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长乐 > 第一卷 南山有墓 第十三章 夏蝉

方炘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将方牧晾一阵了,早早地出了门,近午时分也不见回府,周康前来通传方牧前去正厅用饭时提了一句,方牧只是回了一句知道了。

午饭并不丰盛,但胜在精致,狼吞虎咽地用过午饭,方牧谢绝周康的随身伺候,自己漫无目的地走在侯府之中。偌大的侯府并无多少人烟,显得有些清冷,便是最常见的家丁护院,方牧一路走来也不过见了约莫五六人,更别说公爵身份自带的私人府兵。

侯府很大,这是方牧的第一印象,只是这更显得侯府里头的空荡荡。宅深处有座花园,只是似乎久疏打理的缘故,已经破败了,青玉石板铺就的花道夹缝处都已经生出了两三尺高的艾草,更惶论那些本该植满青树翠草彩英银树的花圃,早已经被各种不知名的杂草占据。尽管先前方柔一再强调如今朝中平南侯的尊崇地位,方牧还是一度觉得自家这是不是早就没落了。

花园占地很广,园中甚至有一座方圆十多米的池塘,池水依旧清冽,虽不曾有过喂养,但是水中仍然游鱼成织,如花团锦绣,蔚为壮观,似从未见过生人,待方牧走近,不见仓促而逃,反而一个一个簇拥着,吐着泡泡。见到这种景象,方牧便有些开心起来。

靠着池塘的凉亭早已腐旧,上面的木漆斑驳落尽,方牧用手按了按亭柱的表面,依旧坚硬,拂开上面沾染的灰尘露出其中的文理,竟是上好的金丝楠,难怪虽见木漆脱落散尽,却不见木质腐朽。

园外有呼声传来,方牧应了一声,匆匆出园,果然看见一脸焦急模样的周康张着眼睛四处找寻着自己,待见到了方牧,周康面上一喜,只是见着了方牧出来的园子,面上有一丝讶色一闪而过,虽然一瞬间就恢复常态,却还是被方牧捕捉到了。

“少爷下次游园时候最好还是带着小人吧,可让我一通好找。”周康到底还是觉得方牧是个孩子。

方牧甜甜一笑:“知道啦周叔。”

回前院的时候,方牧似是不经意地开口问道:“周叔,为何侯府里还有那样破败的地方,怎么也没个人前去打理。”

周康沉默了半晌才道:“那是已故长公主生前最喜欢的地方,自长公主去后,侯爷便命人不可靠近半步,日子久了也就成了这样,这也是为何小人先前不曾进园寻找少爷的原因。”

方牧便不再多问,转过话头:“那老头儿还没回来?”

周康眼角跳了跳:“老爷今日事情不多,大概申时便能归府了。”

方牧点了点头,似是自言自语道:“从来都是儿子躲老子,怎么现在倒成了老子躲儿子。”

周康苦笑着说不出话来,前头沉闷带路。

未末申初,方炘果然回府,只是似乎忘了自己还有个儿子也在这个侯府之中,径直去往书房,静坐良久,最终还是将周康唤来,沉默半晌,沉声问道:“那孽子今日如何,有没有询问我何时见他。”

周康如实答道:“少爷只是问了下老爷何时回来便没有了下文。”

方炘情敲着书案,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康在心中思索了一番,最终还是道:“少爷今日去了花园。”

方炘眉头一拧:“谁带他去的,好大的胆子,是不是活腻歪了。”

“不曾有人替少爷引路,是少爷在游园的时候不知不觉便走到了那里。”

方炘沉吟了一会儿,将书案上面的那张精致工笔画卷收起来,放入书案上的一只箱子中锁好,并将这箱子放在了书房的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这才转过身来,叹了口气道:“唤那孽子来。”

周康恭谨退下。

方炘忽然像是没了力气,软软地靠在椅子上,轻声呢喃道:“知秋,牧儿回来了。”

方炘闭上眼睛,一道晶莹从眼角滑落。

待到方牧被周康带到书房门口的时候,方炘已经调整好心态,重又恢复了那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模样,端坐在书案后,有些心不在焉地看着手中的书。

“少爷,老爷就在里头,我就不进去了。”周康替方牧打开房门,伸手引道。

方牧低着头走进去,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态。可是里头那人确确实实是自己这一世的老子,难道还真的不叫唤了不成?

方牧站定,偷偷打量着这个名义上的老子,不得不说,老方家的基因很强大,方炘长得很好看,最起码方牧是这样觉得的,就是好看,如果不是久居上位形成的那种气场以及久历杀阵培养起来的那种肃杀,方牧觉得面前这位就是那种在后世稍微装扮一下就是让人雌雄不分的精致人。

与此同时,方炘也在悄悄打量着方牧,这个除了出生时候见过一眼的儿子,心情难以诉于言表,有些苦涩,有些愧疚,有些想念,有些踌躇,然后所有的心情像是被搅动的染液,胡乱铺泄开来,最终化成了一声深埋心底的叹息。

氛围有些微妙,方牧低声咳嗽一声,终于打破了这份尴尬,轻声道:“爹,您的书拿反了。”

方炘下意识回过神看向手中的书,却发现端端正正,哪里还不知道是被这小子耍了,眉头一挑:“你这混账玩意儿,还知道喊老子一声爹啊。”

方牧却早已经重新低下头,一副乖巧模样,看样子是任君打骂绝不还手还口的那种。方炘看着方牧这副纯良样子,要不是方柔时常传回来的话,只怕自己还真的会被他这模样蒙骗过去,却终于没有再在这件事情上追究下去,只是抱怨道:“母亲那样端庄得体的人,怎么就教出了你这样的一个皮猴子。”

见方牧还是那样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方炘将手中的书扔出去,正好轻轻敲在方牧的肩头,方炘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好整以暇地坐着,嘴角划过一抹戏谑道:“我可是早就听说你要打爆老子的狗头,来啊,老子就在这儿坐着,你来敲了试试。”

方牧这才嘻嘻抬起头来:“这还不是您十二年都没有去一下康城,我心中有些怨念,不过分吧。”

方炘一愣,重重叹息一声,指了指身边的椅子。方牧小跑着过去坐下。

“母亲身体还好吧。”方炘轻声问道。

“奶奶身体还好,就是不喜走动,我临走时已经吩咐过停雪让她时常喊着奶奶出去走走,哪怕是用拖的,反正平时也就她最讨奶奶欢心了,料想不会出什么事。”

“那就好。”方炘应了声,“这些年,辛苦你了。”

“奶奶对我很好,春草那几个丫头也很贴心,再加上最最惹人疼爱的停雪丫头,日子过得倒还好,不会有什么寂寞孤独的时候,只是有时候也会想,母亲和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会在脑海中勾勒出,如果父母在身边,我的童年又会是一个怎样的光景。”方牧轻声道:“其实您不用愧疚什么的,我知道您在做一件怎样的事情,不见面其实未尝不是一种保护。从方柔姑姑那边我也算了解了不少当年的事情,也知道了您的不容易,这也是为什么您让我来京我没有推辞的原因,只是,我还是要和您说一句,如果现在就动手,太早了些,我不知道您现在到底规划到了哪一步,之前我询问过方柔姑姑,只是她三缄其口,除了当年那件事,我从她口中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所以,这次来京,我为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我要知道你们这十二年谋划了什么,手中的实力有多深厚,你们的布局到了哪一步,那些人的势力如何,盘根错节的脉络被你们摸清了多少,可有错漏,如果动手,是否会有人能够逃脱。”

方牧沉吟开口:“我如今做皇帝手中的一颗棋子无所谓,不会有什么反感,只要目的是那帮人,他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我自己有把握到时候安全脱身,我要的是到时候,那些人,一个个的都要在我母亲坟前跪着,我要亲手宰了他们,我说的是,所有人,一个都不能少!第二件事就比较私人了,从四岁那年知道了您在京中给我订了一门亲事,我可是时常辗转反侧,这次上京,怎么也要看看我那未来媳妇儿长什么样吧。”

方炘虽然从方柔那边听说过自己的儿子的妖孽,只是如今亲眼见识到他的模样,方炘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那些话是一个十三岁孩子能够说得出来的吗?只是听到方牧所说的第二件事,方炘紧绷的面色上终于是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无奈笑道:“你这小家伙啊,要是你母亲见到你现在这个模样,料想会很欣慰吧。”

这时候方炘突然觉得十分满足,只觉得之前那么多年的辛苦筹划一切都值得了,尤其是方牧那句“我要他们一个都不能少地跪在母亲坟前,我要亲手宰了他们。”更是让方炘感觉,老天还是公道的,虽然带走了知秋,却也还给了自己一个如此出色的孩子。

“方柔那边是我交代的,所以她没有对你说过我们的谋划,不过今日听过你的话,我觉得如今你虽然才十三岁,却也有了资格触碰这一方面的事情,只是你说的太早了的判断,还是等见识过了我们手中的实力再说,过段日子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当年若不是他,或许你如今也已经去了十三年了。”

“一切听您安排就好,皇帝那边终究和我们是一个目的,一些旁敲侧击还是要有的,只是这种事情,我倒不太好过问,这就需要父亲您去处理了,我不知道您和那位皇帝之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关系,我的命十三年那帮人没能收了去,往后也不会有人能够收了,所以父亲您放心好了,最起码,现在的我,可以一个人打五六个方柔姑姑。”

方炘起先安静地听着,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眸中精芒暴起,屁股下的椅子应为一瞬间的气息不稳发出了嘎吱得不堪负重的声响,方炘猛地站起身来,不顾轻轻一碰就碎裂一地的椅子,右手迅疾如闪电地搭上方牧左手脉门,方牧知道方炘的意思,也没有反对,任由方炘细细感受着,倒是对自己这个便宜老爹的实力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知,虽然刚刚只是惊鸿一瞥,但是那种气息,方牧可以肯定地说,再多出来一个自己也打不过。

方牧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有些苦涩,心想方柔姑姑你这个骗子,还说她自己已经是大秦数得上的高手,而方牧能够打得过五六个方柔,在大秦差不多可以横着走了。

横着走个屁啊,就自己老爹这不小心显露出来的实力,算上一些底牌,自己拼死了也弄不过啊。

一边方炘啧啧站直:“那本书你何时练会的?”

“四岁那年。”方牧老老实实回答道。

方炘点了点头:“难怪已经有从七品的实力了,不过这也很骇人听闻了,九年六品圆满,没想到那本书竟然这般厉害,就是修炼的条件太过苛刻,谁会想到六岁便会消失殆尽的先天母气会是打开修炼那本秘笈的钥匙。这件事,你不用对任何人说,方柔那边我会吩咐她。”

方牧点头应下。

外面已经暗了下来,方炘道:“去吧,这几日为父要出门一趟,约莫七八天的样子,你呆在家里也好,出门也罢,我会让你方柔姑姑照应着府上,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带上这枚令牌去玄武禁卫找徐绍聪,如今他是玄武禁卫头领,在这京中也算有些分量。”方炘从书案上拿起一枚铜令随手抛出,方牧伸手接过:“知道了父亲,您一路顺风。”

方炘笑着摆了摆手。方牧这才离去。

方炘看着地上的那堆碎裂一地的椅子,嘴角露出微笑,然后笑容逐渐放大,最终方炘在自己的书房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留下了泪水:“知秋,你看见了吗,这就我们的儿子。”

方牧没有第一时间回去卧室,而是依着脑中记忆,再次悄悄摸索着走进了那座花园。

天上月亮清亮,饱满透彻的月光充盈满了天地。方牧不顾亭子边沿上的灰尘,坐了上去,看着天上的月亮,低声吟道:“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随后方牧自嘲笑笑:“故乡是不想了,总要在这世上留下些什么才好,总也要保护着自己想要保护的那些人,奶奶,停雪,方柔姑姑,春夏秋冬四丫头,子涵姐,如今还要加上一个还不老的糟老头子,不知不觉,原来我身边渐渐圆满起来了啊。”方牧笑了起来,眉眼如画。

花园里有些早蝉轻轻地鸣叫,方牧靠着亭柱,轻语一声:“夏天到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