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影视世界的冒险家 > 第59章 “召集旧部”

夜晚厢房中,点起了一盏油灯,孟宽坐在书桌上假意看书,实际上他哪有心思去看那些之乎者也,满脑子思考自己的后路。

潼关一破,就是大明败亡前奏了,这里就会被闯军所劫略,也就是这几个月的事,崇祯皇帝现在已经火烧眉毛,会急着催他出关剿灭叛乱,一边又猜疑他不及时用兵,越急越败,好牌都能打烂了。

这里是不能久待了,这几月就要整出一支小队来护身,乱世没有武力怎么成事,内乱先让他们打个够,迟早收拾他们。

孟宽想去山海关,那里才是真正要命,该死的吴三桂这卖国贼,引兵入关,手握5万关宁铁骑,毫无作为,最后便宜了多尔衮,早点去那里,也好办事。

“咚咚咚”

想要起身去开门,云舒早一步出去开门,孟宽跟在身后,世道太乱,晚上也不安宁,怕有不要命的乱匪。

开门见是老岳父回来了,说起来赵川这岳父也是一个小医官,家传医术,提领药局,在这座潼关城里也是小有名气,年岁已有50有余,看起来却像70岁的老人,走路都有些蹒跚了,皱着眉头,心事重重。

孟宽上前扶着老人前往客厅坐下休息。

“云舒你去热一热饭菜,岳丈怕是还没有吃饭。”

孟宽见他一直皱眉不见舒展,于是耐不住性子问道。

“岳丈大人是遇到什么心事了吗,为何一直心事重重。”

满头的白发,有些沧桑,要是在后世,这个年纪还是状年,而他却是已经行将就木了。

“孟宽呐,是我遇到几个病人,从脉像上看是伤寒之症,但我开的药方又不见效,而且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都是同一症状,老夫不解,为何药方无效呢。”

见他如此说,孟宽已经知道是什么事了,他家医书是守成的医书,学的是《伤寒论》,治疗普遍性的感冒或许有效,但这症状分明就是瘟疫的前兆嘛,都不用想就知道了。

但他又不懂医理,直白说伤寒论不起作用,怕是会恼了这老头,想了想,这是瘟疫蔓延的开始,若是不加以制止怕是会出大事。

于是拿过油灯,举到他面前。

“您老请细看,这灯火周围可有什么东西。”

明亮的灯火,周围有一粒粒的微小粉尘飘忽不定,平常谁都不会去在意,仔细一看才会有发现。

“岳丈大人,我想您是遇到瘟疫初起之症了,并非普通的伤寒,病从口鼻而入,犹如这细小的微尘,内入肌理,这是个会通过呼吸相互传染的恶疾,自古瘟疫皆是如此。”

赵老头听到了他的理论,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了,颤抖着手指,想说又不知道说什么,孟宽一席话直接打破了他的世界观。

“这,这,这,该如何是好啊,此病已在赵大人的兵营发起,怕是要出大事了。”

“此病严禁于病人直接接触,岳丈大人若是要为病人看病需要掩住口鼻,病人也需要隔离开来。”

孟宽有预防的方子,后世**期间找寻古籍所发现的一篇治病良方,说起来还是赵川他老人家的徒弟,这些东西孟宽早有准备。

“岳丈大人,药医不能守旧,有些病症是突发而致,当要寻觅新方。”

“吴又可大哥的达原饮或有奇效,您老不妨试试,我这里就有药方。”

这药方吴又可早就问世,也治疗过几个病患,只是还在他手上没有流传开来,孟宽既不想要这名,也不想瘟疫大肆扩散,早点拿出来,总能少一些伤亡,至于他本人来了,想来他是不会介意的,更何况孟宽也没有拿走他的名头。

药方很简单,孟宽回厢房抄了一份回来交给了赵川,大明劫,劫是瘟疫之劫,尚且可以用药解决,但国家社稷之症,又要用何解决。

看着他一时间入神细看药方,也不知道作何感想,吴又可,他的徒弟,没想到还留有药方,自己都没发现过,真是造化弄人。

“岳丈大人,药方不一定都能治愈,最好分开隔离治疗,通风换气,掩住口鼻预防传染,这病就能控制。”

这瘟疫一劫是小事,孟宽已经给出了答案,也在后世经过了考验,是个行之有效的办法,想要完全隔绝,在古代是不可能的事,只能尽力少些病患了。

云舒端着饭菜上来了,她也懂医理,见到桌上的药方,署名吴又可《达原饮》,她也认识他,小时候学医之时是他的师兄,只是没说过什么话,毕竟男女有别。

“岳丈大人,还是先吃饭吧,治病之事,吃饱了才有力气再去思考。”

送老人家回屋休息,孟宽也跟着小媳妇回房了,已是夜深了,云舒为他宽衣解带,一个大寸头到了古代一晚上长发飘飘了,没有一个人帮她打理,还真是有点头疼。

旁边的小床上,小娃子早已经睡熟,孟宽也没有其它心思,抱着云舒思绪万千。

第二天一早起身,告别云舒,骑着一匹老马,策马扬鞭奔驰出了城门,书办之事谁爱去谁去,孟宽不打算再去了。

潼关城外有很多小村,散落在各个地区,孟宽出身在东柳村,父母逃难到了这里,老家在苏州,不过孟宽在村里是个神童,小小年纪就考了秀才出身,乡老有事都会来找他。

“是孟宽回来啦,这么早骑马赶来是有什么事吗。”

说话的是村里的里正,柳大爷,村里很有威望。

“柳大爷,您这么早这是要是去田头吗?”

这年头外面种点东西,若是不早晚看顾,很容易被**害了。

“我想建立一支乡兵,想要找您看看,谁家愿意,我出钱出粮,每月还有月银子米粮发下。”

柳大爷一听这事,立刻就高兴起来,要是孟宽能拉起一支乡兵,那么村里的大伙都会安生不少,这年头拿钱当兵卖命,人命贱如草芥,能给一口饭吃就是好的了。

何况是孟宽这个村里出来的,就是不给钱,拉大家去帮忙也会毫不犹豫答应,要是自己村还不团结,这乱世是没法生存的。

“我家大牛、二牛、三牛、还有我老二家的大壮、二壮、肯定会来的。我说话就能做数。”

“至于其它人家,你是要拉起多少人的乡兵,太多怕是凑不出来的,100人是极限了,还需要通知大伙。”

柳大爷家有五小牛,二大爷家三大壮,是村里出了名的“壮牛”,只是剩下的还小,也要留下一个根,没有齐齐上阵。

孟宽给月钱还有米粮供应,给家里这几个兔崽子找些事做做也是好的,所以柳大爷开口就是5个名额。

“就建立个百人队吧,世道越来越乱,没有些武力,村里也不安生,拉起队伍好好锻炼锻炼,就是有生之力。”

“那行,就到村口祠堂集合,我现在喊他们都过来。”

果然还是乡党最可靠啊,这也是他以后杀手锏,装备现代热武器,穿上避弹衣,只要不是运气差到极点,一梭子子弹扫过去,谁都要怕。

孟宽知道古代白银好使,早已经在现代搞了几箱子白银放空间了,提前到了祠堂,从空间拉出了几箱子白银出来,也不管他是怎么运来的,他们有钱拿,谁会在乎这些。

一大群人呼啦啦聚集在祠堂孟宽,足有五六百人,来的大多都是壮劳力,有些人孟宽都有印象,大有潜力可挖啊,柳大爷有些保守了,不过也好,总不能都拉去当兵,家里不要了吧。

“各位叔叔伯伯,小子孟宽,有感于世道越发艰难,在此危难之际,建立起一支乡兵,只要进了队伍,每人当场就发3两安家费,月钱一两,米粮一石。”