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家租客怎么阴森森的 > 第九十九章 鬼尸退

这……还没完。

“落剑兄,麻烦将你的三寸金莲借我一用。”郑海面色平静,淡淡道。

“你……不行!玷污两件邪祟物品,你必死!”冯落剑摇头拒绝,旋即,沉声道:“我来一件吧。”

说着,他拿出三寸金莲就往自己的脚上套。

郑海瞬身,直接夺走了三寸金莲,“谢谢落剑兄,我来就好。”

话音刚落,郑海直接就是将三寸金莲穿在了脚上。

他面露痛苦,骨头碎裂的声音随之响起,宽大的脚掌慢慢挤进了三寸小鞋里。

有血液渗透出来,让本就红色的三寸金莲,多了一丝妖冶的味道。

甚至,众人可以隐约的看见,在郑海的后背上,趴着一个红色的身影。

脱下三寸金莲的邪祟,也是一个大凶!

执念物品是纯净的。

是邪祟的由衷报答和恩赐。

但郑海以鲜血献祭,让执念物品重新尝到了鲜血的味道。

这是入了邪恶。

威力大涨!

用之即毁!

但郑海管不了那么多了。

将近六百人!

都死了!

这S级邪祟太过凶残,怎能忍它继续逞凶!

“能逃就逃。”郑海的瞳孔都射出了血色,“我为你们掩护。”

说罢,他踩着小脚,迈出一连串血脚印,对着数百鬼尸,疾冲而去!

“祺哥,你留下,看护好其他人。”

血月临空,阳气消弱,除了苏青、任祺这两个异类之外,其他消怨人,战斗力大降。

苏青厄灯燃烧,甚至比平时更加深邃,一切邪恶之物,都是他的补品。

交代好之后,苏青表情凝重,冲了上去。

一步一变化。

等到接触鬼尸之时,苏青双肩的厄火已经消失了。

厄火被他吸入了身体之中,身体的一半,变得有些枯槁。

若隐若现的黑色纹路攀爬到右脸上,右眼射出猩红的颜色。

修炼人修到三火境界会阳气凝聚,炼成破孽纱衣,纱衣绽放阳气,破孽驱邪。

而苏青的厄火,则是拥抱邪恶,化成鬼身。

但因为只有二火道行的缘故,鬼身之化,只能达到一半的程度。

但……很强!

现在的状态和愿望屋那次……极为相似。

情绪被压制,阴气如臂指挥。

苏青伸出枯槁右手,蛮横的捏住鬼尸脖颈,吸力爆发,鬼尸瞬间灰飞烟灭。

而郑海那边,血色火焰极为暴戾,拳脚开合间,眼前邪祟直接被轰成碎片。

现在的两人状态特殊,战力强横!

但鬼尸太多了。

数百个,黑压压的,悍不畏死,铺天盖地的糊了上来。

郑海迈动小脚,身形飘忽,血色孝服掠掠间,每一次出手,都破碎数个鬼尸。

但这时,数十位个鬼尸围了上来,郑海想要突围,但每当破开豁口,都会被后面的鬼尸补上。

范围逐渐狭小,郑海躲闪的空间越来越小。

终于,郑海被鬼尸淹没了。

“郑队!”

“郑兄!”

不远,激战的苏青微微转头,而战场上却已经没有了郑海的身影。

只有堆积成一个小山包的鬼尸,镇压着底下生死不知的郑海。

苏青眉头微蹙,枯槁的手掌曲成爪状。

一股强横的吸力从掌心爆发,面前丈大范围内的鬼尸上,缕缕阴气被蛮横的吸扯出来,聚集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再猛烈爆发,强横的推力震灭十数个鬼尸!

边打边动,他有意识的朝着郑海的方向靠近。

但鬼尸太多了。

像是灭不完一样。

苏青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他的皮肤上,开始有斑驳的尸斑浮现出来。

这是阴气使用过度的症状。

“桃花村的危机才开始真正的显露,我的状态不能太差。”

苏青双眼眯起,心中思量,“抛下郑海,退到特殊房屋那里。”

“只有联合那位,才能有一线生机。”

这样状态的他,太理性了。

而汇集起来的村民也想加入到战斗中,但奇怪的是,似乎是被某种规则所限,根本难以伤害到鬼尸。

眼下的情况,肯定是没有胜算了。

退意萌生。

而在这时,特殊房屋的方向血光冲天。

血云开始在那里缓缓凝聚,空气出现湿意,弥漫着血腥味。

血雨将下,半步S级行走!

鬼尸全部的停滞下来,僵硬的脸上出现惧意,缓缓后退。

这时,血月大亮,驱散了血云。

蒙蒙细雨也停了下来。

这是造井老鬼的回击。

远方小路,一个怀抱襁褓的女子缓缓走来。

它面容姣好,白色的衣裙染了一半鲜血,头顶有一片血云,且随着它的移动慢慢飘荡。

半步S……下山了。

苏青神色凝重,拽起被啃食残缺的郑海朝一旁躲去。

情况复杂了。

他不知道这个半步S,是什么意思。

女子站在数百鬼尸面前,血裙飘飘,怨气冲天。

最后,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那些鬼尸竟是慢慢的退走了。

血云将血月遮挡。

一声鸡鸣,唤出太阳。

消怨人们皆是惊骇,这女子竟是逼退了造井老鬼?!

苏青目光一凝,这女子到底是什么等级?

真的是半步S?

女子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它朝着房屋的方向,慢慢走去。

谁也不敢拦,不敢问。

众人只能是先回到村长家中。

苏青没有进门,他轻轻的拍了拍任祺和胡健。

“怎么了,苏队?”两人走了过来有些疑惑。

“一定要看好血碗!”苏青极为严肃,“我要去趟那个特殊的房屋,但觉得有点不对劲,健哥、祺哥一定看好血碗!”

“苏队,不要冒这个险了!”胡健眉头紧锁道:“我们一起商量着来。”

“一人去,太危险了,我陪你。”任祺道。

“不用,上次我弄哭了它的孩子,它才只扇了我一个耳光,问题不大。”

苏青继续道:“人太多,反而不好,替我保护好血碗,要小心。”

听到苏青这么说,两人也只能是点头同意了。

苏青深深的吸了口气,朝女子的住处……走去。

大门紧闭。

门前,苏青轻轻的扣了几下。

但,没人回应。

他也没有冒然进去,而是静静的站在门外。

良久……

门开了。

里面,陈设简单,规整干净。

茂盛的桃树在房子两侧盛开,桃香沁人。

一个白白胖胖的孩童穿着肚兜,摇摇晃晃的追逐蝴蝶。

一名漂亮的女子笑意盈盈的看着,画面极美,只是染血的衣裙有些突兀。

苏青也不说话,眼观鼻,鼻观心,静静的站着。

过了一会儿,女子说话了。

“找我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