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大炼师 > 第112章 进入赤陵

姜观凶神恶煞的扑了过来,悟尘见叶无量和钟离二人还有闲情逗贫,连忙提醒道:“两位施主,闲言少叙,赶紧超度了姜施主吧。”

“又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叶无量召出两仪真元剑,上下打量了姜观一眼,心中实在纳闷,怎么这些道门弟子都放着好好的人道不修,非要修畜生道。

姜观如此,唐宫如此,姜观亦如此,好好做个人不行吗?

姜观来到叶无量面前,收起了手。

他操着怪异的嗓音,说道:“梁武业,我无意与你为敌。只要天音寺的这位小师弟将龙魂玉交出来,我权当今日的事没有发生过。”

叶无量扭头问悟尘,“你那人家东西了?”

悟尘甚是无奈地摇摇头。

“本道爷见过不要脸的,但还没见过像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钟离指着姜观的鼻子数落,还不忘拍了拍自己脸,嫌弃道:“姜观,本道爷都替你感到羞耻。”

“呐,你也听到,人家没拿你断刀门的东西。”

叶无量摊手耸了耸肩,淡淡地说:趁我没该注意之前,你还是赶紧滚吧!”

姜观额头青筋暴起,嘴角抽了抽,但还是按下心中的怒气,耐心地说:“梁武业,你插手此事无非是看中了天音寺和天道宗底蕴,挣两份人情罢了。”

“常言道,时势造英雄,大丈夫志在天下。天下即将动-乱,你天赋异禀,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只要你我联手,漫说一个云州顶级道门,就是九州亦可图之。”

“你又何必为了两个废物,而错失一个登临绝顶的机缘呢?”

叶无量诧异地看着姜观,他没想到姜观野心如此之大,“姜观,你能说出这番我,到是我小瞧你。”

叶无量稍顿了顿,叹了一口气道:“只可惜,道不同不相为谋。你还是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

“梁武业,你别不识抬举,不是人人都有登临绝顶的机会。你以为问道修仙当真图的是逍遥自在?只有掌握无穷的力量,将众生踩在脚下,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才有真正的逍遥自在。”

“众生平等,天道无常。没有众生,何来万千世界。姜观,就凭你这点修为,有什么资格与我谈论天下。他日我梁武业若要登临绝顶,何须你一个蝼蚁给我机会?”

姜观脸色十分难看,连说了三声好字,探抓将死去的断刀门弟子的法刀悉数吸了过来。

梼杌之刃红光一闪,只听见一声咆哮,梼杌兽好似活了一半,竟然张开了口,里面露出了幽森的无底洞,将一杆法刀吞噬。

紧接着,梼杌之刃崩成数块碎片,随后化形成梼杌十字刃。

叶无量瞥了一眼姜观手中的梼杌十字刃,冷笑道:“不信?那你大可动手试试。”

姜观冷哼一声,剑指割开手腕,鲜血像是收到召唤,涌进梼杌十字刃。

猩红妖冶的光芒闪烁不断,梼杌十字刃一分为二,姜观双手各执其一。

身形一动,残影掠至虚空,两柄梼杌十字刃分别射向钟离和叶无量。

叶无量剑指一挥,两仪真元剑截击射向钟离的梼杌十字刃,而他站在原地,纯阳真气一催,体外出现一个纯阳护体罡罩。

叮咛一声,梼杌十字刃与两仪真元剑撞出火花,随即纷纷震飞了出去。

攻向叶无量的梼杌十字刃与纯阳护体罡罩相持着,姜观见状,召回另一柄梼杌十字刃,再度攻向叶无量。

纯阳护体罡罩岌岌可危,叶无量惊讶,能够将姜观修为直接提升至化身中期,断刀门的器体同修之法的确有些门道。

神念一动,两仪真元剑铮的一声回道叶无量身旁,手掐剑诀,默念法咒,施展出纯阳剑诀的第七剑,碧波游龙。

顿时,叶无量脚下生出太极图,雷德之象与火德之象形成,紫红二色的气流似火非火,似水非水。

天地间的水灵力和火灵力犹如潮水一般涌向两仪真元剑中,剑身外形成一股巨大的气流,威势极其骇人,将两柄梼杌十字刃震飞了出去。

“斩!”

两仪真元剑冲上虚空,旋即朝着姜观劈去。

天空中骤然响起空鸣之声,一道气势磅礴的红紫剑气凝成一柄巨剑斩下。

时空仿若停滞,钟离和悟尘等一众屏住了呼吸,全神贯注。

叶无量斩出的这道剑气有纯阳真气的至刚至阳,也有雷灵力的霸道凌绝。

姜观催动霸体诀,身体如同赤金铜钟,但剑气长虹由上至下飞射过后,“当啷”的一声碎裂,一团团血雾飙起。

“梁武业,你找死!”

姜观像是一头从深渊而来的嗜血猛兽,他的半边身子被剑气削得露出了森森白骨,鲜血淋漓,模样极为恐怖。

他没有料想到,自身已是化神中期的修为,竟然还抵挡不住叶无量的一剑。

梼杌十字刃化作一股浓稠的液体进入姜观的肉身,他那半边露出白骨的身躯渐渐丰润起来,在夕阳的余晖照耀下,发出金属的光泽,胸口一头狰狞的梼杌兽,空洞的眼框里发出幽幽的邪光。

姜观兵解梼杌十字刃,释放出了紫府中全部的真气,短期内力量获得了大幅度的提升,他此刻既为人,亦为兵器,这是断刀门中不为外传的法术《兵解轮回》。

以兵解之力加持全身,与敌人进行最后的殊死一搏。

正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施展兵解轮回术,纵使不会身消玉陨,也会损了道基。

叶无量虽不了解断刀门的兵解轮回术,但是从姜观全身释放出的暴虐之气和身体发生的异样变化,亦能感受到其中的危险。

只见他脚踏日月,两仪真元剑胸前一横,步走龙蛇,捻指剑诀振振,碧波游龙再度施展开来,剑挑苍穹,虎啸龙吟。

叶无量手执两仪真元剑,身化游龙,冲向姜观。

令人眼花缭乱的剑气四处奔袭,姜观不要命似的硬抗叶无量的剑招,身子一步步逼近。

叶无量头一次见到这么疯狗式的打法,心想姜观不会是真疯了。忽然间,感觉到一股一样的气息向他扑来。

定睛一瞧,姜观身体飙出的鲜血,竟然凝而不散,变成一个拳头大的血球。

“你爷爷的,这是什么手段。”

叶无量暗骂了一句,走神之间,姜观的利爪已经扣住了叶无量的臂膀。

只听轰的一声炸响,血球爆炸出惊人的能量,叶无量、悟尘、钟离和姜观四人纷纷被能量波及,震得撞向了古碑。

叶无量咳出一颗鲜血,古碑吸收了鲜血,顿时迸发出耀眼的白光,众人只觉得一阵晕厥感袭来,随即眼前一黑,如坠万丈深渊,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声,漆黑的空间里,伸手不见五指,触及不到岩壁。

“砰砰……”

连续数声响,四人重重地摔在坚硬冰冷的地面,七荤八素、晕头转向,全身骨头都似散架一般,钻心的疼痛。

叶无量连连倒吸凉气,服下两颗元气丹,稍作调息,疼痛感渐去,他这才想起了钟离和悟尘。

“钟胖子,悟尘,你们死了没有。”

“还死不了!”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