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我在恐怖游戏当大佬 > 第三十八章:废土五

整整一晚上,丧尸群一直在外边拍打着房门,尸块的腥臭味弥漫着每一个人的鼻腔。

“他们进不来吧。”杜秋听着那些声音,汗毛数了起来。

“不知道……”周绪之屏息,不相信那些东西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凌晨五点左右,神经无限紧绷的众人迷迷糊糊中昏昏睡去。

在天将明未明的时候,陆景深缓慢睁开了眼。迷迷糊糊中,他看到田芳的尸块已经不见了,血迹完全凝结在了地板上。染血的洋娃娃孤零零的倒在那里,无声无息。

门外边已经完全没有声音了,丧尸群进不了门,应该已经散去了。

满是灰尘的餐桌上多了几盆已经烤好了的肉块,几个玻璃杯里倒满了红色的饮料。

烤肉的味道刺激了陆景深的味蕾,他艰难地咽了口口水,叫醒了众人。

众人来到餐桌前,看着面前的肉块和饮料,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们都以为这个副本要把他们饿死在这里,没想到竟然那么好心,会给予他们食物。

“这些东西真的能吃吗?我总觉得这个副本不会那么好心。”时桑已经饿得两眼昏花,但还是不相信副本会提供给他们食物。

“管它那么多呢,要死也要做个饱死鬼。”成明不想那么多了,他实在是太饿了。只要有吃的能填饱肚子就行,管它是什么呢?

“田芳的尸块已经不见了,这肉……”杜秋观察了一下周围,有点犹豫,田芳的尸块不见了,桌上又出现了肉块。

很难让他不产生联想。

这些肉会不会是田芳的肉。

“管不了那么多了,你们不愿意吃,我吃!”成明说着,直接拿起桌上的杯子,把里边不知名的液体灌了进去。

味道很腥,但好歹没那么渴了。

他把杯子放下,双手拿起带血的肉块,直接下口啃。

杜秋听着啃食的声音,感觉肚子更饿了,他不免对肉的味道有些好奇,问道,“怎么样,味道好吃吗?”

成明用手抹了抹嘴巴,“有点腥,没什么味道,但总体还算好的。”

他已经不指望副本里能给他提供什么美味佳肴了,能填饱肚子就是最大的幸福。

这些肉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好歹能吃啊。

“我也想吃了,哥,你觉得呢?”杜秋可怜兮兮地看向陆景深,陆景深不开口,他不敢吃。

成明已经把一块肉吃完了,突然觉得嘴里的肉块不是那么腥了,还意外的有点好吃。

他伸出油腻腻的手,又从盘里拿了一块,继续塞进嘴里,嘴里还不停念叨,“好吃,好吃。”

真的好吃吗?杜秋对肉的味道更加好奇了。

“我们出去看看还有什么别的吃的吧。”陆景深觉得成明这副沉迷的样子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我也觉得,可能那家超市还有别的吃的。”周绪之有点受不了成明狼吞虎咽的样子,他觉得这肉很有问题。

“田芳不是在超市出事的吗?”时桑听到超市一词,怔了一下。

“那两瓶水不是在超市里找到的吗?里边兴许还有别的东西。”周绪之悻悻地说道,这些肉块和饮料是副本刷新出来的,超市也许还会刷新一些别的东西。

“我们去超市看看吧,一直待在这里也没什么用。”陆景深做出决定,他觉得桌上的食物对他的吸引力更大了。

真的,好想吃。

陆景深一直是团队里的领头羊,既然他发话了,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

“我们走吧。”杜秋同意了。

他们走出房子,因为时间还早的关系,日头不是很大,温度也不是很高。

陆景深记起,他们刚进副本的时候,刚是正午,是日头最大的时候。

他们走到超市,四个人在里边翻箱倒柜,势必要把食物找出来。

好在副本并不是那么不近人情,半个小时后,他们找出了两瓶水和五包压缩饼干。

陆景深检查了一下,这几样东西仍然没有保质期。

“赶紧吃吧,这些东西总比房子里那些邪门的东西安全。”周绪之也不再多说什么了,拿起瓶水就往嘴里灌,喝了小半瓶之后,再把水递到陆景深手里。

陆景深也没有客气,小口小口地喝了起来。

这天气实在太热了,必须及时补充水分。

如果真的不小心脱水了,真的没什么东西能救他们。

吃饱喝足后,众人齐齐坐到超市地上。

整个晚上他们都没怎么睡,现在吃饱喝足了,困意慢慢犯了上来。

陆景深可不敢真的在这里睡着,他强撑着眼皮,死死地盯着货架。

可危险迟迟没有来临,他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

杜秋也很困了,但他完全不敢睡,他想起了昨晚那些扒门的丧尸,心有余悸地说道,“哥,你打算拿那些丧尸怎么办?”

“他们要是敢进来,我就拿枪崩了他。”陆景深听到又人叫他,也就没那么困了,懒洋洋地答道。

“如果他们不怕子弹呢?”杜秋迟缓地抬了抬眼,露出苦笑。

昨晚的田芳给他的阴影不是一般的大,要是当时没有逞能救田芳就好了,她也不会变成那副模样攻击他们。

那样的田芳实在太可怕了,脑浆都崩出来了,身体还能移动。

如果不是陆景深想到了洋娃娃,她的身体可能到现在还在动呢。

“不怕子弹就直接用刀砍。”陆景深不以为然地说道。

“不愧是你。”杜秋恨不得给陆景深竖起大拇指。

“哥,我好想吃火锅啊。”杜秋继续说道,一包压缩饼干并不能让他的胃得到满足。

“我想吃牛百叶,黄喉、肥牛……”没听到陆景深应他,杜秋也不在意,继续说着。

“你们又必要在这种时候说这种东西吗?”周绪之听着听着,实在是受不了了,出声打断。

“你们有没有觉得越来越冷了。”时桑感觉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十几度,身体好像被冻僵了。

“冷?”杜秋对这个词特别敏感,他立马清醒过来,走到时桑面前,背起了她,往超市门口跑去。

外边的日头正盛,阳光洒在杜秋的皮肤上,就像被针扎的一样。

好疼。

“还冷吗?”杜秋很怕时桑变成田芳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如果时桑真的变成那副样子,那么,他们就必须要杀了她。

“好多了。”时桑趴在杜秋的背上,阳光驱赶了她身上的寒意。

杜秋松了口气,他转头看向陆景深和周绪之,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天更热了?”

陆景深也觉得有些奇怪,他们昨天来的时候是正午,所以天气热是正常的。可现在的时间应该不到九点,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温度。

“我们先回去吧,这里已经不能待了。”周绪之哑着声音说道。

回到那间屋子,他们看到成田已经把桌上的肉全吃完了,脸上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

时桑从杜秋的背上跳了下来,沉默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无论一个人的食量再怎么大,他都不可能吃下那么多的食物。

能吃下那么多食物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已经不正常了。

“你们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成明被他们盯得有些发慌,挣扎着替自己辩解,“你们是怪我没给你们留点东西吗?是你们自己说不吃的,我吃完了你们不能怪我。”

他确实是吃得有点多了,但在这种副本里,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多吃一点有什么错。

“我们先把他绑起来吧,以免发生什么异常情况。”陆景深淡淡地说道,他从游戏币里抽出一条绳子。

“就算我把你们的东西吃完了,你们也不用那么记仇吧。”成明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支支吾吾地说道。

如果知道他们要把他绑起来,他就不吃那么多了,可他当时根本停不下来。

那些肉块好像有种魔力,让他不得不把它们吃完。

想到这里,成明也意识到不对劲了。

这完全不是他的正常食量,他根本吃不了那么多东西。

吃了那么多肉块,他的肚子怎么还没被撑爆?

而且,尽管已经吃了那么多东西,他依然没有什么饱腹感。

他好想吃,他还能吃……

为什么他能吃那么多?

“你也知道你不对劲了吧。”时桑看着成明被吓得惨白的脸,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从成明进本开始,她就看他十分不顺眼了。

好在这人,终于要死了。

众人利索地把成明绑在了一张凳子上,他实在是太害怕了,被绑的时候身体完全没有动弹。

“没想到还挺配合。”周绪之把成明绑好,深吸一口气。

成明越想越不对劲,他就不该吃那些肉块,如果他跟着他们去超市就好了。

如果他跟他们去超市,他可能就不用死了。

想到这里,绝望感侵袭了他整个心脏。他膝盖用力,整个人和凳子倒在了地上,他放声大哭,“你们能不能想想办法让我把那些肮脏东西全部吐出来,我不想死,求求你们了……”

那个女人,生前不打算放过他,死后也不打算放过他!

他就不该吃下那些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