难道永远都不想去学校吗?”

“知道我也不去!”

“行!你不去!”徐莉松开徐敬的胳膊,“那你就永远都不要去上学,也不用参加高考了,家你也不能回,你就在外面和你那些狐朋狗友流浪吧!”

徐敬毕竟还是个孩子,一听徐莉这么说,心里也有些害怕了。

“可我要是去了,警察会放过我吗?”

“徐敬,你放心,”李枫从门外走了进来,“我不会追究你的任何责任,也会向警察解释清楚,跟我们走吧,否则,警察明天真的会去你学校。”

“你这个混蛋!都怪你!”徐敬抓起一旁的杯子就朝李枫扔了过去,却被李枫轻巧地躲过,“要不是因为你这个混蛋,我也不会有这种麻烦!”

“徐敬,你疯够了没有!”徐莉流着泪吼道,“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对得起父母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今天打的人不是李枫,你会面临什么后果吗?你知道吗?”

徐敬不再出声,心里也后怕起来。

徐莉也不再跟徐敬废话,她擦掉脸上的泪,揪着徐敬就出了门,把他塞进李枫的车里,自己也在徐敬的身旁坐下。

车子开到了公安局,徐敬一开始还在抵抗着不肯下车,但硬是被徐莉连拖带拽地带了进去。

看到被警察抓到的那个小混混,徐敬气得脱掉鞋就朝他扔了过去。

“你这个废物!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进来!赶紧把钱还我!”

那个小混混狡辩道:“要不是因为你的破事,我也不会进来!我还没怪你呢!你倒是恶人先告状!”

“你们要干嘛!”警察怒道,“这里是公安局,不是学校!”

徐莉气得狠狠地掐了一下徐敬的胳膊,疼得徐莉“哎呦”一声,再也不敢多说话。

李枫忙走过去,笑着对警察说:“警察同志,人我已经给你带过来了,您看,能不能快点走完流程,孩子明天还要上学。”

“你们这事我还真是头一次看到,被打者不但不追究施暴者罪行,反而想要替对方开脱,”警察笑着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徐莉,“你们究竟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