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天封神:@陈立,约战时间已到!速速出来,与我对局!(迫不及待)

遁土神行:@陈立,你要躲到什么时候!?我们都等你一早上了!你不会是想当缩头乌龟吧?

驾风御雷:@陈立,赌约已经定下,如果你不敢应战,就算是你输了!原先定下的赌注,你必须拿出来!

烈火炳灵:@陈立,有太上老君作为证人,你是绝对赖不掉的!就算你退群,我们都能把你揪出来!

踏海斩龙:你们别激动呀,今天还没结束呢!

遁土神行:你小子是不傻?怎么能帮陈立说话!?

踏海斩龙:爹爹答应了,今天让我来观战,晚点开战我就可以多玩一会儿,就不用读书写字了!(嘻嘻)

驾风御雷:信不信我现在就告诉李天王,让他把你抓回去,打你屁股!(威胁)

踏海斩龙:你敢!要是我爹把我抓回去!我一定拔了你的鸟毛做毽子!(拳头)

驾风御雷:你……你简直没大没小!姜师叔!你不管管他吗?

替天封神:咳咳,这世道强者为尊,你自己打不过小哪吒,那是你的问题,再说了,小哪吒有父亲和师尊,还轮不到我管!

驾风御雷:这……(无语)

踏海斩龙:我师尊太乙真人可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至于我爹么……你敢告我爹,我就敢扒你的毛!(威胁)

驾风御雷:你……(郁闷吐血)

遁土神行:好啦!你们别吵了!有什么直接私聊就是了!在大群里吵吵闹闹的,岂不是招人笑话!

踏海斩龙:@陈立,道友晚点来!让我多玩耍一会儿!(做鬼脸)

烈火炳灵:依我看,陈立肯定是怂了!他知道上一次姜师叔是轻敌大意才输的,这一次,姜师叔拿出全力,他陈立必败无疑,为了赖账,他就抵死不露面!

遁土神行:这个陈立,简直太无耻了!(鄙视)

驾风御雷:说话不算话,还算什么男人!?(竖中指)

踏海斩龙:劝你们少说两句吧!万一姜师叔又输了,你们的脸皮还要不要了?

遁土神行:你这小混球,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踏海斩龙:我这叫做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替天封神:小哪吒说得对!我们都太松懈了!这一次,老夫绝对不会再轻视陈立!老夫要拼尽全力!不仅要赢,更要赢得漂亮!

“有点棘手啊……”

看着群里的聊天记录,陈立不由地产生了些许危机感。

事实上,姜子牙的棋艺非常高超。

上一次,如果不是姜子牙轻敌大意,很可能阿尔法龙都未必能赢姜子牙。

而这一次,姜子牙明显是知耻而后勇,不仅不会轻敌大意,而且,事先必定做了充分的准备。

正因如此,陈立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担心。

别忘了,这一次,陈立已经赌上了九尾神珠和小太上拂尘两件宝物。

万一输了,陈立直接血亏,对于将来的发展,也会造成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甚至造成恶性循环。

随后。

陈立没有急着进群,而是先用游艇上的卫星电话给乔檀儿打了过去。

“乔同学,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陈立问道。

乔檀儿疑惑道:“什么日子?”

陈立懵了:“今天我要和别人下棋啊!!!这么大的事情,你是一点都没放在心上吗!?”

“慌什么?”

乔檀儿极为平静的说道:“这种小事,我十秒钟就能给你搞定,没必要这么激动!”

“十秒钟!?”

陈立皱眉道:“乔大姐!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这场棋局至关重要!我绝对不能输!”

乔檀儿大大咧咧道:“放心吧!你要是输了,我把头砍下来给你都行!”

陈立顿了顿,疑惑道:“你怎么就这么自信呢?”

“很简单,因为太湖之光足够强大!”

乔檀儿解释道。

“你的对手每下一步棋,太湖之光都会用极度庞大的数据运算,把所有应对方法,以及所产生的胜负结果,全部推演出来。”

“简单来说,对手每下一步棋,太湖之光都能穿越到棋局结束时,看看结果,然后再穿越回来,教你走出导致你赢的路数。”

“真……真有这么神!?”陈立很聪明,当然明白乔檀儿的意思,只是,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不敢相信。

“是不是真的,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乔檀儿道:“我正忙着呢,稍后我把电话拿给雨蝶,你听她指挥就是了!”

“这么大的事情,你直接甩手不管了???”陈立嘴角抽搐了两下,乔檀儿却没了回音。

片刻之后,电话里就传来了雨蝶的声音。

陈立和雨蝶简单沟通了一下,等到棋局开始,陈立这边告诉雨蝶对手的下了哪一步,雨蝶在电脑上操作之后,再告诉陈立该如何应对。

这非常简单,陈立和雨蝶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出什么问题。

随后,陈立就进到了群里。

陈立:@替天封神,急什么?今天还没结束,我就算晚上再来,也不算是失约!

替天封神:你小子终于出现了!立刻把你的赌注发送给太上老君!

陈立:你的赌注发给太上老君了吗?

太上老君:姜子牙的赌注,一万下品灵石,一盒时之神砂,一块虚空帝晶,以及一千天道功德,都已经发送给我!

很显然,姜子牙做足了准备,根本不认为自己会输,所以,他完全没必要在赌注上动手脚,一早就交给了公证人。

得到了太上老君的肯定之后,陈立也就不必担心了。

直接将九尾神珠和小太上拂尘塞入红包,私聊发给了太上老君。

陈立:老君!红包我私聊发给你了!

太上老君:收到了!双方的赌注都已经到位,你们的棋局随时可以开始!

替天封神:大家都已经等了很久,就不要浪费时间了,立刻开始!

陈立:没问题!立刻开始!

太上老君:没问题!

紧接着,陈立脑海中就浮现出了和上次一样的巨大棋盘。

与此同时,愿意观战的群友脑海中,也浮现出了同一个棋盘,可以看到实时的棋局直播。

月老:开始了啊!还是姜子牙道友执黑棋先走!真是一点也不礼让后辈!

隐世卧龙:姜道友的第一子很有玄机啊!不像上次胡乱落子!

青莲剑仙:姜道友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这次肯定有好戏看了!(激动)

遁土神行:姜师叔必胜!

驾风御雷:姜师叔必胜!

烈火炳灵:姜师叔必胜!

乱世妖姬:@陈立,你一定要赢啊!千万不要输给那个糟老头子!我狐族的至宝,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在他手里!

踏海斩龙:陈立道友,你下慢点啊!让我多玩耍一会儿!

……

时间一点点过去。

这一局下的极为胶着,双方都势均力敌,攻防有来有回,非常非常精彩。

群里对围棋感兴趣的人,全都看得入了迷。

惊呼声此起彼伏。

就连隐世卧龙诸葛亮和月老,都赞不绝口,对陈立和姜子牙充满钦佩。

隐世卧龙:太精彩了!我从没看过中这样的对局!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月老:双方的棋艺都已臻化境,堪称棋神棋仙,杀的有来有回,实在是太精彩了!

青莲剑仙:我的棋艺不如二位!不知这一局的结局会是如何?

此言一出,整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场棋局的结果,牵动着许许多多人的心弦,可以说是至关重要。

隐世卧龙:我觉得,应该是平局吧!双方势均力敌,反正我是看不出任何的胜负手!

月老:嗯,老夫也认为是平局!或许,这也是最好的结果吧!

遁土神行:什么!?只是平局而已!?(尴尬)

驾风御雷:不可能!姜师叔一定会赢!

烈火炳灵:没错!陈立必败!

很显然,这三个家伙,打从一开始就认定姜子牙闭上,在群里各种叫嚣,嘲讽陈立。

如果最终是平局,就等于狠狠打了他们三个的脸。

而且,他们口口声声说,姜子牙这次做了充足的准备,将会使出全力应战。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姜子牙执黑棋先走,还占了先机。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姜子牙胜不过陈立,那就等于是狠狠打了姜子牙自己的脸。

这样一来,除了小哪吒之外,他们阐教无敌战队,就将成为全群的笑柄。

所以,他们绝对不能接受平局的结果。

但!

就在这时!

隐世卧龙:天呐!陈立道友这一步简直神了!不仅盘活了自己的大龙,还斩了姜道友的一条大龙!胜负已分啦!

月老:妙啊!妙啊!陈立道友这一步,简直堪称神来之笔!我就算做梦都想不到,还有这一步可下!

青莲剑仙:不!这不是神来之笔!而是打从一开始就潜移默化,步步为营的部署算计!

隐世卧龙:没错!这一切都是陈立道友的算计!从第二步开始,就引导着姜子牙,一点点走出了现在这个局面!

青莲剑仙:换句话说,从第二步开始,陈立道友就已经赢了!高!实在太高了!!!(钦佩之至)

月老: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真是后生可畏啊!老夫服了!服得五体投地啊!(震撼)

隐世卧龙:@陈立,先生不愧是大魏第一军师!亮甘拜下风!(由衷钦佩)

陈立:承让承让!(云淡风轻)

替天封神:不可能……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崩溃)

遁土神行:这……(尴尬)

驾风御雷:尼……(吐血)

烈火炳灵:玛……(曰了狗)

踏海斩龙:我说什么来着?叫你们低调点,你们偏不听,现在好了吧?被陈立道友狠狠打脸了吧?(挖鼻孔)

此言一出,整个群都爆笑了起来。

尤其是和陈立关系好的群友,更是笑得无比灿烂。

一时之间,姜子牙和他的三个跟屁虫,全都颜面尽失,尴尬至极,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太上老君:胜负已分,所有赌注我都将私聊转发给陈立道友。

替天封神:老君且慢!万事好商量……千万不能把东西给陈立啊!

陈立:说话不算话,你还算什么男人?

乱世妖姬:@替天封神,你还算什么男人!?(鄙视)

替天封神:我……(曰了狗了)

太上老君:不用商量了!一码归一码!赌注是你自己定下的!老夫只负责做公证,别的一概不管!

说完,太上老君便一口气发了六个红包给陈立。

其中两个是陈立自己的。

另外四个都是姜子牙的心肝宝贝。

姜子牙极度贪婪,极度小气,一万下品灵石对别的群友不算什么,可对姜子牙来说,这就是他的命根啊!

而另外三个红包,更是比一万下品灵石贵重无数倍!

那一千点天道功德,是姜子牙花了足足三年时间才积攒下来的。

一口气全都归了陈立,姜子牙的心都在滴血。

简直痛不欲生。

而时之神砂和虚空帝晶,更加是蕴含了天道法则的,极为珍贵罕有的顶级天材地宝,姜子牙收藏了几百年,自己都舍不得用。

此刻,这两样宝物落入陈立手中,简直就如同割姜子牙的肉,放姜子牙的血,比杀了他姜子牙还要痛苦。

太上老君:行了,我的工作已经完成,接下来你们要怎么商量,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替天封神:陈立!你敢不敢和我再比一场?

陈立:下棋吗?当然没问题!下多少场都可以!赌注多大都没问题!(霸气外露)

替天封神:当……当然不是下棋!我又没病!怎么可能还要和你下棋!

乱世妖姬:姜老狗怂了!不敢和陈立下棋了!(笑死)

隐世卧龙:既然如此,陈立道友就是本群第一棋神了!没意见吧?

月老:没意见!

青莲剑仙:陈立道友!我能拜你为师吗?

替天封神:都给我闭嘴!本座和陈立说话,还轮不到你们插嘴!(恼羞成怒,颜面扫地,郁闷吐血)

陈立: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替天封神:你……你少扯淡!老子问你,敢不敢和老子再比一场!?

陈立:你先说说比什么!万一你要比蠢,我还真不是你们的对手!

全群成员:比蠢???噗!哈哈哈……(疯狂爆笑)

替天封神:……(表情逐渐扭曲)

遁土神行:……(隐身)

驾风御雷:……(潜水)

烈火炳灵:……(不关我事)

替天封神:你才比蠢!你全家都比蠢!(气急败坏)

陈立:我懒得和疯狗废话,等你想好了要比什么,再来跟我说吧!记住,还得把赌注想好,没有吸引我的赌注,我可不跟你们玩!我怕被你们传染了!

替天封神:传染?传染什么?(一脸茫然)

陈立:蠢病!(拜了个拜)

踏海斩龙:传染蠢病!?噗……哈哈哈……陈立道友太有才了!太好玩了!好想和他交朋友!(星星眼)

乱世妖姬:陈立道友骂人不带脏字!太解气!太过瘾了!(爱了爱了)

青莲剑仙:陈立道友!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偶像了!

大魏武帝:一边玩蛋去!我才是军师的头号粉丝!

……

陈立走后,群里依然保持着热闹。

经过这一战,原本和陈立关系不错的群友,都更加喜欢陈立了。

即便是原本对陈立没什么感觉的群友,也纷纷开始关注陈立,被陈立的魅力所吸引,对陈立产生了好感。

当然,以姜子牙为首的一小撮群成员,则是彻彻底底恨透了陈立。

铆足了吃奶的的劲儿,要狠狠报复陈立。

当然,陈立并不在乎。

反正主动权牢牢握在陈立手中。

稍后,姜子牙的挑战,能赢,陈立就玩。不能赢,陈立就不玩。怎么着也不会亏。

而此刻,陈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那就是,把刚刚得到的四个大红包,全都趁热打铁,使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