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条视频,屏幕前的社区成员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当中。

一支药剂,能让失控的非凡者意意识清醒五到十分钟,至少,在现在的夏联邦中,是不存在这种东西。

在视频的结尾,医生说的一句话非常的含有深意。

“这支药剂,从不“对外”出售”

这对外二字,仔细琢磨,能品尝出不一样的味道。

现在,东西就摆在那,只要加入上帝之手这个组织,便能获得这些药剂。

有一些人,依然坚定自己的立场,而还有一部分人,因为一些亲人朋友,又或者是为了自己着想,对于视频中所开出的报酬,内心已经陷入挣扎当中。

此帖下方的评论也是源源不断。

“我去,还真让这群杂种给玩明白了,另外,他最后一句话是在和画家挑衅吗?”

“各位,我先去以身试险了,等拿到药剂后,我就叛逃回来!”

“楼上别傻了,怎么可能就直接给你药剂,他肯定是先利用你一番,牢牢掌控你的软肋,确定你无法叛逃后,才会把药剂给你,当然,放鸽子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能让失控的非凡者苏醒,这确实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壮举,但是各位别忘了,这个医生目前所表现出来的行为举止有多冷血!不要上头!万一,这药剂有一些负面效果他没有展现出来呢?”

“啧,一群墙头草,别人连好处都没给呢,就着急摇头晃脑过去卖命,画家到现在都放出两幅画了,我觉得,咱们应该相信他。”

这其中探讨的评论较多,各抒己见,其中还有一部分人,始终站在画家这一阵营。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认为,画家再怎么逆天,总不可能连失控的非凡者都能治疗,要真是这样,那可真称得上是在世华佗了。

而李言,此时正看着这些人的评论,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这还真是应了那么一句老话——无巧不成书。

自己刚刚在副本中,观察到能让可憎之物平息下来的骷髅画作,而这个所谓的上帝之手组织,就这么急着过来让他装逼打脸?

本来还想着好好清静一下,如此看来...

李言将手机切换到电话页面,随后,对着那名备注名为“异常调查小组”的人拨打去电话。

“喂?又有人非法入室了对吧,等会,我马上到...”

“不,这一回并不是,你将电话转接到你们组长那。”

......

......

异常调查小组会议室内。

组长面无表情地手中电话挂断,其他组员一脸凝重的望着他,期待下文,片刻后,组长开口了;

“画家希望我们提供一位失控的非凡者,配合他拍摄视频....”

“失控的非凡者?”

许深有些不解:“同样作为一名非凡者他应该知道,这玩意的不可控性有多强,还拍摄视频?”

“难道?”

他似乎想到些什么,声音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哆嗦:“他能够让失控非凡者清醒过来?”

“画家在电话中,是这么说的。”

随着组长这一句话落下,整个会议室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寂当中,随后,他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王叔,去联系一下研究医院,将那里面的一号病人带过来吧,先前画家发布画作时,这家伙是产生动静最大的一个,差点把冰窖都给毁坏,如果能解决掉这个麻烦,对于医院也有莫大的好处。”

......

......

结清楚路费,李言从车上走下来,目光凝视着面前这栋貌不惊人的小公寓,然后转头看了看左右两边喧嚣热闹的街市。

研究基地就在这?

他来到公寓门前,轻敲了两下,片刻后,大门打开,迎面走出来一个精壮的中年人。

“异常小组组长,你可以叫我徐来。”

“李言。”

握手过来,李言走进屋内,很正常,就和普通公寓一模一样,并不像影视剧当中,那种桌面堆积满资料,然后电话声不绝于耳。

跟随组长的步伐来到一间浴室内,他将水龙头拧了一个圈,顿时,浴缸地步那一层光滑的瓷砖缩回去,在里面,有一个地下室。

“那名失控的非凡者,此时就被我们安排在这下面,他先前一直在一家特殊医院内接受液氮冰冻治疗,完成了两次基因突变,受污染指数非常高,大概半个小时后,麻醉药剂将会失效。”

组长介绍着,走入地下室中。

这下边的设施看上去稍微有逼格了一些,办公桌,投影仪,以及各种用来训练枪法的标靶,旁边还有一些组员,用好奇的眼神来打量着这名充满了神秘色彩的“画师”。

“嗯..居然真的就长这样,我还以为他视频当中发出来的,只是一个替身而已...”

“真人比照片要好看些...”

“不知道他完成了几次基因蜕变...”

无视掉耳边传来的议论声,李言将目光放在审讯室中,趴到在桌面上的囚犯。

在这些联邦官方成员前,自己并不需要遮掩什么,毕竟他们能够轻松调取到身份信息,但在视频前,他则需要用面具来稍微遮盖住自己。

将手机拿好开启录制模式,将面具戴上,走进审讯室内,将这扇沉重的铁门关上,房间明亮,天花板的角落位置,可以看见一些冒着红光的小点,这估计是他们刚刚布置好的微型摄像头。

这一次的视频,李言并不打算说话,他看着时间,几分钟过去,倒数时间来到十秒,麻醉效果失去,面前这个看起来乱糟糟的男人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而在审讯室外,众人凑拢到电脑上的监控画面,神色都透露着几分担忧。

“他怎么还不把画摆出来?一旦麻醉效果过去,失控非凡者的力量,会将他撕成碎片的!”

“组长,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气体已经填充完毕,随时可以释放。”

“组长,只剩下三秒了,他还没有任何要拿出画的意思...”

相较于外边这群人的激动慌张,李言看着面前这个身体不断颤抖的失控非凡者,表情显得尤为冷静。

一抹绯红轻纱蒙上眼眶,他能看见,此人的大脑中正迅速往外冒出黑气,这些气息游走于经络中,将身体的构造全部都搅乱成一团。

密密麻麻,如同头发丝般细长的蠕虫从他身体的每个部位冒了出来,随着心中倒数“一”的落下,顿时,这些毛发突增起来,在审讯室中,又建立了一个由蠕虫所构成的囚牢。

而在摄像头被遮盖的最后一帧画面,是这个非凡者站起身,猛地举拳朝画家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