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清晨,海面上虽然还有些雾气,但已经隐约能看见一个小岛的模样。

那就是众人此番的目的地——海神岛。

这些日子虽然一直待在海上,不免有些枯燥。但两人却玩得不亦乐乎。

两人的实力潜入水下,可以把海水隔绝在外面。

也这样司清风和比比东有时就会潜海玩,海底色彩斑斓、样貌怪异的生物着实让两人开了眼。

当然,也饱了口福。

海鲸号把船帆拉满,趁着晨风朝海神岛进发。

比比东撑着胳膊站在围栏眺望远处的岛屿,忽然海里的一个黑点引起了她的注意

等她定睛一看才发现那竟是一个人。

“清风、紫珍珠,有人落水了!”

比比东招呼一声后,赶忙魂力外放,护住身体,潜入水中,朝那个人游去。

等她离近了才发现,那竟是一个10多岁大的小孩子。

小孩还在不断挣扎,还灌了好几大口海水。

比比东靠近他之后,一把将他抄起,旋即如蜻蜓点水般踏着海面,重新回到船上。

这小孩的生命力也是顽强,上了船之后自己撑着夹板猛地咳嗽几下,吐出一大滩海水来。

甚至还有几条小鱼小。虾从嗓子里蹦出来。

“谢谢,谢谢你们……”

小孩有气无力地道了声谢,旋即整个身子仰面瘫夹板上。

紫珍珠连忙招呼船上的救护人员过来,仔细检测一番后,松口气道:

“没什么大碍,呛了几口水而已,休息一会就好了。”

紫珍珠又叫人把小孩抱到一处船舱内,过了好一会,小孩才缓过神。

“我叫吉祥,谢谢你们。”

吉祥撑着身子起来,跟众人鞠躬道谢。

听到这小孩的名字,司清风忍不住挑挑眉。

这不是唐三日后在海神岛收的徒弟吗?

比比东问道:

“你是怎么落海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吉祥的神色有些落寞,道:

“我是被爸妈从海神岛送出来的,我爸妈是海神岛的居民。

“海神岛有个传统,每个人到了十八岁必须要经过考验才能留下来,继续在海神岛侍奉海神大人。

“可是我先天零魂力,别说等到十八岁了,怕是一辈子都没办法接受考验。父母想早点把我送出来,让我去天斗帝国投靠亲戚,学门手艺。

“可谁曾想,刚一出海没多久,就突然乌云密布,起了大风浪,小船被海浪给掀翻了。

“我在木板上飘了一天,刚刚才醒过来,一慌张,就从木板上翻了下去。

“谢谢你们救了我。”

吉祥再次鞠躬道谢,但比比东压着他的肩膀,让他躺下继续休息。

吉祥有些不解道:

“你们这艘船,为什么是朝着海神岛航行的?”

紫珍珠笑了笑,指指比比东和司清风,“是这两位雇主让我带他们去的。”

吉祥恳切地说道,脸上带着几分急切的神色。

“恩人,如果你们是为了历练而前往海神岛。那我劝你们,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比比东疑惑道:“为什么?”

吉祥道:

“因为外人到了那里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被拒之门外,要么就是进入之后再也别想离开。”

比比东更不解了:

“这情况怎么跟杀戮之都一模一样?你能不能仔细说说海神岛这规定的由来?”

吉祥点点头,道:

“海神岛可以说是一个特殊的魂师世界,也可以说是海魂师的世界。

“海魂师和陆地魂师不同,只有在大海地世界里,他们的实力才能最大程度发挥出来。可以说,大海就是他们的领域。

“在这里,同等级地陆地魂师几乎没可能与海魂师进行抗衡。就像陆地魂师都信仰武魂殿一样,海魂师也有自己的信仰。

“海魂师的信仰并非是一个教派。而是神。海神。”

紫珍珠的船局虽然有到达海神岛的航线,但因路程遥远,对这里的风土人情并不熟悉。

比比东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些,大家都产生了弄弄的兴趣。

谁也没有打断他,大家都仔细地听着他讲述。

“每一名海魂师都认为,海神是确实存在的。掌管大海中的一切,是海魂师的祖先。

“正是在海神的庇佑下,海魂师才能拥有强大地能力,掌控来源于大海地力量。

“或许,对于陆地魂师来说,武魂殿并不一定算是信仰。

“可是,在海魂师心中,海神就是他们唯一的,也是绝对地信仰。

“决没有任何一位海魂师敢于亵渎海神。

“而海神岛就是海魂师的圣地,也就是供奉海神地地方。

“历代大供奉作为海神的使者,带领最强大的海魂师在海神岛上贡奉海神大人。

“任何魂师到了海神岛上,都需要经过考验。

“这个考验并不是海神岛上的魂师给予的,而是海神大人给予的。”

听到这里,比比东忍不住嘀咕起来。

“武魂殿千家的天使之神,虽然能有恩赐,但并不是这种大规模恩赐降福。

“杀戮之都虽然能恩赐降福,让人获得力量,但副作用也极为严重。

“唯独这海神最特殊,仿佛没有任何副作用一样。”

吉祥听到比比东的嘀咕声,身子忍不住一颤。

自己这是上了一搜什么船啊。

“我不建议你们去,是因为海神地考验对于外来人来说,尤其是陆地魂师来说都是极难的。很可能会在考验中死亡。

“就算是通过了考验,你们也将永远无法离开那里。

“海神岛是海魂师的圣地,绝非是一个适合历练的地方。”

比比东微微一笑,道:

“这些我们已经考虑过了,如果海神不让我们走,我们可以先把海神打败,然后就能离开了。

“吉祥,我知道你的好意,但这次海神岛之行,对于我们来说,势在必行。”

吉祥看着比比东平静而坚定的目光,忍不住有些急了。

“可是,恩人——您并不知道海神岛的考验有多难。别说是陆地魂师,很多外来的海魂师想要通过考验,最后都死在其中。

“我在海神岛长大,还从未听说过有陆地魂师能够成为海神岛上成员的说法。大供奉的实力,是不可想象的。”

比比东微微一笑,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是,只有面对困难有不言放弃的精神,才能成为真正强大的大。我已经决定了,三天之后。前往海神岛。”

吉祥没有再说什么,他和眼前这位恩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也不好屡次劝阻讨人嫌。

等他们发现大供奉的实力,应该知难而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