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黑莲花修炼手册 > 第四十九章我哭了,我装的

前面有提过储物空间这种东西都有主人的神魂印记在,而谢晏就是强大到足以抹除掉他人神魂印记的存在。

谢晏的神魂一覆在祁鹤的乾坤袋上面,祁鹤的神魂印记便自动消除了。

这就是绝对实力的碾压。

祁鹤所拥有的灵泉水并非是一整汪泉,而是用容器收纳好的。不论炼制何等药材的丹药必不可少的是灵泉水,它可以中和药材的药性。

这灵泉水的源头所在就在祁鹤曾经所创的炼丹师协会。

虽说他和谢晏这个魔尊“狼狈为奸”的事情众人皆知。但这炼丹师协会都是他所创办的,一切都是他一点点弄起来的,包括这灵泉水。

炼丹师协会本就是中立的一方势力,核心成员便对祁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隔一段时间派人来取一些灵泉水。

要不就算他整个挖走也不算过分,这本来就是人家的东西,留给他们也是念着往日的情分。

平时祁鹤炼丹他只会用一点点灵泉水,这几大桶他可以用许久。

谢晏打开祁鹤的乾坤袋,找到了那几桶灵泉水。

他将浴池里的水全都清空,换成了灵泉水将谣舒扔了进去。

清凉无比的灵泉水确实使得谣舒的情况舒缓了不少,至少身子不像快要冒烟了。

她就好像直接从火山岩浆中变到了凉爽的海中。

渴还是渴的,谣舒依旧嚷嚷着要水,嗓子的声音越来越哑。

谢晏打开剩下的那一桶,以魔力引动灵泉水往谣舒唇边汇聚,但她就是不张嘴。

谢晏试了几次无果后觉得自己仅有的耐心被消耗完了。

“张嘴。”

此时的谣舒梦到了谢晏在给她喂毒,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嘴巴闭得更紧了。

谢晏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随后强硬地掰开谣舒的嘴,魔气引动着的灵泉水哗哗地就往谣舒嘴里灌去。

谢晏眼中的谣舒是娇气的,他的力气还是收了几分的。

谣舒:“……”

“咳……咳咳……”

谣舒活生生地被呛醒了,泪眼朦胧地看向给她灌水的男人,一边咳一边流眼泪。

谋杀!这是谋杀!

谢晏看她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忽地笑了,俊美又邪气。伸手戳了戳谣舒的脸颊:“醒了?那该解释一下契约的事情了。”

谣舒此时脑子还不怎么清凉,缓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大魔头?!”

契约?什么契约?谁能来告诉她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她还是选择装死吧。

谣舒眼睛一闭,往后一倒,晕得那么恰到好处,简直完美。

谢晏眼疾手快拎住谣舒的衣领将她往上提了提,略微俯身凑到她耳边凉凉道:“若是再不醒来,只能让祁鹤把你的本体炼制成丹药了。”

谣舒骤然睁开了眼,对上谢晏这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心脏漏跳了一拍。

淦,她居然又被大魔头的美色给诱惑了。

谣舒眼角一耷拉哭得好不凄惨:“是我冒昧借用了您的浴池一下,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我哭了,我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