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说着,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一种无力感在云山的心中悄然而生。聊天群对他来说是机缘,但机缘伴随着的就是杀机!

面对周天,他们根本无能为力,只能被周天牵着鼻子走。

但这并不是糟糕的一件事情,至少他们还有利用价值,如果连最后的利用价值都没了,哪距离消失也不远了。

随后,云山来到工地,监督云岚宗的弟子们干活。

现在整个祭祀场地的雏形已经有了,但距离彻底竣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周天现在,准备去萧家看看。

周天一念之下,来到了乌坦城。

很快,周天就发现了萧炎的位置。

此刻萧炎坐在屋里,满脸举措。而在他的身边,就是萧薰儿。

二人的年龄都很小,而从气息波动上来看,萧炎只有一段斗之气,而萧薰儿的修为要远远超过萧炎,在斗师左右。

“萧炎哥哥,你不要伤心了,那个人我调查清楚了,要不了多久我就能把他抓到。”

萧薰儿一只手抓着萧炎,娇声说道。

“熏儿妹妹,我以前没想到你的背景这么深厚,竟然能调动数位斗皇强者。”

“估计整个加玛帝国帝国的斗皇存在,都超不过五指之数。”

萧炎叹了一口气说道。

“没事,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你的萧炎妹妹,永远都是!”

萧薰儿毅然决然的说道。

“有你真好....”

紧接着,萧炎直接搂住了萧薰儿。

这撒狗粮的一幕,如果普通人见了肯定会大骂好白菜又让猪拱了,但周天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在萧炎身上,周天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气息。

不止是穿越者这么简单,周天总感觉在萧炎的身上,似乎存在着系统。

一念之下,周天来到了屋内,并且直接封停了屋内的时间与空间。

这个时候,除非有修为高于周天的存在,不然谁也无法进入到屋内。

紧接着,周天把目光放到了萧炎身上,催动神识直接窥探萧炎的灵魂!

“叮!检测到宿主被不可抗外机控制,正在寻找解决办法。”

“暂无解决办法,系统开启隐藏功能-自爆!”

“系统力量开启自爆功能!”

就在此刻,周天感受到了系统的存在!

不过,在这里,没有人能逃脱周天的手掌心!

周天直接把系统从周天体内抓了功能,然后强行压制系统。

然后,就是窥探这个系统的功能。

片刻,周天就明白了这个系统的用处。简单来说,就是可以沟通两个世界。

而这位萧炎,也已经被夺舍,就在云山要杀他的时候。

云山乃斗皇强者,想杀萧炎狠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任何区别。

虽然云山没有伤害到萧炎的**,但单单是气息,就直接把萧炎吓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穿越者继承了萧炎的身体。

周天催动碧玉珠钗,准备吸收这个系统。

每一个系统都是大道本源,就算是最弱的再能让人无敌于一个世界。

当然,除了那些连天道都没有的微尘世界,可能会有大能闲得蛋疼,来创造几个系统。

这种系统就没有蕴含大道本源,属于超低配的系统。

把这个系统重新回炉重造成大道本源,周天直接吸收。吸收完,周天就自然得到了系统的所有能力。

而这个系统的能力,并不属于很强的那种。

很简单,就是可以连接两个世界,让穿越者可以随时行走在这两个世界中。

而这个系统连接的世界,是一个高级武侠接近仙侠的世界。

得到了系统,周天也不准备留下萧炎。这个穿越者也在周天一念之下,直接死了过去。

不过,萧炎这个躯体自然也不能空着,周天再次分出一缕分魂,进入到了萧炎的体内。

而做完这一切,周天直接离开。斗气大陆中并没有其他值得周天留恋的东西了。

周天下一站,就是这个系统连接的另一个世界。通过这个系统,周天完全可以前往这个武侠世界。

时间恢复,萧薰儿完全没有发现异样,不过此刻的萧炎也已经完全不是萧炎了。

周天分身看了一眼萧薰儿,微弱的笑了笑。

这真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萧炎曾经做的一切,此刻都成为了周天分身的嫁衣。

在萧薰儿小的时候,第一任穿越者萧炎就在半夜潜入萧薰儿的房间,还美其名曰是给萧薰儿温养身体。

人家用你温养?萧薰儿可是古族的人,却你个小b崽子给她温养身体?

要知道,当时的萧炎灵魂年龄可是一位成年人,有着成熟的思维。

可就算做了这一切,谁又会怪一个小孩子呢?

“萧炎哥哥,你怎么了?”

萧薰儿眉头一皱,娇声问道。

“没什么,萧薰儿你真漂亮。”

周天分身笑着说道。

“哦?萧炎哥哥,我哪里漂亮了?”

“你那里都漂亮,尤其是....”

周天分身说着,直接吹灭了蜡烛,然后把萧薰儿搂在了怀里,一双手在她的全身游走。

“萧炎哥哥,不可以,我们还小....”

萧薰儿支支吾吾的说道。

“小?哪里小了。熏儿妹妹,我可是很喜欢你的,你不愿意吗?”

“我...”

萧薰儿陷入了犹豫。

她确实是很喜欢萧炎,但如果说直接打破二人原本的关系,而进入下一步。

萧薰儿还是不愿意的。

可是如果说拒绝萧炎,她也做不到。

现在萧薰儿只能希望外面的凌影能打破这一幕,把她带走了。

不过,直到她的衣服被周天分身扒光,凌影也没有进来。

他们没发现?自然不是。

只不过周天的这道分身可是拥有本体的一丝丝实力的,区区斗皇的眼睛,想骗过去简直不要太容易。

然后,萧炎提枪就上。

此夜无月,唯有床摇。

窗外枝头落着一只杜鹃在高升鸣叫,伴随着屋内的跌宕起伏。

时间的流逝很模糊,有的时候很快,但在绝大多数时候还是很慢的。

次日清晨,周天分身睁开了眼睛。而在耳边的,就是一个女人在嘤嘤哭泣。

对这一切,周天分身并不在乎。他要的就是依靠萧薰儿,和古家牵上线。

而占据她的身体,自然是最简单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